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战纪91-92冷心的决意

  • 日期:08-26
  • 点击:(1862)


  

  悟空向前伸手,长风顿觉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扯飞出去。

  悟空扯着长风的头发把他拉到自己面前,一双红得要滴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长风,强烈而霸道的威压钉进长风的神识。有生以来,长风从未体验过这样一种无力的感觉。

  这一刻,在长风面前的并不是那个懒洋洋只想吃桃睡觉的猴子,他是独自一人迎战天界万神的齐天大圣!

  “小子,你还真弱,难怪月痕要你来找我。”悟空将那滴血的手指放在长风额头上轻轻一按,一个红色的指印停在前额上。

  长风猛然颤抖,全身的肌肉一下子鼓胀起来,几乎要把他的衣服撑破,身上的骨骼发出咯咯的脆响。长风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狰狞凶狠,最令人害怕的是他的眼睛,黑色的眼瞳把眼白完全吃掉了,一双眼睛像是被浓墨画出来,配合着他脸上渐浓的癫狂神态,显得既诡异又恐怖。

  “小子,去把那个讨厌的家伙狠狠揍一顿。”悟空指着远处的东皇,露出狰狞的冷笑。

  长风轻轻挥动着金箍棒慢慢向东皇走去,每踏出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一团黑火从长风身上窜起来,像是天地间最浓烈的阴暗,它越窜越高,仿佛要把天上的月亮吞噬。

  ……

  “长风,你在哪里?”

  虚无飘渺的声音像是一个迷途的小童,焦急地左冲右突,可是却一直找不到方向与出口,冷冷地飘荡,漫无边际地远去。

  七岁的三京站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天空又飘下黑羽,他吓得放声尖叫,抱着头,紧闭着眼睛,歇斯底里地哭喊。

  “云叔,你在哪里,我好怕这种感觉!”

  一道沉厚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三京别害怕,紧紧抓住你的朋友。”

  “朋友?我有朋友吗?”三京仰起头问。

  “臭三京!我不就是你的朋友吗?你给我用力记住,我,长风,是你三京一辈子的朋友,也是你一辈子的兄弟!”

  “长风你在哪里,为什么你和云叔又把我丢下了?”三京急得眼泪直流。

  “我和云叔正在修炼,我要变强,只要我变得足够强大,我就可以保护你。不管发生什么的事情你都不用害怕,我都会帮你挡下来。”

  “长风,我也想变强,我也想保护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那我们一起变强吧,我们要成为天下第一的猎妖师,强得不输给任何命运,没有东西可以伤到我们,也没有东西能让我们害怕!在目标达成之前,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可是长风,我好像快要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全身都很痛。我很想睡一觉,睡着就不会痛了。”

  “别睡三京!我们还没有达成目标,你怎么可以死去。三京,我又变强了,等我回来,只要我在你身边没有东西可以伤到你。等我,三京!”

  在极遥远的地方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火焰,长风的声音正从这团火焰里飘出来。

  “长风,你快点回来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我也不想死,可是……我越来越虚弱了……”

  现实中,三京已经迷昏。他的身体支离破碎,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只怕骨头也都碎掉了。

  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不当场死去已经是奇迹。然而即便知道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生还的希望,在最后的关头他还是把冷心紧紧抱在怀中,以自己瘦削的背脊为她抵挡树枝和岩石的撞击。

  冷心艰难地坐了起来,当她看到三京昏迷在地全身染血,她的心一阵阵地发痛。他几乎为她挡下所有致命的撞击,是还奢望着她还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她轻轻抚摸他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指尖禁不住颤抖,仿佛已经失去知觉。他们双额相抵,冷心泣不成声,滚烫的眼泪滴在三京脸上,混着血从他的耳边淌下。

  “别死……别死……”她痛苦地呜咽,却没有半点回应。

  三京呼吸越来越微弱,冷心知道那是朱雀翎在维持着三京的生命,可是各处重伤还是大口大口地蚕食着三京的命火。照这样的情形下去,就算是朱雀翎也救不了三京。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带回青龙门。我以为那样做可以救你,结果却把你害成这个样子!”

  冷心坐直身子,“不管怎样,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

  冷心念动法诀,身上缓缓现出一圈蓝光,她的手腕处再一次现出那种奇异的花纹,蓝光渐渐变成紫色。冷心的额头现出金色花纹,就像一朵奇花在她的额头灿然盛放。紫光的边缘隐隐泛着淡淡的金色。就在一刹那之际,冷心全身的光芒瞬间变暗,额头中间的金色花纹也消失不见。

  冷心轻轻张开嘴巴,口中金光明亮。

  冷心轻轻分开三京的嘴唇,慢慢低头,双唇相触,将那含着的金光轻轻吹进三京口中。

  三京的脸色泛起了微微的金色,原本渐渐冰冷的皮肤散出暖暖的气息,就像冬日灿阳照在身上。他的右臂骨本来已经断掉,软软地耷拉在地,现在却慢慢自动扭动,渐渐变得笔直如初。被树枝和岩石刮得血肉模糊的手掌重新长出鲜嫩的皮肉,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都在一点一点地长出新肉。

