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经辨证读懂《伤寒论》:一个神奇的配方,轻松搞定太阳伤寒证

  • 日期:09-09
  • 点击:(1453)


  原标题:六经辨证读懂《伤寒论》:一个神奇的配方,轻松搞定太阳伤寒证

  在张仲景的经方体系中,麻黄汤可以说是伤寒的经典名方,但是由于后世医家对麻黄的运用比较畏惧,常被医家们认为是“虎狼之药”,而忽略了麻黄汤本来的功力。麻黄汤最初是为了太阳中寒证而设。那么,太阳中寒证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这得从六经辨证说起。

  在学习仲景的方药时,不仅仅需要弄明白方证,更要弄清楚六经辨证。太阳中寒证,是六经辨证里太阳病的一种表证,引起它的病机是风寒外束、卫阳被遏,导致阳气失于温煦,营阴出现郁滞,太阳经气运行不畅,典型症状主要有发热、恶寒、无汗、脉紧,由于太阳中寒证是实证,所以又被称之为“太阳表实证”。太阳中寒证的典型证候与太阳病的总纲(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一脉相承。但对于太阳中寒证的准确描述,还是《伤寒论》第3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关于太阳中寒证,从最基础的表现来看,都是与太阳病总纲一脉相承的,比如不管你是已经发热还是尚未发热,只要见到体痛(无汗)、脉浮紧,基本上就可以定义为太阳中寒证。由于风寒外束,卫阳被遏制,从而失去了温煦的作用,所以必然会出现恶寒的表现;营阴被郁滞,太阳经气不畅通,所以就会出现身体疼痛;无论是第1条,还是第3条,都没提到无汗,但是从病机的角度来看,显然是无汗的,因为寒邪堵塞了表层,根据热胀冷缩的原理,自然是无汗的;由于寒性具有收引的特点,所以当经脉收引的时候,脉象就是出现紧脉。这几点,基本上就已经能够确定是太阳中寒证了。至于呕逆,是兼见证或者是或然证,并不一定必须要见到。还有一个就是发热的问题,一般来说,恶寒会与发热都出现,但是也有患者因为卫阳被郁闭的比较严重,初病时就可能没有发热的症状,但是发热是迟早的事,所以仲景才说了一句“或已发热,或未发热”,正如人们所说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对于太阳中寒证的治疗原则,应该开腠发汗,宣肺定喘。对于方药,张仲景有明确的原文,也就是《伤寒论》35条,“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看到这里,症状增加了发热、无汗、恶风、喘等病证,至于身疼、腰痛、骨节疼痛,依然是体痛的范畴。发热是太阳中寒证的必见证,只不过是一个早晚问题,对于无汗是必须见到的,这个一开始就是;至于恶风,与恶寒类似,因为寒邪往往也夹杂风邪,所以出现恶风也是正常的。至于喘证,正如清代医家陈尧道所说,“人身之阳,既不得宣越于外,则必壅寒于内,故令作喘”。但回归太阳中寒证的纲领,只需要见到恶寒(发热)、体痛、无汗、脉浮紧就基本可以判断了。

  

  对于太阳中寒证,最佳的治疗方药是什么?很显然,是麻黄汤。那么,麻黄汤是由哪些药物组成的呢?麻黄汤由麻黄(去节)9g,桂枝(去皮)6g,杏仁(去皮尖)6g,甘草(炙)3g四味药组成。

  那么,麻黄汤又是如何搞定太阳中寒证的呢?麻黄汤仅仅四味药,其中用麻黄开皮毛发汗以逐寒,桂枝和卫气解肌以祛风,使得外邪从汗而解;杏仁苦降行气,甘草甘缓护津;四药搭配,汗出气血和,津液不受伤。一剂麻黄汤,可谓是解表逐邪的经典良方。

  

  麻黄汤虽然发汗作用强大,却也需要在早期用温覆取汗的方法,把麻黄汤的发汗能力引出来。其实这个方法类似于后来的“药引子”。关于麻黄汤的运用,正如尤在泾所说,“人之伤于寒也,阳气郁而成热,皮肤闭而成实。麻黄轻以去实,辛以散寒,温以行阳,杏仁佐麻黄达肺气、泄皮毛、止喘息。王好古谓其治卫实之药是也。然泄而不收,升而不降,桂枝、甘草虽曰佐之,实以监之耳”。当然,麻黄汤不仅仅只是用于太阳中寒证,还有诸如太阳与阳明合病,太阳病十日未解,太阳病不发汗而致衄,阳明病兼有太阳表实证,伤寒脉浮可发汗等等。但是,麻黄汤的最主要的作用,还是用来治疗太阳中寒证的。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金兰中医学社

