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雍正朝洒蓝地留白模印花卉大盘欣赏

  • 日期:08-28
  • 点击:(577)


   04:09:56 珠宝玩家

  清雍正 洒蓝地留白模印花卉大盘

  

  清雍正 洒蓝地留白模印花卉大盘

  [大清雍正年制]款

  此盘体量颇大,敞口弧壁,底承矮圈足,盘底心双圈内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字迹规整,笔划有力。大盘内外壁均以洒蓝釉为底色,花卉以瓷堆白的手法,产生一种色彩的强烈对比。此类洒蓝釉堆白作品,制作工序复杂,先于素坯之上依图堆塑出缠枝花卉纹饰并覆上白釉,入窑素烧成为瓷胎,继而于素胎之处施上蓝釉二度入窑,方始成功。此盘纹饰制作细致,手法老到传神,所堆塑缠枝花卉与洒蓝釉面高底相间,富有层次和立体效果,极为养眼,而且蓝白相映,清新别致,深得雅趣风骨。洒蓝釉,又称“雪花蓝釉”、“洒蓝釉”。明宣德时景德镇所创,清康熙时烧制成熟。是在烧成的白釉器上,以竹管蘸蓝釉汁水,吹于器表,形成厚薄不均、深浅不同的斑点;所余白釉地彷佛是飘落的雪花,隐露于蓝釉之中。清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的洒蓝釉瓷器呈色稳定,做工精细,由于烧造时的工艺复杂,成功率比较低,因此洒蓝釉瓷器在当时也是比较珍稀的一个品种。清代后期,洒蓝釉瓷器的烧造水平有所下降,胎和釉等方面都无法与清早期的器物相比。因此,从收藏的角度讲,清代的洒蓝釉瓷器仍是以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的制品为最佳。以施釉技法而言,雍正年间对早明设计的模仿可谓唯妙唯肖,正如一件刊于陆明华着《明代官窑瓷器》(上海,2007年,图版5-33),属上海博物馆所藏之雍正作例。与万历盘以一般钴蓝釉下青花作留白绘饰不同,宣德作例及上海博物馆的雍正盘,皆在白釉上施一层均厚深蓝色釉,其中的氧化钴已溶解。现拍品上的蓝釉更是以覆盖细纱之竹筒吹洒上色,形成如此细致的洒蓝效果。雍正皇帝对烧制瓷器,一丝不苟,据载雍正曾多次亲自设计瓷器形制、规格等并命人依样烧造,由此可见雍正朝的器物堪称精品,此盘器物较大,烧造却十分精细,做工更是堪称绝妙,是一件值得收藏的珍品。

  清雍正 洒蓝地留白模印花卉大盘

  

  清雍正 洒蓝地留白模印花卉大盘

  [大清雍正年制]款

  此盘体量颇大,敞口弧壁,底承矮圈足,盘底心双圈内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字迹规整,笔划有力。大盘内外壁均以洒蓝釉为底色,花卉以瓷堆白的手法,产生一种色彩的强烈对比。此类洒蓝釉堆白作品,制作工序复杂,先于素坯之上依图堆塑出缠枝花卉纹饰并覆上白釉,入窑素烧成为瓷胎,继而于素胎之处施上蓝釉二度入窑,方始成功。此盘纹饰制作细致,手法老到传神,所堆塑缠枝花卉与洒蓝釉面高底相间,富有层次和立体效果,极为养眼,而且蓝白相映,清新别致,深得雅趣风骨。洒蓝釉,又称“雪花蓝釉”、“洒蓝釉”。明宣德时景德镇所创,清康熙时烧制成熟。是在烧成的白釉器上,以竹管蘸蓝釉汁水,吹于器表,形成厚薄不均、深浅不同的斑点;所余白釉地彷佛是飘落的雪花,隐露于蓝釉之中。清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的洒蓝釉瓷器呈色稳定,做工精细,由于烧造时的工艺复杂,成功率比较低,因此洒蓝釉瓷器在当时也是比较珍稀的一个品种。清代后期,洒蓝釉瓷器的烧造水平有所下降,胎和釉等方面都无法与清早期的器物相比。因此,从收藏的角度讲,清代的洒蓝釉瓷器仍是以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的制品为最佳。以施釉技法而言,雍正年间对早明设计的模仿可谓唯妙唯肖,正如一件刊于陆明华着《明代官窑瓷器》(上海,2007年,图版5-33),属上海博物馆所藏之雍正作例。与万历盘以一般钴蓝釉下青花作留白绘饰不同,宣德作例及上海博物馆的雍正盘,皆在白釉上施一层均厚深蓝色釉,其中的氧化钴已溶解。现拍品上的蓝釉更是以覆盖细纱之竹筒吹洒上色,形成如此细致的洒蓝效果。雍正皇帝对烧制瓷器,一丝不苟,据载雍正曾多次亲自设计瓷器形制、规格等并命人依样烧造,由此可见雍正朝的器物堪称精品,此盘器物较大,烧造却十分精细,做工更是堪称绝妙,是一件值得收藏的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