  三京身上啪啪的响声不断,似乎那些碎掉和移位的骨头全部自动修复。最明显的地方就是被邪灵剑仙刺出的三个血洞已经看不见了。三京胸腔的起伏也慢慢加速,呼吸明显变得平稳。原本苍白无血色的脸庞重新焕发红光,他此刻的气色比刚刚从锁妖塔出来的时候要好得多。神色没有一丝痛苦,安静而从容,就像安然睡熟了一样。

  “太好了,和尚活过来了……”冷心沉沉地闭上眼睛,握着三京的手晕了过去。

  他的手终于变得温暖了。

  黑烟人的身份

  皓月清辉划出的锋利暗影,一个人从阴影里缓缓走出来,一头如血红发在月光之下非常显眼。

  “竟有这等奇事?这姑娘身藏神力,可以起死回生。这等神力若是被老夫所用,那么白日飞升指日可待。看来上天对老夫不薄。”邪灵剑仙心情大好,向倒在地上的三京和冷心走去。

  “老头,别靠近他们,当心我宰了你!”

  邪灵剑仙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双红色的眼睛,像躲在暗处狩猎的野兽。

  “你……不就是那个鬼仙少年?就凭你的实力也想对付老夫?本仙只要一根手指就可以叫你魂飞魄散,你现在竟然自投罗网。有时候真不懂你们这伙人,总是飞蛾扑火逞英雄。”

  邪灵剑仙慢慢抬起右手,指向赤瞳。

  赤瞳眼角一跳,脸容扭曲,如深渊恶鬼。在那一瞬间他全身黑气萦绕,像无数冰冷触手。

  “哦,就凭你那一点低得可怜的鬼煞戾气也想伤着本仙?”

  “能不能伤着,你试一试就知道。”赤瞳张大嘴巴,恶相更甚。这一刻,赤瞳心里响起当日三京对他说过的话“赤瞳答应我,不管你以后变成怎样,你都不要使用这样的术法。”

  “对不起,老大,原谅赤瞳要食言了。哪怕我会灰飞烟灭,我也不要眼睁睁看着你被杀。”赤瞳在心里轻叹。

  “退下吧,赤瞳。”

  在赤瞳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清朗的男子声音,赤瞳猛地回头,暗影深处有一道黑色的人影慢慢走出来。这个人全身被黑烟笼罩,赤瞳认得他,正是不久之前帮忙营救三京的那个神秘人。

  “别忘了,你答应过三京以后也不可以使出鬼煞戾气。”

  “你怎么会知道?”赤瞳一脸惊讶,三京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神秘人走到赤瞳面前,从肩上放下一个昏过去的人。

  “翼!”赤瞳大叫一声,连忙将翼扶起来。

  “她没有什么大碍,别吵她,让她休息一下。”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赤瞳一脸谨慎地盯着神秘人。

  黑烟人身上烟气渐散,月光照亮了他瘦长的身影,也照亮了他木然的脸容。

  “月……月痕?!”赤瞳惊得嘴巴都合不上。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这个本领高强的神秘人,竟然是那个既不动口也不动手的书呆子月痕。

  “你……不是哑巴?”过了好一会赤瞳才反应过来。

  “赤瞳,答应我,今晚你看到的所有事情都不要告诉别人。就当,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当然,就算你想告诉别人也无法做到,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把你杀掉了。你以为,神音的读心术是谁教她的?”

  月痕以一脸面瘫的神情又望了赤瞳一眼,这熟悉的表情如今竟令赤瞳生出几分惧怕。

  “赤瞳,别像三京那样总是无头无脑地跟别人拼命,有些拼命完全没有意义。”

  “老大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杀。要是那样窝囊地活着,我宁愿去死!”赤瞳激动地大喊。

  “告诉你一件事,当初三京在渭城救你,并不指望你为他卖命。当时三京根本就不知道你是什么道术天才。他看着你明明是一缕残魂,却拼命吸取阳气求魂魄不散,他想,你也一定有什么强烈的愿望想要完成。三京,只是在你身上看到他自己的影子。他也有强烈的愿望,也一直付出努力。可是在别人眼中,他就像你一样,即便拼了命也看不到任何盼头。他只是不想你像他一样失望罢了。”

  赤瞳蓦然怔住。

  “另外,关于五行炼魂术,虽然这术法被他师父大力吹嘘,说什么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其实这术法,主要是用来帮三京增一点命火,让他的身体不至于太虚弱。可是他为了救你,不惜两次使出五行炼魂术,他已经为你舍弃了二十年阳寿。赤瞳,告诉我,你现在还想着去送死吗?”

