欧洲人用两百年就超越了中国两千年的制瓷技术,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 日期:08-07
  • 点击:(1435)


  从13世纪,欧洲人第一次见到中国的白瓷开始,就对白瓷产生了深深地痴迷。痴迷到什么程度呢?在18世纪初的德意志地区,有个叫萨克森的公国,它的大公叫奥古斯特二世,因为外表孔武有力,又被叫做“强力王”。就是这个外表孔武有力的强力王,偏偏有个文雅的爱好,他极其痴迷于收藏中国的白瓷,要是听到欧洲谁家有好的白瓷,他就会想尽办法把它们弄到手。

  1717年,同属德意志地区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搞到了一批精美的白瓷,这个消息被强力王奥古斯特知道了,然后他就和普鲁士的腓特烈一世商量想买下这批瓷器,腓特烈一世当然不同意。后来由于奥古斯特实在心痒难耐,就提出用自己国内最精锐的600名龙骑兵来换这些瓷器。

  

  当时的这批龙骑兵算是欧洲的顶级战力,能在马上放火枪,就是100年后拿破仑时代也是强大的威慑力量,奥古斯都竟然用这些骑兵来换瓷器。

  后来这些龙骑兵在普鲁士打败奥地利的战斗中大放异彩,普鲁士也同时成为了德意志地区最强大的公国,为后来的统一德国奠定了基础。

  为了几个瓶瓶罐罐,可以连江山都不要,可想奥古斯特对白瓷有多喜欢,而奥古斯特只是欧洲人喜欢白瓷的一个缩影。白瓷当时在欧洲号称“白金”,无数的欧洲人想破解白瓷的制造秘密。今天要介绍的这本《白瓷之路》就是讲述欧洲国家仿造白瓷的历史。从这本书里,我们也可以观察到中西方对待技术的态度差异。

  

  《白瓷之路》的作者是埃德蒙·德瓦尔,他是英国的陶瓷艺术家和作家,《纽约客》杂志誉之为“最擅长说器物故事的大师”。《白瓷之路》是德瓦尔用了18个月,走访了世界三大瓷都——中国的景德镇、英国的普利斯茅、德国的德累斯顿后,又翻阅了大量的传教士书信、中国皇宫收藏清单、欧洲王侯与炼金师传记、地区史等大量史料才写成的。德瓦尔在书中认为,瓷器一直的联系东西方交流的纽带,本书也通过欧洲人追逐白瓷的足迹,向大家展示了中西方文明交流的历史。

  中国的制瓷技术为什么能长期领先

  全世界的古代文明历史上都出现过陶器,陶器和瓷器本质上是一个东西,都是用火烧特制成型的泥土,但是只有中国烧出了瓷器,其他文明却一直停留在陶器上。瓷器特别的地方就是它的原料土特殊,要用瓷土,这种土烧制完外面会有一层玻璃一样的釉质。

  

  中国人最早发现了陶土,因为这种土最先发现于景德镇的高岭,所以这种土也被叫做高岭土。烧制陶器只需要700到1000度的温度就行,但是烧制瓷器需要1400以上的高温才可以。能把火烧到1400度,在古代也是一门技术。

  

  中国的手工业一直不强调参数和实验,靠的是工匠的经验和悟性,传承靠的是师徒间长期磨合,所以生产技术很难大规模扩展,外面的人想偷学也很难做到。

  2.欧洲人为了破解制瓷技术做过哪些努力

  白瓷被欧洲人普遍痴迷,价比黄金,欧洲人第一次见到白瓷就希望破解它的制造秘密。其中英国、法国、德意志联邦的一些公国,比如开头提到的萨克森公国,就是其中最积极的。

  1699年,法国的传教士殷弘绪横穿半个地球来到中国传教,这个人在中国待了半辈子,后来死后还葬在了北京。一般的传教士来中国都是往北京跑,希望能说服皇帝让他们在中国传教,但是这位殷弘绪的目的不单单是传教。他来到中国以后,就去了江西饶州,那里正是瓷都景德镇的所在地。很明显,他是为了景德镇的制瓷技术来的,用现在的话讲这是一个工业间谍。

  

