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枢「40」| ? 说说物管那些事儿

  • 日期:08-08
  • 点击:(1958)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四十】章? ? 说说物管那些事儿

  “现在终于乱成一锅粥了!”杨佳佳看见叶教授把头仰在高靠背椅子上,笑哈哈地对坐在紫檀办公桌对面椅子上的张丹丹说:“这次你去物业管理公司实习,可是立下汗马功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保举你就在江海物业上班,争取几年之后……”

  张丹丹知道叶教授又要说“争取几年之后混到物业经理的位置”,便打断叶教授的话:“现在我正都还没转,连正式员工也不算,即使转正,还不知道要熬多久才熬得到经理助理、副经理,等熬到经理,都人老珠黄了!”

  “汤姜人老珠黄没有?人家现在是经理,还不是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小姑娘!”叶教授推推鼻梁上的玳瑁眼镜,有些气恼地说。

  张丹丹像终于抓住了什么,马尾甩了甩,嘲讽地说到:“汤经理经过你这次运筹帷幄,已经快变成痛不欲生的老太婆了!”

  叶教授眼睛里闪过一丝诡笑,责怪张丹丹:“你可不要信口开河哈,你也知道老康是汤姜的舅舅,这话传到他耳朵里去,他哪会安逸我?”

  “其实,汤姜为城北阳光也是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我亲自看她好多时候都是来得早走得晚。特别是最近,除了小区业主为业主活动中心的事,要把游泳池填了,业主和业主之间斗得你死我活。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业主为养狗的事,差点就闹出人命……”张丹丹眼睛里一片迷茫,也不看叶教授看她的眼光越来越凌厉,自顾自地说下去:“还有那间‘鬼屋’,你不是说里面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吗?其实那里面是一群可怜的孩子!你却要挑唆着把这些无辜的孩子撵走……”

  “你简直胡说八道!什么叫我挑唆?”叶教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那双躲在眼镜后面的眼睛射出的光让张丹丹不寒而栗:“你纯粹是妇人之仁!我问你:你清不清楚作为物业公司的经理,要为物业管理公司做哪些事情?”

  张丹丹有些被吓住了,这叶老头好从来没有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便有些不知所措,但只是一瞬,就清醒过来,可怜兮兮地对叶教授半哭半说:“你不知道,人家在汤姜那里也受委屈了……”

  “她把你怎么了?又不给你发工资,都是女的,总不可能把你……”叶教授狐疑地问。

  “你、你想到哪儿去了!”总算还在为自己着想,张丹丹娇嗔地嘟起了嘴,斜眼看着叶教授。

  “哎,哎,我不也担心你么?不说这个,我给你说说你不知道的物管那些事儿。”叶教授最终没有走过来,伸出手掌,向下弯了几下手指,也不知是喊张丹丹靠近,还是示意张丹丹不要出声。

  张丹丹坐着不动,不过眼睛睁大,嘴里温柔地吐出一个字来:“好。”

  叶教授像给张丹丹上课:“物管工作确实繁琐,这毕竟是服务工作。特别是像城北阳光,住的都是财大气粗的业主,本来大多数人就自以为是,再加上业主来自五湖四海,基本都是各自行业的精英,有钱有势有能力,把物管当成自己家里请来的佣人,想呼来喝去就顺理成章。”

  张丹丹虽然不是城北阳光的业主,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实习”,对叶教授讲解的这种业主盛气凌人,理解得特别到位。有些业主看见自己,那直勾勾的眼神仿佛是看自己花钱买来的宠物,就差赤果果地要自己陪他上床。门口的保安询问没带门卡的业主房号信息,那被询问的人就自己指着自己的鼻子,像喝斥一条狗一样大声吆喝:“老子天天进进出出这里,你连老子都认不得了?你看你玛的逼的门!”更过份的人,还要一口唾沫吐过去。

  “这是国人的通病,有的人走路碰到电线杆子,还要狠狠地踢几脚,如果力气大,还有可能会把电线杆子给拔出来。”叶教授见惯不惊,继续说:“每个工作都要有人去做是不是?还有这物管的收益,都是旱涝保收,除去个别低端楼盘,只赚不亏而且盈利极大。”