  赤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低着头沉声痛哭。

  “所以,赤瞳,不要去胡乱送命,你现在有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就当你欠了三京。”月痕轻轻拍了一下赤瞳的肩膀,向前走去。

  赤瞳想起初遇之时他觉得三京难以看透,当时神音是这样告诉他:“有时他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他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他平时很爱干净,但为了同伴,他不惜把自己弄得臭气冲天。有时他会显得很贪婪,但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是全天下最慷慨的人。虽然他很聪明,但也常常义气用事,做一些旁人眼中的蠢事。”

  到了现在,赤瞳一点也不觉得三京难看透,三京就是一个傻瓜而已!为了一缕陌生的残魂,他竟然付出十年阳寿的代价,而他的理由只是因为觉得对方可怜。

  “傻!傻透了!而我赤瞳又何其幸运,能遇上这样一个傻瓜!”

  邪灵剑仙冷冷盯着迎面走来的人,以他的眼光,他自然看出此人实力不弱,但看不出他强到什么程度。而且,这个人的打扮看起来还真有点怪异,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修道之人。

  高高瘦瘦,脸容清冷,穿着穷酸书生惯用的粗布麻衣,头扎逍遥巾,只要手中再捧着书卷,那就是一个典型的落泊不得志的书生。这种人常常手无缚鸡之力,别说跟他这样的得道之人打斗,就连一只恶狗也能要了他的小命。

  若是在路上遇见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书生,老道人连看他一眼都不屑;可是现在,他在一片萧杀气息中从容淡定地走过来,邪灵剑仙只觉得这个书生身上藏着一股危险的力量。

  书生身上斜挎着一个洗得发白的旧布袋。老道人眼尖,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乾坤袋,只是不知道这袋子之中藏着什么了不得的法宝。

  月痕神色平淡地望着邪灵剑仙,眼神里不带任何感情。这种感觉叫邪灵剑仙很不好受,这是一种赤裸祼的蔑视,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内。赤瞳也认得这样的眼神,初次遇上唐千言,对方也向他们流露出相同的眼神。

  老道人看出月痕并非故意装出这种表情,那悠然淡定的姿态,明显透露出这样的信息:你还不值得我把你放在心上,连稍稍提防一下都不值得。

  他邪灵剑仙是谁?空寂城三巨头之一,邪剑宗的掌门,一个早已踏入紫境七阶的强者,他的一举一动随时叫空寂城翻起滔天大浪。可是,凭他这样的身份角色,竟然连一点基本的尊重也得不到。谨慎如他也不由得生起一丝怒意,握着腰间剑柄的手指微微用力,露出一节节白色的指骨。

  月痕往乾坤袋里翻了几下,拉出一串东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赤瞳擦干眼泪眯着眼睛一看,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面的邪灵剑仙也显然没有料到对方露出这么一手,月痕拿着一串绳子,上面挂着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还有各种暗器短剑。这些东西被随随便便地捆在一起,怪异地组合在一起。

  “月痕他没病吧,又拿出这所谓的‘终极杀人武器’。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认真起来。刚刚救老大的那个神秘人真的是他?”

  赤瞳无奈地叹了一声。

  月痕斜着眼睛瞟了赤瞳一眼,显然看穿他的心事,“赤瞳你只管照顾好他们,剩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一鸣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11.3

  2019.08.19 16:48

  字数 4469

  

  悟空向前伸手,长风顿觉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扯飞出去。

  悟空扯着长风的头发把他拉到自己面前,一双红得要滴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长风,强烈而霸道的威压钉进长风的神识。有生以来,长风从未体验过这样一种无力的感觉。

  这一刻,在长风面前的并不是那个懒洋洋只想吃桃睡觉的猴子,他是独自一人迎战天界万神的齐天大圣!

  “小子,你还真弱,难怪月痕要你来找我。”悟空将那滴血的手指放在长风额头上轻轻一按,一个红色的指印停在前额上。

  长风猛然颤抖,全身的肌肉一下子鼓胀起来,几乎要把他的衣服撑破,身上的骨骼发出咯咯的脆响。长风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狰狞凶狠,最令人害怕的是他的眼睛,黑色的眼瞳把眼白完全吃掉了,一双眼睛像是被浓墨画出来,配合着他脸上渐浓的癫狂神态,显得既诡异又恐怖。

  “小子,去把那个讨厌的家伙狠狠揍一顿。”悟空指着远处的东皇,露出狰狞的冷笑。

  长风轻轻挥动着金箍棒慢慢向东皇走去,每踏出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一团黑火从长风身上窜起来,像是天地间最浓烈的阴暗,它越窜越高,仿佛要把天上的月亮吞噬。

  ……

  “长风,你在哪里?”

