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勾践\"只可患难不可共享乐\",范蠡为什么还要为其肝脑涂地?

  • 日期:08-20
  • 点击:(1306)


喧嚣的春秋,纷争的战国,思想与文化交相辉映,韬略与兵器一见高下,注定是华夏历史进程中最为耀眼的一个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王霸频出,将相云集。

比如,今天我们将要介绍的范蠡。

明知勾践

范蠡出将入相

01

范蠡,字少伯,华夏族,春秋时期楚国宛地三户(今河南淅川县滔河乡)人,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作为春秋末期吴越争战的关键角色,范蠡为世人留下了许多的典故轶事,其中最脍炙人口的莫过于"兴越灭吴"和"鸟尽弓藏"了。

公元前496年,吴越两国在今天浙江嘉兴的地方发生槜李之战。

靠着大夫文种率领的三千敢死队,越军重创实力雄厚的吴国军队,并导致了吴王阖闾受伤而死。

前494年,吴国即位的夫差,反思三年之后率领大军,在夫椒(今无锡太湖马山)一带大败越军,成功地一雪父耻。

决战之前还信心满满的越王勾践,仅带领5000残兵败将逃入会稽山。

穷途末路之时,远从楚国投奔而来的范蠡挺身而出,不仅向勾践陈述了"越必兴、吴必败"的断言,而且还进谏了:"屈身以事吴王,徐图转机"的谋略。

明知勾践

勾践屈身事吴

"商汤、周文王、晋文公重耳、齐桓公姜小白,这些哪个不是曾经九死一生地患难过,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越王谓范蠡曰:"以不听子故至於此,为之柰何?"蠡对曰:"持满者与天,定倾者与人,节事者以地。卑辞厚礼以遗之,不许,而身与之市。"(《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之后,他更是自荐陪同勾践夫妇在吴国为奴三年,以身护得勾践在吴国期间的人身安全,并促成了夫差提前放勾践归国。

归国后,靠着"十年生聚、十年教育"的国策,范蠡帮助越王勾践迅速恢复了生产和国力,终于在前476年,趁着吴王夫差倾尽国力北上击齐的时机,率军突袭吴国都城,一战而定乾坤,奠定了越王勾践的霸业基础。

功成之后,范蠡有感于勾践其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的面相,毅然决然地收拾行装偷偷离开了越国。

明知勾践

勾践长颈鸟喙

02

世人分三种。

一种,可患难与共,也可同享富贵。人生得此相伴,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都是一种幸运。

另一种,可一同享乐,却难与之共患难。所谓"树倒猢狲散","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情况最为普遍,却也容易理解,不过是一种人性的自私在作祟罢了。

还有一种,可与共患难,却不可与之共享乐。此种人最容易忘恩负义,甚至会对自己有过帮助的人反咬一口。。

越王勾践显然就是那第三种人了。

勾践曰:"孤将与子分国而有之。不然,将加诛于子。"

勾践说:"说好了的,我将分一半国土给你,你要是拒绝,我就把你K咯。"

这哪里是报答于人的样子,于是,见势不妙的范蠡赶紧就脚底抹油,跑了。

明知勾践

范蠡携西施泛舟西湖

范蠡倒是安然隐退,但是勾践的另一位功臣文种,却是因为没有领悟范蠡的劝诫,最后被勾践赐死。

人或谗种且作乱,越王乃赐种剑曰:"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种遂自杀。(《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问题是,明知勾践并非善类的范蠡,为什么还要对其尽心辅佐,并成就其霸业?

03

以笔者理解,范蠡的作为原因有四:

其一,"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虽然范蠡不是严格意义的儒家,所思所为却实际上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这从范蠡拒绝吴王夫差的美意和对勾践的作别上可以看出一二。

吴王夫差基于对范蠡的赏识,对其许以高官利禄,想要把他从勾践身边挖走,不成想范蠡却坦然地说道:

"臣闻亡国之臣,不敢语政,败军之将,不敢语勇。臣在越不忠不信,……愿得入备扫除,出给趋走,臣之愿也!"