  “物业管理公司的收益稳定,物业服务管理人员的薪酬自然也不低。”叶教授抹了抹嘴唇上冒出来的胡须,可能有两三天没刮脸修面了,张丹丹只知道叶教授最近背着人焦头烂额,但究竟因为何事,叶老头不说,自己也就不知。今天着这老头忽然来了兴致,说起物业的事,自己有些好奇,但在物业上了这么久的班,对物业人员的工资也有些了解,就奇怪地问:“保安大哥和扫地阿姨的工资并不高啊!”

  “我说的是物业服务管理人员!保安和清洁阿姨随处可招,只要不生得面目狰狞就可以干。但是物业服务管理人员,算是物业管理的干部,工资收入福利待遇肯定就和一般工作人员不可同日而语。”看张丹丹似懂非懂,叶教授接着说:“劳动光荣但社会分工不同,每个阶层都有不同的衡量标准。不说物业招收管理人员要身材姣好容貌漂亮,还要有学历有处理问题的能力的高素质人才,比如像你这样才貌双全的人才是大物业公司的首选。”

  张丹丹对自己的外貌和学历都有极端的自信,不要说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物业客服游刃有余,就是做一个叶教授说要保举自己几年之后就可以做的物业经理,自己也有极端的自信。这种自信不仅仅是来源于自己读的大学是“985”加“211”,还有自己这些年的额外付出,虽然这“付出”和眼前这个老头有关,自己也半推半就。

  “你看,不说眼下城北阳光的物业总人数比最初开始时少了一半还多,就按收到的物业费给每个物业人员每月发一万元工资,计算,也足可以养一百个工作人员。但占大多数的保安和清洁人员,每个月只能拿两到三千元的工资。减员减薪剩余的钱,除了缴税和给上级公司的利润,都到哪里去了?”叶教授扳着手指说,张丹丹在心里算,结果这数字就冒出六位数来,如果再乘以一年十二个月,这个数字是好多中型企业也难以达到的利润。

  叶教授再扳另外一根手指,硕大戒指发出翡翠绿的光:“你知道小区有多少部电梯?”

  张丹丹一时回答不上来,叶教授也不等答案,把手张开,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压:“一部电梯安装四块广告牌,内外再各安装一块视频广告屏,一个星期一轮换,一个广告牌收费五十元以上;视频广告以每项十五秒计算,一个视频广告的收入不会低于一部电梯内的广告牌,这样就等于小区内的广告收入约等于广告牌的三倍,你算算,小区内光这项收入是多少?”

  “还有,临摊、外墙、小区外商铺的出摊占道,这些广告收入集中起来,再养一个物业管理公司都绰绰有余吧?”看张丹丹惊讶地张大嘴巴,叶教授把合拢的手指又打开,再一次边扳边数:“地下停车场的收入,同样等同于无本生意。买了车位的,交物管费;没有购买车位的,临停收费,进去超过十五分钟,收费四块,续时交费,一小时两元,还四舍五入。这笔费用,对所有物业以外的人绝对保密,算是物业公司的小金库。”

  “至于打着物业旗号的房屋中介、需要进入小区里面的有关业务,除了电、气之外,比如光纤、修理安装等等,物管都是要雁过拔毛。”叶教授如数家珍:“这些收入,全在物业经理的管辖范围,一个小小的游泳池,一年的承包费也就是几万块钱,对物管公司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张丹丹更加懵懂起来:“像你这样说,物业公司掌握的这些费用差不多要八位数以上?如果没有监管,物业经理随随便便一年挣个七位数?”

  “你说这是等价交换么?如果要一个人受点委屈就可以年薪百万,工作压力就是偶尔和人打打嘴仗,平时大多数时间就是抱着计算器算能收多少钱回来,你说是不是会有人打破脑袋也要去抢这份工作?”叶教授盯着一张脸涨得绯红的张丹丹说。

  张丹丹连连点头,连叶教授和张丹丹看不见的杨佳佳也大声喊道:“不是要打破脑袋去抢,就是用身体去换,也有人愿意!”