  殷弘绪到了饶州以后就积极结交当地官员,然后获得了可以自由出入景德镇的许可。1721年和1722年,殷弘绪两次把制瓷的技术和样本寄回到法国,但是因为制瓷技术一直是用师徒制传承,一些关键性技巧工匠不肯透露给这个外国人,所以法国没有完全掌握景德镇的制瓷技术,没办法对景德镇白瓷进行仿制。

  仿制白瓷,法国人靠工业间谍,萨克森公国就靠自己摸索了。萨克森的大公奥古斯特二世痴迷于白瓷,所以他就找了一个年轻的数学家契恩豪斯,想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破解白瓷的秘密。奥古斯特给数学家在德累斯顿盖了一座实验室,但是数学家努力了十年也没有成果。

  

  后来还是一个骗子无意中的胡言乱语启发了数学家。当时有个乡下男孩,号称自己会炼金术,当时的人特别信这个,男孩的出现引发德意志大公们一阵抢夺。萨克森公国实力强大,抢到了男孩,就把男孩关起来,让他炼金子。原本就是男孩吹牛,怎么可能炼出黄金,长时间关押导致男孩精神出现了问题,就开始胡言乱语,说什么配什么能炼出黄金。

  奥古斯特大公本着有枣没枣打三竿子的精神,就下令数学家挨个实验男孩的配方,反正数学家也搞不出白瓷,不能让数学家闲着。有一次男孩胡言乱语,说粘土和石英一起烧能烧出黄金。

  

  数学家就按着这个配方烧制,没想到烧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个粗糙的瓷器,这时已经是1708年,数学家为了这一天已经摸索了18年,奥古斯特大公也支持数学家十八年。后来经过一年多的改良,1708年,契恩斯特终于在德累斯顿烧出欧洲第一个白瓷。

  英国这边,1726年,一个叫库克沃西德的年轻药剂师看到了一本介绍中国的书,上面记载了法国传教士殷弘绪寄的信,信上记载了他在景德镇刺探到的制瓷技术。信中说到,制瓷的关键材料是高岭土和白墩子。根据信中记载,库克西德开始到处寻找这两种材料,并不断打碎昂贵的白瓷来分析它的成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不断努力的寻找,库克西德终于在英国找到了所谓的白墩子,后来又经过十几年的实验,才终于在1768年烧制出英国第一个白瓷杯子。

  

  萨克森公国和英国自此都掌握了制造白瓷的技术,德意志的德累斯顿和英国的普利茅斯很快成为可以比肩景德镇的瓷都。萨克森公国先洞悉了白瓷制造秘诀,然后马上开启了白瓷的工厂化生产。虽然萨克森独享了一段时间的制瓷技术,但是架不住欧洲其他国家用高薪挖厂里的技术工人,很快制瓷技术就向全欧洲扩散。

  技术的扩散很快引起了竞争,欧洲人为了更好的销售白瓷,不断研发新的白瓷品种。靠市场力量的推动,只用了两百年,欧洲就在制瓷技术上超过了中国。到18世纪末,英国人还发明了在瓷土中加入动物骨灰,制作骨瓷的技术,到1810年,英国人的瓷器已经可以出口,1872年,英国人的瓷器已经可以卖到中国。而同时期的中国,大批的优秀工匠依然只为皇家服务,还是靠经验和师徒制缓慢传承制瓷技术。

  

  由于没有参数和图纸这样定量化的手段,只凭借经验和悟性,所以中国的制瓷技术经常性会失传。建国后,景德镇想要烧制瓷器还要请德国技师传授技术。

  从瓷器的技术的突破,我们能清晰看到中国和欧洲对待技术上的思维差异,我们没有记录数据和做实验的习惯,技术的传承靠经验和个人悟性,这样很不利于技术的传承和升级。而欧洲人习惯实验分析和数据积累,所以能不断迭代,迅速突破技术瓶颈。

  小插曲

  古代的欧洲虽然没有从陶器演化出白瓷,但是却演化出发达的玻璃烧制工艺。而近代的很多科学发现需要玻璃制成的镜片来做实验,比如望远镜和显微镜。而中国人一直研究瓷器烧制技术,玻璃烧制技术不被重视。近代科技爆发在欧洲而不是在中国,中国人只会烧白瓷不会烧玻璃也是原因之一吧!