一句话,范蠡宁肯陪同勾践为奴,也不愿高坐夫差的明堂。

明知勾践

后来,范蠡决意离开向勾践辞行时,再一次说了类似的话:

"臣闻主忧臣劳,主辱臣死。昔者君王辱於会稽,所以不死,为此事也。今既已雪耻,臣请从会稽之诛。"

"当年不死,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辅佐大王一雪前耻,现在这个心愿达成了,大王你就让我去死吧。"

虽然只是要离开的一种辞令,但其实也是表明了范蠡一路走来的真实心迹。

其二,"士为知己者死"。

范蠡本是楚国宛城之人,因楚国政治黑暗,非贵族难以入仕,家道中落却又博学多才的范蠡,遂伙同志同道合的文种,路途迢迢投奔千里之外的越国。

不过,鉴于越王宠臣石买的阻挠和进献谗言,范蠡一开始并没有受到重用,也是冷板凳坐了多年,直到"夫椒之战"勾践兵败会稽山。

"是时勾践失众,栖于会稽之山,更用种、蠡之策,得以存。"(《越绝书.外传记范伯第八》)

当时勾践众叛亲离,兵少将寡,躲在会稽山上,危难之际采纳了文种、范蠡的计策,终得以保全。

明知勾践

勾践卧薪尝胆

自此之后,范蠡、文种二人正式进入勾践的决策核心圈,不仅君臣无猜,更是君臣合力,共同完成了复国称霸的伟业。

其三,士大夫的尊严。

中国古代的士大夫们,作为一个群体,是有着强烈的尊严意识的。

这种意识一方面体现为"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另一方面体现为"有始有终"的做人做事态度。

范蠡既已被越王重用,便要殚精竭力地为勾践尽忠和出谋划策,即使遇到外力干扰和外在的诱惑,也应当心无旁骛,除非到了功成身退。

否则,半途而废或者遇事退缩,用军事术语形容来便是成了一个"逃兵",这对于看重士大夫名节的范蠡来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明知勾践

其四,也是最重要的,建功立业的个人愿望。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论语.泰伯》)

曾参说:"士大夫不可以不志向远大,意志坚强。"

作为昔日晋国大夫范武子的后人,范蠡虽是家道中落,但却不影响其身负高深的学问,和拥有经邦治国的才能。

彼时的九州大地上,有意逐鹿中原的大国要么人才济济难以插足,要么就是固步自封没有用武之地,比如范蠡的母国楚国,非世袭贵族不得入仕,比如越国的老对手吴国,一个伍子胥便足以吊打群雄。

所以,年轻时的范蠡便只得"佯狂倜傥负俗"(装傻卖痴故意不遵守习俗),只为吸引高人的眼球。

公元前512年左右,打听到后起的越国正在招揽人才的范蠡,便立刻劝说和自己一见如故的文种,去楚奔越,意图追求不世的功业。

明知勾践

美女即功名

勾践虽不是一个君子,但却是个能够忍辱负重并励精图治的君王。

归国后的勾践,奋发作为,君臣无猜,关爱百姓,十数年的时间便实现了百姓富裕,国库充盈。

于是越王内修其德,外布其道,君不名教,臣不名谋,民不名使,官不名事。国中荡荡无有政令。越王内实府库,垦其田畴,民富国强,众安道泰。(《吴越春秋.勾践归国外传》)

可以说,勾践是范蠡在那个时代实现人生政治价值的最好平台。对此,作为政治家军事家的范蠡,自然不会为个人情感所左右,单单因为勾践个人的品行就对其背弃。

04

儒家讲求"学而优则仕",出仕则意味着就要为君分忧。

虽然准确来说,作为老子弟子计然学生的范蠡,实际上应当是属于道家范畴,也虽然,晚孔子并不多年的范蠡时代,儒学或许还没有成为一门系统的学说,但无疑,前半生的范蠡身上体现的正是一种儒家精神。

明知勾践

儒管前半生,道管下半世

文子姓辛,葵丘濮上人,号曰计然,范蠡师事之,本受业于老子,录其遗言为十二篇。(北魏李暹《训文子注》)

不然,范蠡就不会千里迢迢跑去越国,并且舍命陪着勾践给吴王夫差卑躬屈膝地当牛做马,而是应当学老子一样找一份图书馆馆长的闲差以糊口,或者隐遁山林自得其乐之类的了。

只是,选择做士大夫就要接受作为一名士大夫的宿命——"鸟尽弓藏"。

比如范蠡的老对手伍子胥,为报父兄之仇,冲冠一怒兴兵灭楚,却终究不过吴王夫差面前一只随时可弃的待宰羔羊。

再比如范蠡的密友文种,为勾践献下灭吴七计,又忠心耿耿地替勾践打理国家二十余年,最后却真的就成为了一只不用的"走狗",被迫引颈自刎。

真真正正做到了像范蠡那样功成身退又能够抱得美人归安过田园生活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明知勾践

西施浣纱

想必老子"无为、不争"的道学,在其中起了不少的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