  96

  坚挺的鼻子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8.8

  2019.08.04 01:42

  字数 2848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四十】章? ? 说说物管那些事儿

  “现在终于乱成一锅粥了!”杨佳佳看见叶教授把头仰在高靠背椅子上,笑哈哈地对坐在紫檀办公桌对面椅子上的张丹丹说:“这次你去物业管理公司实习,可是立下汗马功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保举你就在江海物业上班,争取几年之后……”

  张丹丹知道叶教授又要说“争取几年之后混到物业经理的位置”,便打断叶教授的话:“现在我正都还没转,连正式员工也不算,即使转正,还不知道要熬多久才熬得到经理助理、副经理,等熬到经理,都人老珠黄了!”

  “汤姜人老珠黄没有?人家现在是经理,还不是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小姑娘!”叶教授推推鼻梁上的玳瑁眼镜,有些气恼地说。

  张丹丹像终于抓住了什么,马尾甩了甩,嘲讽地说到:“汤经理经过你这次运筹帷幄,已经快变成痛不欲生的老太婆了!”

  叶教授眼睛里闪过一丝诡笑,责怪张丹丹:“你可不要信口开河哈,你也知道老康是汤姜的舅舅,这话传到他耳朵里去,他哪会安逸我?”

  “其实,汤姜为城北阳光也是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我亲自看她好多时候都是来得早走得晚。特别是最近,除了小区业主为业主活动中心的事,要把游泳池填了,业主和业主之间斗得你死我活。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业主为养狗的事,差点就闹出人命……”张丹丹眼睛里一片迷茫,也不看叶教授看她的眼光越来越凌厉,自顾自地说下去:“还有那间‘鬼屋’,你不是说里面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吗?其实那里面是一群可怜的孩子!你却要挑唆着把这些无辜的孩子撵走……”

  “你简直胡说八道!什么叫我挑唆?”叶教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那双躲在眼镜后面的眼睛射出的光让张丹丹不寒而栗:“你纯粹是妇人之仁!我问你:你清不清楚作为物业公司的经理,要为物业管理公司做哪些事情?”

  张丹丹有些被吓住了,这叶老头好从来没有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便有些不知所措,但只是一瞬,就清醒过来,可怜兮兮地对叶教授半哭半说:“你不知道,人家在汤姜那里也受委屈了……”

  “她把你怎么了?又不给你发工资,都是女的,总不可能把你……”叶教授狐疑地问。

  “你、你想到哪儿去了!”总算还在为自己着想,张丹丹娇嗔地嘟起了嘴,斜眼看着叶教授。

  “哎,哎,我不也担心你么?不说这个,我给你说说你不知道的物管那些事儿。”叶教授最终没有走过来,伸出手掌,向下弯了几下手指,也不知是喊张丹丹靠近,还是示意张丹丹不要出声。

  张丹丹坐着不动,不过眼睛睁大,嘴里温柔地吐出一个字来:“好。”

  叶教授像给张丹丹上课:“物管工作确实繁琐,这毕竟是服务工作。特别是像城北阳光,住的都是财大气粗的业主,本来大多数人就自以为是,再加上业主来自五湖四海,基本都是各自行业的精英,有钱有势有能力,把物管当成自己家里请来的佣人,想呼来喝去就顺理成章。”

  张丹丹虽然不是城北阳光的业主,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实习”,对叶教授讲解的这种业主盛气凌人,理解得特别到位。有些业主看见自己,那直勾勾的眼神仿佛是看自己花钱买来的宠物,就差赤果果地要自己陪他上床。门口的保安询问没带门卡的业主房号信息,那被询问的人就自己指着自己的鼻子,像喝斥一条狗一样大声吆喝:“老子天天进进出出这里,你连老子都认不得了?你看你玛的逼的门!”更过份的人,还要一口唾沫吐过去。

  “这是国人的通病,有的人走路碰到电线杆子,还要狠狠地踢几脚,如果力气大,还有可能会把电线杆子给拔出来。”叶教授见惯不惊,继续说:“每个工作都要有人去做是不是?还有这物管的收益,都是旱涝保收,除去个别低端楼盘,只赚不亏而且盈利极大。”