  虚无飘渺的声音像是一个迷途的小童,焦急地左冲右突,可是却一直找不到方向与出口,冷冷地飘荡,漫无边际地远去。

  七岁的三京站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天空又飘下黑羽,他吓得放声尖叫,抱着头,紧闭着眼睛,歇斯底里地哭喊。

  “云叔,你在哪里,我好怕这种感觉!”

  一道沉厚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三京别害怕,紧紧抓住你的朋友。”

  “朋友?我有朋友吗?”三京仰起头问。

  “臭三京!我不就是你的朋友吗?你给我用力记住,我,长风,是你三京一辈子的朋友,也是你一辈子的兄弟!”

  “长风你在哪里,为什么你和云叔又把我丢下了?”三京急得眼泪直流。

  “我和云叔正在修炼,我要变强,只要我变得足够强大,我就可以保护你。不管发生什么的事情你都不用害怕,我都会帮你挡下来。”

  “长风,我也想变强,我也想保护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那我们一起变强吧,我们要成为天下第一的猎妖师,强得不输给任何命运,没有东西可以伤到我们,也没有东西能让我们害怕!在目标达成之前,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可是长风,我好像快要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全身都很痛。我很想睡一觉,睡着就不会痛了。”

  “别睡三京!我们还没有达成目标,你怎么可以死去。三京,我又变强了,等我回来,只要我在你身边没有东西可以伤到你。等我,三京!”

  在极遥远的地方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火焰,长风的声音正从这团火焰里飘出来。

  “长风,你快点回来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我也不想死,可是……我越来越虚弱了……”

  现实中,三京已经迷昏。他的身体支离破碎,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只怕骨头也都碎掉了。

  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不当场死去已经是奇迹。然而即便知道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生还的希望,在最后的关头他还是把冷心紧紧抱在怀中,以自己瘦削的背脊为她抵挡树枝和岩石的撞击。

  冷心艰难地坐了起来,当她看到三京昏迷在地全身染血,她的心一阵阵地发痛。他几乎为她挡下所有致命的撞击,是还奢望着她还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她轻轻抚摸他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指尖禁不住颤抖,仿佛已经失去知觉。他们双额相抵,冷心泣不成声,滚烫的眼泪滴在三京脸上,混着血从他的耳边淌下。

  “别死……别死……”她痛苦地呜咽,却没有半点回应。

  三京呼吸越来越微弱,冷心知道那是朱雀翎在维持着三京的生命,可是各处重伤还是大口大口地蚕食着三京的命火。照这样的情形下去,就算是朱雀翎也救不了三京。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带回青龙门。我以为那样做可以救你,结果却把你害成这个样子!”

  冷心坐直身子,“不管怎样,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

  冷心念动法诀,身上缓缓现出一圈蓝光,她的手腕处再一次现出那种奇异的花纹,蓝光渐渐变成紫色。冷心的额头现出金色花纹,就像一朵奇花在她的额头灿然盛放。紫光的边缘隐隐泛着淡淡的金色。就在一刹那之际,冷心全身的光芒瞬间变暗,额头中间的金色花纹也消失不见。

  冷心轻轻张开嘴巴,口中金光明亮。

  冷心轻轻分开三京的嘴唇,慢慢低头,双唇相触,将那含着的金光轻轻吹进三京口中。

  三京的脸色泛起了微微的金色,原本渐渐冰冷的皮肤散出暖暖的气息,就像冬日灿阳照在身上。他的右臂骨本来已经断掉,软软地耷拉在地,现在却慢慢自动扭动,渐渐变得笔直如初。被树枝和岩石刮得血肉模糊的手掌重新长出鲜嫩的皮肉,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都在一点一点地长出新肉。

  三京身上啪啪的响声不断,似乎那些碎掉和移位的骨头全部自动修复。最明显的地方就是被邪灵剑仙刺出的三个血洞已经看不见了。三京胸腔的起伏也慢慢加速,呼吸明显变得平稳。原本苍白无血色的脸庞重新焕发红光,他此刻的气色比刚刚从锁妖塔出来的时候要好得多。神色没有一丝痛苦,安静而从容,就像安然睡熟了一样。

  “太好了,和尚活过来了……”冷心沉沉地闭上眼睛,握着三京的手晕了过去。

  他的手终于变得温暖了。

  黑烟人的身份

  皓月清辉划出的锋利暗影,一个人从阴影里缓缓走出来,一头如血红发在月光之下非常显眼。

  “竟有这等奇事?这姑娘身藏神力,可以起死回生。这等神力若是被老夫所用,那么白日飞升指日可待。看来上天对老夫不薄。”邪灵剑仙心情大好,向倒在地上的三京和冷心走去。

  “老头,别靠近他们,当心我宰了你!”