  原标题:六经辨证读懂《伤寒论》:一个神奇的配方,轻松搞定太阳伤寒证

  在张仲景的经方体系中,麻黄汤可以说是伤寒的经典名方,但是由于后世医家对麻黄的运用比较畏惧,常被医家们认为是“虎狼之药”,而忽略了麻黄汤本来的功力。麻黄汤最初是为了太阳中寒证而设。那么,太阳中寒证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这得从六经辨证说起。

  在学习仲景的方药时,不仅仅需要弄明白方证,更要弄清楚六经辨证。太阳中寒证,是六经辨证里太阳病的一种表证,引起它的病机是风寒外束、卫阳被遏,导致阳气失于温煦,营阴出现郁滞,太阳经气运行不畅,典型症状主要有发热、恶寒、无汗、脉紧,由于太阳中寒证是实证,所以又被称之为“太阳表实证”。太阳中寒证的典型证候与太阳病的总纲(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一脉相承。但对于太阳中寒证的准确描述,还是《伤寒论》第3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

  

  关于太阳中寒证,从最基础的表现来看,都是与太阳病总纲一脉相承的,比如不管你是已经发热还是尚未发热,只要见到体痛(无汗)、脉浮紧,基本上就可以定义为太阳中寒证。由于风寒外束,卫阳被遏制,从而失去了温煦的作用,所以必然会出现恶寒的表现;营阴被郁滞,太阳经气不畅通,所以就会出现身体疼痛;无论是第1条,还是第3条,都没提到无汗,但是从病机的角度来看,显然是无汗的,因为寒邪堵塞了表层,根据热胀冷缩的原理,自然是无汗的;由于寒性具有收引的特点,所以当经脉收引的时候,脉象就是出现紧脉。这几点,基本上就已经能够确定是太阳中寒证了。至于呕逆,是兼见证或者是或然证,并不一定必须要见到。还有一个就是发热的问题,一般来说,恶寒会与发热都出现,但是也有患者因为卫阳被郁闭的比较严重,初病时就可能没有发热的症状,但是发热是迟早的事,所以仲景才说了一句“或已发热,或未发热”,正如人们所说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对于太阳中寒证的治疗原则,应该开腠发汗,宣肺定喘。对于方药,张仲景有明确的原文,也就是《伤寒论》35条,“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看到这里,症状增加了发热、无汗、恶风、喘等病证,至于身疼、腰痛、骨节疼痛,依然是体痛的范畴。发热是太阳中寒证的必见证,只不过是一个早晚问题,对于无汗是必须见到的,这个一开始就是;至于恶风,与恶寒类似,因为寒邪往往也夹杂风邪,所以出现恶风也是正常的。至于喘证,正如清代医家陈尧道所说,“人身之阳,既不得宣越于外,则必壅寒于内,故令作喘”。但回归太阳中寒证的纲领,只需要见到恶寒(发热)、体痛、无汗、脉浮紧就基本可以判断了。

  

  对于太阳中寒证,最佳的治疗方药是什么?很显然,是麻黄汤。那么,麻黄汤是由哪些药物组成的呢?麻黄汤由麻黄(去节)9g,桂枝(去皮)6g,杏仁(去皮尖)6g,甘草(炙)3g四味药组成。

  那么,麻黄汤又是如何搞定太阳中寒证的呢?麻黄汤仅仅四味药,其中用麻黄开皮毛发汗以逐寒,桂枝和卫气解肌以祛风,使得外邪从汗而解;杏仁苦降行气,甘草甘缓护津;四药搭配,汗出气血和,津液不受伤。一剂麻黄汤,可谓是解表逐邪的经典良方。

  

  麻黄汤虽然发汗作用强大,却也需要在早期用温覆取汗的方法,把麻黄汤的发汗能力引出来。其实这个方法类似于后来的“药引子”。关于麻黄汤的运用,正如尤在泾所说,“人之伤于寒也,阳气郁而成热,皮肤闭而成实。麻黄轻以去实,辛以散寒,温以行阳,杏仁佐麻黄达肺气、泄皮毛、止喘息。王好古谓其治卫实之药是也。然泄而不收,升而不降,桂枝、甘草虽曰佐之,实以监之耳”。当然,麻黄汤不仅仅只是用于太阳中寒证,还有诸如太阳与阳明合病,太阳病十日未解,太阳病不发汗而致衄,阳明病兼有太阳表实证,伤寒脉浮可发汗等等。但是,麻黄汤的最主要的作用,还是用来治疗太阳中寒证的。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寒证

  麻黄汤

  太阳

  太阳病

  卫阳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