  “物业管理公司的收益稳定,物业服务管理人员的薪酬自然也不低。”叶教授抹了抹嘴唇上冒出来的胡须,可能有两三天没刮脸修面了,张丹丹只知道叶教授最近背着人焦头烂额,但究竟因为何事,叶老头不说,自己也就不知。今天着这老头忽然来了兴致,说起物业的事,自己有些好奇,但在物业上了这么久的班,对物业人员的工资也有些了解,就奇怪地问:“保安大哥和扫地阿姨的工资并不高啊!”

  “我说的是物业服务管理人员!保安和清洁阿姨随处可招,只要不生得面目狰狞就可以干。但是物业服务管理人员,算是物业管理的干部,工资收入福利待遇肯定就和一般工作人员不可同日而语。”看张丹丹似懂非懂,叶教授接着说:“劳动光荣但社会分工不同,每个阶层都有不同的衡量标准。不说物业招收管理人员要身材姣好容貌漂亮,还要有学历有处理问题的能力的高素质人才,比如像你这样才貌双全的人才是大物业公司的首选。”

  张丹丹对自己的外貌和学历都有极端的自信,不要说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物业客服游刃有余,就是做一个叶教授说要保举自己几年之后就可以做的物业经理,自己也有极端的自信。这种自信不仅仅是来源于自己读的大学是“985”加“211”,还有自己这些年的额外付出,虽然这“付出”和眼前这个老头有关,自己也半推半就。

  “你看,不说眼下城北阳光的物业总人数比最初开始时少了一半还多,就按收到的物业费给每个物业人员每月发一万元工资,计算,也足可以养一百个工作人员。但占大多数的保安和清洁人员,每个月只能拿两到三千元的工资。减员减薪剩余的钱,除了缴税和给上级公司的利润,都到哪里去了?”叶教授扳着手指说,张丹丹在心里算,结果这数字就冒出六位数来,如果再乘以一年十二个月,这个数字是好多中型企业也难以达到的利润。

  叶教授再扳另外一根手指,硕大戒指发出翡翠绿的光:“你知道小区有多少部电梯?”

  张丹丹一时回答不上来,叶教授也不等答案,把手张开,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压:“一部电梯安装四块广告牌,内外再各安装一块视频广告屏,一个星期一轮换,一个广告牌收费五十元以上;视频广告以每项十五秒计算,一个视频广告的收入不会低于一部电梯内的广告牌,这样就等于小区内的广告收入约等于广告牌的三倍,你算算,小区内光这项收入是多少?”

  “还有,临摊、外墙、小区外商铺的出摊占道,这些广告收入集中起来,再养一个物业管理公司都绰绰有余吧?”看张丹丹惊讶地张大嘴巴,叶教授把合拢的手指又打开,再一次边扳边数:“地下停车场的收入,同样等同于无本生意。买了车位的,交物管费;没有购买车位的,临停收费,进去超过十五分钟,收费四块,续时交费,一小时两元,还四舍五入。这笔费用,对所有物业以外的人绝对保密,算是物业公司的小金库。”

  “至于打着物业旗号的房屋中介、需要进入小区里面的有关业务,除了电、气之外,比如光纤、修理安装等等,物管都是要雁过拔毛。”叶教授如数家珍:“这些收入,全在物业经理的管辖范围,一个小小的游泳池,一年的承包费也就是几万块钱,对物管公司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张丹丹更加懵懂起来:“像你这样说,物业公司掌握的这些费用差不多要八位数以上?如果没有监管,物业经理随随便便一年挣个七位数?”