  邪灵剑仙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双红色的眼睛,像躲在暗处狩猎的野兽。

  “你……不就是那个鬼仙少年?就凭你的实力也想对付老夫?本仙只要一根手指就可以叫你魂飞魄散,你现在竟然自投罗网。有时候真不懂你们这伙人,总是飞蛾扑火逞英雄。”

  邪灵剑仙慢慢抬起右手,指向赤瞳。

  赤瞳眼角一跳,脸容扭曲,如深渊恶鬼。在那一瞬间他全身黑气萦绕,像无数冰冷触手。

  “哦,就凭你那一点低得可怜的鬼煞戾气也想伤着本仙?”

  “能不能伤着,你试一试就知道。”赤瞳张大嘴巴,恶相更甚。这一刻,赤瞳心里响起当日三京对他说过的话“赤瞳答应我,不管你以后变成怎样,你都不要使用这样的术法。”

  “对不起,老大,原谅赤瞳要食言了。哪怕我会灰飞烟灭,我也不要眼睁睁看着你被杀。”赤瞳在心里轻叹。

  “退下吧,赤瞳。”

  在赤瞳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清朗的男子声音,赤瞳猛地回头,暗影深处有一道黑色的人影慢慢走出来。这个人全身被黑烟笼罩,赤瞳认得他,正是不久之前帮忙营救三京的那个神秘人。

  “别忘了,你答应过三京以后也不可以使出鬼煞戾气。”

  “你怎么会知道?”赤瞳一脸惊讶,三京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神秘人走到赤瞳面前,从肩上放下一个昏过去的人。

  “翼!”赤瞳大叫一声,连忙将翼扶起来。

  “她没有什么大碍,别吵她,让她休息一下。”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赤瞳一脸谨慎地盯着神秘人。

  黑烟人身上烟气渐散,月光照亮了他瘦长的身影,也照亮了他木然的脸容。

  “月……月痕?!”赤瞳惊得嘴巴都合不上。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这个本领高强的神秘人,竟然是那个既不动口也不动手的书呆子月痕。

  “你……不是哑巴?”过了好一会赤瞳才反应过来。

  “赤瞳,答应我,今晚你看到的所有事情都不要告诉别人。就当,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当然,就算你想告诉别人也无法做到,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把你杀掉了。你以为,神音的读心术是谁教她的?”

  月痕以一脸面瘫的神情又望了赤瞳一眼,这熟悉的表情如今竟令赤瞳生出几分惧怕。

  “赤瞳,别像三京那样总是无头无脑地跟别人拼命,有些拼命完全没有意义。”

  “老大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杀。要是那样窝囊地活着,我宁愿去死!”赤瞳激动地大喊。

  “告诉你一件事,当初三京在渭城救你,并不指望你为他卖命。当时三京根本就不知道你是什么道术天才。他看着你明明是一缕残魂,却拼命吸取阳气求魂魄不散,他想,你也一定有什么强烈的愿望想要完成。三京,只是在你身上看到他自己的影子。他也有强烈的愿望,也一直付出努力。可是在别人眼中,他就像你一样,即便拼了命也看不到任何盼头。他只是不想你像他一样失望罢了。”

  赤瞳蓦然怔住。

  “另外,关于五行炼魂术,虽然这术法被他师父大力吹嘘,说什么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其实这术法,主要是用来帮三京增一点命火,让他的身体不至于太虚弱。可是他为了救你,不惜两次使出五行炼魂术,他已经为你舍弃了二十年阳寿。赤瞳,告诉我,你现在还想着去送死吗?”

  赤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低着头沉声痛哭。

  “所以,赤瞳,不要去胡乱送命,你现在有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就当你欠了三京。”月痕轻轻拍了一下赤瞳的肩膀,向前走去。

  赤瞳想起初遇之时他觉得三京难以看透,当时神音是这样告诉他:“有时他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他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他平时很爱干净,但为了同伴,他不惜把自己弄得臭气冲天。有时他会显得很贪婪,但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是全天下最慷慨的人。虽然他很聪明,但也常常义气用事,做一些旁人眼中的蠢事。”

  到了现在,赤瞳一点也不觉得三京难看透,三京就是一个傻瓜而已!为了一缕陌生的残魂,他竟然付出十年阳寿的代价,而他的理由只是因为觉得对方可怜。

  “傻!傻透了!而我赤瞳又何其幸运,能遇上这样一个傻瓜!”