  从13世纪,欧洲人第一次见到中国的白瓷开始,就对白瓷产生了深深地痴迷。痴迷到什么程度呢?在18世纪初的德意志地区,有个叫萨克森的公国,它的大公叫奥古斯特二世,因为外表孔武有力,又被叫做“强力王”。就是这个外表孔武有力的强力王,偏偏有个文雅的爱好,他极其痴迷于收藏中国的白瓷,要是听到欧洲谁家有好的白瓷,他就会想尽办法把它们弄到手。

  1717年,同属德意志地区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搞到了一批精美的白瓷,这个消息被强力王奥古斯特知道了,然后他就和普鲁士的腓特烈一世商量想买下这批瓷器,腓特烈一世当然不同意。后来由于奥古斯特实在心痒难耐,就提出用自己国内最精锐的600名龙骑兵来换这些瓷器。

  

  当时的这批龙骑兵算是欧洲的顶级战力,能在马上放火枪,就是100年后拿破仑时代也是强大的威慑力量,奥古斯都竟然用这些骑兵来换瓷器。

  后来这些龙骑兵在普鲁士打败奥地利的战斗中大放异彩,普鲁士也同时成为了德意志地区最强大的公国,为后来的统一德国奠定了基础。

  为了几个瓶瓶罐罐,可以连江山都不要,可想奥古斯特对白瓷有多喜欢,而奥古斯特只是欧洲人喜欢白瓷的一个缩影。白瓷当时在欧洲号称“白金”,无数的欧洲人想破解白瓷的制造秘密。今天要介绍的这本《白瓷之路》就是讲述欧洲国家仿造白瓷的历史。从这本书里,我们也可以观察到中西方对待技术的态度差异。

  

  《白瓷之路》的作者是埃德蒙·德瓦尔,他是英国的陶瓷艺术家和作家,《纽约客》杂志誉之为“最擅长说器物故事的大师”。《白瓷之路》是德瓦尔用了18个月,走访了世界三大瓷都——中国的景德镇、英国的普利斯茅、德国的德累斯顿后,又翻阅了大量的传教士书信、中国皇宫收藏清单、欧洲王侯与炼金师传记、地区史等大量史料才写成的。德瓦尔在书中认为,瓷器一直的联系东西方交流的纽带,本书也通过欧洲人追逐白瓷的足迹,向大家展示了中西方文明交流的历史。

  中国的制瓷技术为什么能长期领先

  全世界的古代文明历史上都出现过陶器,陶器和瓷器本质上是一个东西,都是用火烧特制成型的泥土,但是只有中国烧出了瓷器,其他文明却一直停留在陶器上。瓷器特别的地方就是它的原料土特殊,要用瓷土,这种土烧制完外面会有一层玻璃一样的釉质。

  

  中国人最早发现了陶土,因为这种土最先发现于景德镇的高岭,所以这种土也被叫做高岭土。烧制陶器只需要700到1000度的温度就行,但是烧制瓷器需要1400以上的高温才可以。能把火烧到1400度,在古代也是一门技术。

  

  中国的手工业一直不强调参数和实验,靠的是工匠的经验和悟性,传承靠的是师徒间长期磨合,所以生产技术很难大规模扩展,外面的人想偷学也很难做到。

  2.欧洲人为了破解制瓷技术做过哪些努力

  白瓷被欧洲人普遍痴迷,价比黄金,欧洲人第一次见到白瓷就希望破解它的制造秘密。其中英国、法国、德意志联邦的一些公国,比如开头提到的萨克森公国,就是其中最积极的。

  1699年,法国的传教士殷弘绪横穿半个地球来到中国传教,这个人在中国待了半辈子,后来死后还葬在了北京。一般的传教士来中国都是往北京跑,希望能说服皇帝让他们在中国传教,但是这位殷弘绪的目的不单单是传教。他来到中国以后,就去了江西饶州,那里正是瓷都景德镇的所在地。很明显,他是为了景德镇的制瓷技术来的,用现在的话讲这是一个工业间谍。

  