  “你说这是等价交换么?如果要一个人受点委屈就可以年薪百万,工作压力就是偶尔和人打打嘴仗,平时大多数时间就是抱着计算器算能收多少钱回来,你说是不是会有人打破脑袋也要去抢这份工作?”叶教授盯着一张脸涨得绯红的张丹丹说。

  张丹丹连连点头,连叶教授和张丹丹看不见的杨佳佳也大声喊道:“不是要打破脑袋去抢,就是用身体去换,也有人愿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四十】章? ? 说说物管那些事儿

  “现在终于乱成一锅粥了!”杨佳佳看见叶教授把头仰在高靠背椅子上,笑哈哈地对坐在紫檀办公桌对面椅子上的张丹丹说:“这次你去物业管理公司实习,可是立下汗马功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保举你就在江海物业上班,争取几年之后……”

  张丹丹知道叶教授又要说“争取几年之后混到物业经理的位置”,便打断叶教授的话:“现在我正都还没转,连正式员工也不算,即使转正,还不知道要熬多久才熬得到经理助理、副经理,等熬到经理,都人老珠黄了!”

  “汤姜人老珠黄没有?人家现在是经理,还不是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小姑娘!”叶教授推推鼻梁上的玳瑁眼镜,有些气恼地说。

  张丹丹像终于抓住了什么,马尾甩了甩,嘲讽地说到:“汤经理经过你这次运筹帷幄,已经快变成痛不欲生的老太婆了!”

  叶教授眼睛里闪过一丝诡笑,责怪张丹丹:“你可不要信口开河哈,你也知道老康是汤姜的舅舅,这话传到他耳朵里去,他哪会安逸我?”

  “其实,汤姜为城北阳光也是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我亲自看她好多时候都是来得早走得晚。特别是最近,除了小区业主为业主活动中心的事,要把游泳池填了,业主和业主之间斗得你死我活。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业主为养狗的事,差点就闹出人命……”张丹丹眼睛里一片迷茫,也不看叶教授看她的眼光越来越凌厉,自顾自地说下去:“还有那间‘鬼屋’,你不是说里面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吗?其实那里面是一群可怜的孩子!你却要挑唆着把这些无辜的孩子撵走……”

  “你简直胡说八道!什么叫我挑唆?”叶教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那双躲在眼镜后面的眼睛射出的光让张丹丹不寒而栗:“你纯粹是妇人之仁!我问你:你清不清楚作为物业公司的经理,要为物业管理公司做哪些事情?”

  张丹丹有些被吓住了,这叶老头好从来没有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便有些不知所措,但只是一瞬,就清醒过来,可怜兮兮地对叶教授半哭半说:“你不知道,人家在汤姜那里也受委屈了……”

  “她把你怎么了?又不给你发工资,都是女的,总不可能把你……”叶教授狐疑地问。

  “你、你想到哪儿去了!”总算还在为自己着想,张丹丹娇嗔地嘟起了嘴,斜眼看着叶教授。

  “哎,哎,我不也担心你么?不说这个,我给你说说你不知道的物管那些事儿。”叶教授最终没有走过来,伸出手掌,向下弯了几下手指,也不知是喊张丹丹靠近,还是示意张丹丹不要出声。

  张丹丹坐着不动,不过眼睛睁大,嘴里温柔地吐出一个字来:“好。”

  叶教授像给张丹丹上课:“物管工作确实繁琐,这毕竟是服务工作。特别是像城北阳光,住的都是财大气粗的业主,本来大多数人就自以为是,再加上业主来自五湖四海,基本都是各自行业的精英,有钱有势有能力,把物管当成自己家里请来的佣人,想呼来喝去就顺理成章。”

  张丹丹虽然不是城北阳光的业主,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实习”,对叶教授讲解的这种业主盛气凌人,理解得特别到位。有些业主看见自己,那直勾勾的眼神仿佛是看自己花钱买来的宠物,就差赤果果地要自己陪他上床。门口的保安询问没带门卡的业主房号信息,那被询问的人就自己指着自己的鼻子,像喝斥一条狗一样大声吆喝:“老子天天进进出出这里,你连老子都认不得了?你看你玛的逼的门!”更过份的人,还要一口唾沫吐过去。

  “这是国人的通病,有的人走路碰到电线杆子,还要狠狠地踢几脚,如果力气大,还有可能会把电线杆子给拔出来。”叶教授见惯不惊,继续说:“每个工作都要有人去做是不是?还有这物管的收益,都是旱涝保收,除去个别低端楼盘,只赚不亏而且盈利极大。”

  “物业管理公司的收益稳定,物业服务管理人员的薪酬自然也不低。”叶教授抹了抹嘴唇上冒出来的胡须,可能有两三天没刮脸修面了,张丹丹只知道叶教授最近背着人焦头烂额,但究竟因为何事,叶老头不说,自己也就不知。今天着这老头忽然来了兴致,说起物业的事,自己有些好奇,但在物业上了这么久的班,对物业人员的工资也有些了解,就奇怪地问:“保安大哥和扫地阿姨的工资并不高啊!”