  邪灵剑仙冷冷盯着迎面走来的人,以他的眼光,他自然看出此人实力不弱,但看不出他强到什么程度。而且,这个人的打扮看起来还真有点怪异,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修道之人。

  高高瘦瘦,脸容清冷,穿着穷酸书生惯用的粗布麻衣,头扎逍遥巾,只要手中再捧着书卷,那就是一个典型的落泊不得志的书生。这种人常常手无缚鸡之力,别说跟他这样的得道之人打斗,就连一只恶狗也能要了他的小命。

  若是在路上遇见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书生,老道人连看他一眼都不屑;可是现在,他在一片萧杀气息中从容淡定地走过来,邪灵剑仙只觉得这个书生身上藏着一股危险的力量。

  书生身上斜挎着一个洗得发白的旧布袋。老道人眼尖,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乾坤袋,只是不知道这袋子之中藏着什么了不得的法宝。

  月痕神色平淡地望着邪灵剑仙,眼神里不带任何感情。这种感觉叫邪灵剑仙很不好受,这是一种赤裸祼的蔑视,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内。赤瞳也认得这样的眼神,初次遇上唐千言,对方也向他们流露出相同的眼神。

  老道人看出月痕并非故意装出这种表情,那悠然淡定的姿态,明显透露出这样的信息:你还不值得我把你放在心上,连稍稍提防一下都不值得。

  他邪灵剑仙是谁?空寂城三巨头之一,邪剑宗的掌门,一个早已踏入紫境七阶的强者,他的一举一动随时叫空寂城翻起滔天大浪。可是,凭他这样的身份角色,竟然连一点基本的尊重也得不到。谨慎如他也不由得生起一丝怒意,握着腰间剑柄的手指微微用力,露出一节节白色的指骨。

  月痕往乾坤袋里翻了几下,拉出一串东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赤瞳擦干眼泪眯着眼睛一看,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面的邪灵剑仙也显然没有料到对方露出这么一手,月痕拿着一串绳子,上面挂着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还有各种暗器短剑。这些东西被随随便便地捆在一起,怪异地组合在一起。

  “月痕他没病吧,又拿出这所谓的‘终极杀人武器’。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认真起来。刚刚救老大的那个神秘人真的是他?”

  赤瞳无奈地叹了一声。

  月痕斜着眼睛瞟了赤瞳一眼,显然看穿他的心事,“赤瞳你只管照顾好他们,剩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悟空向前伸手,长风顿觉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扯飞出去。

  悟空扯着长风的头发把他拉到自己面前,一双红得要滴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长风,强烈而霸道的威压钉进长风的神识。有生以来,长风从未体验过这样一种无力的感觉。

  这一刻,在长风面前的并不是那个懒洋洋只想吃桃睡觉的猴子,他是独自一人迎战天界万神的齐天大圣!

  “小子,你还真弱,难怪月痕要你来找我。”悟空将那滴血的手指放在长风额头上轻轻一按,一个红色的指印停在前额上。

  长风猛然颤抖,全身的肌肉一下子鼓胀起来,几乎要把他的衣服撑破,身上的骨骼发出咯咯的脆响。长风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狰狞凶狠,最令人害怕的是他的眼睛,黑色的眼瞳把眼白完全吃掉了,一双眼睛像是被浓墨画出来,配合着他脸上渐浓的癫狂神态,显得既诡异又恐怖。

  “小子,去把那个讨厌的家伙狠狠揍一顿。”悟空指着远处的东皇,露出狰狞的冷笑。

  长风轻轻挥动着金箍棒慢慢向东皇走去,每踏出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一团黑火从长风身上窜起来,像是天地间最浓烈的阴暗,它越窜越高,仿佛要把天上的月亮吞噬。

  ……

  “长风,你在哪里?”

  虚无飘渺的声音像是一个迷途的小童,焦急地左冲右突,可是却一直找不到方向与出口,冷冷地飘荡,漫无边际地远去。

  七岁的三京站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天空又飘下黑羽,他吓得放声尖叫,抱着头,紧闭着眼睛,歇斯底里地哭喊。

  “云叔,你在哪里,我好怕这种感觉!”

  一道沉厚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三京别害怕,紧紧抓住你的朋友。”

  “朋友?我有朋友吗?”三京仰起头问。

  “臭三京!我不就是你的朋友吗?你给我用力记住,我,长风,是你三京一辈子的朋友,也是你一辈子的兄弟!”

  “长风你在哪里,为什么你和云叔又把我丢下了?”三京急得眼泪直流。

  “我和云叔正在修炼,我要变强,只要我变得足够强大,我就可以保护你。不管发生什么的事情你都不用害怕,我都会帮你挡下来。”

  “长风,我也想变强,我也想保护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那我们一起变强吧,我们要成为天下第一的猎妖师,强得不输给任何命运,没有东西可以伤到我们,也没有东西能让我们害怕!在目标达成之前,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可是长风,我好像快要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全身都很痛。我很想睡一觉,睡着就不会痛了。”

  “别睡三京!我们还没有达成目标,你怎么可以死去。三京,我又变强了,等我回来,只要我在你身边没有东西可以伤到你。等我,三京!”