  殷弘绪到了饶州以后就积极结交当地官员,然后获得了可以自由出入景德镇的许可。1721年和1722年,殷弘绪两次把制瓷的技术和样本寄回到法国,但是因为制瓷技术一直是用师徒制传承,一些关键性技巧工匠不肯透露给这个外国人,所以法国没有完全掌握景德镇的制瓷技术,没办法对景德镇白瓷进行仿制。

  仿制白瓷,法国人靠工业间谍,萨克森公国就靠自己摸索了。萨克森的大公奥古斯特二世痴迷于白瓷,所以他就找了一个年轻的数学家契恩豪斯,想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破解白瓷的秘密。奥古斯特给数学家在德累斯顿盖了一座实验室,但是数学家努力了十年也没有成果。

  

  后来还是一个骗子无意中的胡言乱语启发了数学家。当时有个乡下男孩,号称自己会炼金术,当时的人特别信这个,男孩的出现引发德意志大公们一阵抢夺。萨克森公国实力强大,抢到了男孩,就把男孩关起来,让他炼金子。原本就是男孩吹牛,怎么可能炼出黄金,长时间关押导致男孩精神出现了问题,就开始胡言乱语,说什么配什么能炼出黄金。

  奥古斯特大公本着有枣没枣打三竿子的精神,就下令数学家挨个实验男孩的配方,反正数学家也搞不出白瓷,不能让数学家闲着。有一次男孩胡言乱语,说粘土和石英一起烧能烧出黄金。

  

  数学家就按着这个配方烧制,没想到烧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个粗糙的瓷器,这时已经是1708年,数学家为了这一天已经摸索了18年,奥古斯特大公也支持数学家十八年。后来经过一年多的改良,1708年,契恩斯特终于在德累斯顿烧出欧洲第一个白瓷。

  英国这边,1726年,一个叫库克沃西德的年轻药剂师看到了一本介绍中国的书,上面记载了法国传教士殷弘绪寄的信,信上记载了他在景德镇刺探到的制瓷技术。信中说到,制瓷的关键材料是高岭土和白墩子。根据信中记载,库克西德开始到处寻找这两种材料,并不断打碎昂贵的白瓷来分析它的成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不断努力的寻找,库克西德终于在英国找到了所谓的白墩子,后来又经过十几年的实验,才终于在1768年烧制出英国第一个白瓷杯子。

  

  萨克森公国和英国自此都掌握了制造白瓷的技术,德意志的德累斯顿和英国的普利茅斯很快成为可以比肩景德镇的瓷都。萨克森公国先洞悉了白瓷制造秘诀,然后马上开启了白瓷的工厂化生产。虽然萨克森独享了一段时间的制瓷技术,但是架不住欧洲其他国家用高薪挖厂里的技术工人,很快制瓷技术就向全欧洲扩散。

  技术的扩散很快引起了竞争,欧洲人为了更好的销售白瓷,不断研发新的白瓷品种。靠市场力量的推动,只用了两百年,欧洲就在制瓷技术上超过了中国。到18世纪末,英国人还发明了在瓷土中加入动物骨灰,制作骨瓷的技术,到1810年,英国人的瓷器已经可以出口,1872年,英国人的瓷器已经可以卖到中国。而同时期的中国,大批的优秀工匠依然只为皇家服务,还是靠经验和师徒制缓慢传承制瓷技术。

  

  由于没有参数和图纸这样定量化的手段,只凭借经验和悟性,所以中国的制瓷技术经常性会失传。建国后,景德镇想要烧制瓷器还要请德国技师传授技术。

  从瓷器的技术的突破,我们能清晰看到中国和欧洲对待技术上的思维差异,我们没有记录数据和做实验的习惯,技术的传承靠经验和个人悟性,这样很不利于技术的传承和升级。而欧洲人习惯实验分析和数据积累,所以能不断迭代,迅速突破技术瓶颈。

  小插曲

  古代的欧洲虽然没有从陶器演化出白瓷,但是却演化出发达的玻璃烧制工艺。而近代的很多科学发现需要玻璃制成的镜片来做实验,比如望远镜和显微镜。而中国人一直研究瓷器烧制技术,玻璃烧制技术不被重视。近代科技爆发在欧洲而不是在中国,中国人只会烧白瓷不会烧玻璃也是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