  “我说的是物业服务管理人员!保安和清洁阿姨随处可招,只要不生得面目狰狞就可以干。但是物业服务管理人员,算是物业管理的干部,工资收入福利待遇肯定就和一般工作人员不可同日而语。”看张丹丹似懂非懂,叶教授接着说:“劳动光荣但社会分工不同,每个阶层都有不同的衡量标准。不说物业招收管理人员要身材姣好容貌漂亮,还要有学历有处理问题的能力的高素质人才,比如像你这样才貌双全的人才是大物业公司的首选。”

  张丹丹对自己的外貌和学历都有极端的自信,不要说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物业客服游刃有余,就是做一个叶教授说要保举自己几年之后就可以做的物业经理,自己也有极端的自信。这种自信不仅仅是来源于自己读的大学是“985”加“211”,还有自己这些年的额外付出,虽然这“付出”和眼前这个老头有关,自己也半推半就。

  “你看,不说眼下城北阳光的物业总人数比最初开始时少了一半还多,就按收到的物业费给每个物业人员每月发一万元工资,计算,也足可以养一百个工作人员。但占大多数的保安和清洁人员,每个月只能拿两到三千元的工资。减员减薪剩余的钱,除了缴税和给上级公司的利润,都到哪里去了?”叶教授扳着手指说,张丹丹在心里算,结果这数字就冒出六位数来,如果再乘以一年十二个月,这个数字是好多中型企业也难以达到的利润。

  叶教授再扳另外一根手指,硕大戒指发出翡翠绿的光:“你知道小区有多少部电梯?”

  张丹丹一时回答不上来,叶教授也不等答案,把手张开,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压:“一部电梯安装四块广告牌,内外再各安装一块视频广告屏,一个星期一轮换,一个广告牌收费五十元以上;视频广告以每项十五秒计算,一个视频广告的收入不会低于一部电梯内的广告牌,这样就等于小区内的广告收入约等于广告牌的三倍,你算算,小区内光这项收入是多少?”

  “还有,临摊、外墙、小区外商铺的出摊占道,这些广告收入集中起来,再养一个物业管理公司都绰绰有余吧?”看张丹丹惊讶地张大嘴巴,叶教授把合拢的手指又打开,再一次边扳边数:“地下停车场的收入,同样等同于无本生意。买了车位的,交物管费;没有购买车位的,临停收费,进去超过十五分钟,收费四块,续时交费,一小时两元,还四舍五入。这笔费用,对所有物业以外的人绝对保密,算是物业公司的小金库。”

  “至于打着物业旗号的房屋中介、需要进入小区里面的有关业务,除了电、气之外,比如光纤、修理安装等等,物管都是要雁过拔毛。”叶教授如数家珍:“这些收入,全在物业经理的管辖范围,一个小小的游泳池,一年的承包费也就是几万块钱,对物管公司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张丹丹更加懵懂起来:“像你这样说,物业公司掌握的这些费用差不多要八位数以上?如果没有监管,物业经理随随便便一年挣个七位数?”

  “你说这是等价交换么?如果要一个人受点委屈就可以年薪百万,工作压力就是偶尔和人打打嘴仗,平时大多数时间就是抱着计算器算能收多少钱回来,你说是不是会有人打破脑袋也要去抢这份工作?”叶教授盯着一张脸涨得绯红的张丹丹说。

  张丹丹连连点头,连叶教授和张丹丹看不见的杨佳佳也大声喊道:“不是要打破脑袋去抢,就是用身体去换,也有人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