  在极遥远的地方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火焰,长风的声音正从这团火焰里飘出来。

  “长风,你快点回来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我也不想死,可是……我越来越虚弱了……”

  现实中,三京已经迷昏。他的身体支离破碎,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只怕骨头也都碎掉了。

  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不当场死去已经是奇迹。然而即便知道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生还的希望,在最后的关头他还是把冷心紧紧抱在怀中,以自己瘦削的背脊为她抵挡树枝和岩石的撞击。

  冷心艰难地坐了起来,当她看到三京昏迷在地全身染血,她的心一阵阵地发痛。他几乎为她挡下所有致命的撞击,是还奢望着她还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她轻轻抚摸他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指尖禁不住颤抖,仿佛已经失去知觉。他们双额相抵,冷心泣不成声,滚烫的眼泪滴在三京脸上,混着血从他的耳边淌下。

  “别死……别死……”她痛苦地呜咽,却没有半点回应。

  三京呼吸越来越微弱,冷心知道那是朱雀翎在维持着三京的生命,可是各处重伤还是大口大口地蚕食着三京的命火。照这样的情形下去,就算是朱雀翎也救不了三京。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带回青龙门。我以为那样做可以救你,结果却把你害成这个样子!”

  冷心坐直身子,“不管怎样,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

  冷心念动法诀,身上缓缓现出一圈蓝光,她的手腕处再一次现出那种奇异的花纹,蓝光渐渐变成紫色。冷心的额头现出金色花纹,就像一朵奇花在她的额头灿然盛放。紫光的边缘隐隐泛着淡淡的金色。就在一刹那之际,冷心全身的光芒瞬间变暗,额头中间的金色花纹也消失不见。

  冷心轻轻张开嘴巴,口中金光明亮。

  冷心轻轻分开三京的嘴唇,慢慢低头,双唇相触,将那含着的金光轻轻吹进三京口中。

  三京的脸色泛起了微微的金色,原本渐渐冰冷的皮肤散出暖暖的气息,就像冬日灿阳照在身上。他的右臂骨本来已经断掉,软软地耷拉在地,现在却慢慢自动扭动,渐渐变得笔直如初。被树枝和岩石刮得血肉模糊的手掌重新长出鲜嫩的皮肉,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都在一点一点地长出新肉。

  三京身上啪啪的响声不断,似乎那些碎掉和移位的骨头全部自动修复。最明显的地方就是被邪灵剑仙刺出的三个血洞已经看不见了。三京胸腔的起伏也慢慢加速,呼吸明显变得平稳。原本苍白无血色的脸庞重新焕发红光,他此刻的气色比刚刚从锁妖塔出来的时候要好得多。神色没有一丝痛苦,安静而从容,就像安然睡熟了一样。

  “太好了,和尚活过来了……”冷心沉沉地闭上眼睛,握着三京的手晕了过去。

  他的手终于变得温暖了。

  黑烟人的身份

  皓月清辉划出的锋利暗影,一个人从阴影里缓缓走出来,一头如血红发在月光之下非常显眼。

  “竟有这等奇事?这姑娘身藏神力,可以起死回生。这等神力若是被老夫所用,那么白日飞升指日可待。看来上天对老夫不薄。”邪灵剑仙心情大好,向倒在地上的三京和冷心走去。

  “老头,别靠近他们,当心我宰了你!”

  邪灵剑仙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双红色的眼睛,像躲在暗处狩猎的野兽。

  “你……不就是那个鬼仙少年?就凭你的实力也想对付老夫?本仙只要一根手指就可以叫你魂飞魄散,你现在竟然自投罗网。有时候真不懂你们这伙人,总是飞蛾扑火逞英雄。”

  邪灵剑仙慢慢抬起右手,指向赤瞳。

  赤瞳眼角一跳,脸容扭曲,如深渊恶鬼。在那一瞬间他全身黑气萦绕,像无数冰冷触手。

  “哦,就凭你那一点低得可怜的鬼煞戾气也想伤着本仙?”

  “能不能伤着,你试一试就知道。”赤瞳张大嘴巴,恶相更甚。这一刻,赤瞳心里响起当日三京对他说过的话“赤瞳答应我,不管你以后变成怎样,你都不要使用这样的术法。”

  “对不起,老大,原谅赤瞳要食言了。哪怕我会灰飞烟灭,我也不要眼睁睁看着你被杀。”赤瞳在心里轻叹。

  “退下吧,赤瞳。”

  在赤瞳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清朗的男子声音,赤瞳猛地回头,暗影深处有一道黑色的人影慢慢走出来。这个人全身被黑烟笼罩,赤瞳认得他,正是不久之前帮忙营救三京的那个神秘人。

  “别忘了,你答应过三京以后也不可以使出鬼煞戾气。”

  “你怎么会知道?”赤瞳一脸惊讶,三京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神秘人走到赤瞳面前,从肩上放下一个昏过去的人。

  “翼!”赤瞳大叫一声,连忙将翼扶起来。

  “她没有什么大碍,别吵她,让她休息一下。”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赤瞳一脸谨慎地盯着神秘人。

  黑烟人身上烟气渐散,月光照亮了他瘦长的身影,也照亮了他木然的脸容。

  “月……月痕?!”赤瞳惊得嘴巴都合不上。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这个本领高强的神秘人,竟然是那个既不动口也不动手的书呆子月痕。

  “你……不是哑巴?”过了好一会赤瞳才反应过来。

  “赤瞳,答应我,今晚你看到的所有事情都不要告诉别人。就当,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当然,就算你想告诉别人也无法做到,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把你杀掉了。你以为,神音的读心术是谁教她的?”

  月痕以一脸面瘫的神情又望了赤瞳一眼,这熟悉的表情如今竟令赤瞳生出几分惧怕。

  “赤瞳,别像三京那样总是无头无脑地跟别人拼命,有些拼命完全没有意义。”

  “老大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杀。要是那样窝囊地活着,我宁愿去死!”赤瞳激动地大喊。

  “告诉你一件事,当初三京在渭城救你,并不指望你为他卖命。当时三京根本就不知道你是什么道术天才。他看着你明明是一缕残魂,却拼命吸取阳气求魂魄不散,他想,你也一定有什么强烈的愿望想要完成。三京,只是在你身上看到他自己的影子。他也有强烈的愿望,也一直付出努力。可是在别人眼中,他就像你一样,即便拼了命也看不到任何盼头。他只是不想你像他一样失望罢了。”

  赤瞳蓦然怔住。

  “另外,关于五行炼魂术,虽然这术法被他师父大力吹嘘,说什么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其实这术法,主要是用来帮三京增一点命火,让他的身体不至于太虚弱。可是他为了救你,不惜两次使出五行炼魂术,他已经为你舍弃了二十年阳寿。赤瞳,告诉我,你现在还想着去送死吗?”

  赤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低着头沉声痛哭。

  “所以,赤瞳,不要去胡乱送命,你现在有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就当你欠了三京。”月痕轻轻拍了一下赤瞳的肩膀,向前走去。

  赤瞳想起初遇之时他觉得三京难以看透,当时神音是这样告诉他:“有时他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他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他平时很爱干净,但为了同伴,他不惜把自己弄得臭气冲天。有时他会显得很贪婪,但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是全天下最慷慨的人。虽然他很聪明,但也常常义气用事,做一些旁人眼中的蠢事。”

  到了现在,赤瞳一点也不觉得三京难看透,三京就是一个傻瓜而已!为了一缕陌生的残魂,他竟然付出十年阳寿的代价,而他的理由只是因为觉得对方可怜。

  “傻!傻透了!而我赤瞳又何其幸运,能遇上这样一个傻瓜!”

  邪灵剑仙冷冷盯着迎面走来的人,以他的眼光,他自然看出此人实力不弱,但看不出他强到什么程度。而且,这个人的打扮看起来还真有点怪异,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修道之人。

  高高瘦瘦,脸容清冷,穿着穷酸书生惯用的粗布麻衣,头扎逍遥巾,只要手中再捧着书卷,那就是一个典型的落泊不得志的书生。这种人常常手无缚鸡之力,别说跟他这样的得道之人打斗,就连一只恶狗也能要了他的小命。

  若是在路上遇见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书生,老道人连看他一眼都不屑;可是现在,他在一片萧杀气息中从容淡定地走过来,邪灵剑仙只觉得这个书生身上藏着一股危险的力量。

  书生身上斜挎着一个洗得发白的旧布袋。老道人眼尖,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乾坤袋,只是不知道这袋子之中藏着什么了不得的法宝。

  月痕神色平淡地望着邪灵剑仙,眼神里不带任何感情。这种感觉叫邪灵剑仙很不好受,这是一种赤裸祼的蔑视,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内。赤瞳也认得这样的眼神,初次遇上唐千言,对方也向他们流露出相同的眼神。

  老道人看出月痕并非故意装出这种表情,那悠然淡定的姿态,明显透露出这样的信息:你还不值得我把你放在心上,连稍稍提防一下都不值得。

  他邪灵剑仙是谁?空寂城三巨头之一,邪剑宗的掌门,一个早已踏入紫境七阶的强者,他的一举一动随时叫空寂城翻起滔天大浪。可是,凭他这样的身份角色,竟然连一点基本的尊重也得不到。谨慎如他也不由得生起一丝怒意,握着腰间剑柄的手指微微用力,露出一节节白色的指骨。

  月痕往乾坤袋里翻了几下,拉出一串东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赤瞳擦干眼泪眯着眼睛一看,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面的邪灵剑仙也显然没有料到对方露出这么一手,月痕拿着一串绳子,上面挂着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还有各种暗器短剑。这些东西被随随便便地捆在一起,怪异地组合在一起。

  “月痕他没病吧,又拿出这所谓的‘终极杀人武器’。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认真起来。刚刚救老大的那个神秘人真的是他?”

  赤瞳无奈地叹了一声。

  月痕斜着眼睛瞟了赤瞳一眼,显然看穿他的心事,“赤瞳你只管照顾好他们,剩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