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风 古北口(大结局)

  • 日期:07-26
  • 点击:(1910)




  原创雄关漫道2019.7.14我要分享

  作者:梨花雨王倩

  国军第25师在代理师长杜聿明指挥下撤退至南天门一线,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情知其已经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徐庭瑶立刻命令国军第2师师长黄杰紧急驰援,接替第25师防务。黄杰衔命而动,于3月13日深夜赶到南天门。

  日军第8师团先后和国军3个师缠斗十几天,也已精疲力尽。侦知国军第2师杀到南天门,日军第8师团长西义一命令部队停止进攻。一边巩固阵地,一边请求日本关东军总部派兵增援。

  

  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不愧为一代名将,趁此机会谋篇布局。扩建北平至密云的公路,架设各层级通信线路,抢修、加固一线、二线防御阵地,成立别动队夜袭日军。在几十次夜袭中,竟然击毙了日军第8师团第8联队长三宅总弥。

  古北口战局稳定。3月23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飞抵北平。3月24日,蒋介石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会议,通报一件事情:前湖南督军张敬尧接受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板垣征四郎30万大洋,准备于4月12日策应日军占领北平。被中方情报部门侦破,就地正法。言外之意告诉参加会议的军政要员:你们都给我老实一点儿,别干这种要钱不要命的事儿!钱是好东西,你却没命花!

  会议结束以后,蒋介石留下徐庭瑶单独谈话。大意是:第19军在上海打得不错(一·二八淞沪抗战),第29军(直系)在喜峰口打得也不错。我让你打红军你不打,吵着嚷着要北上抗日。既然抗日,你就得给我好好抗。打出个样子来,别给中央军丢人。

  

  4月中旬,日本关东军增援部队陆续到达古北口。4月16日早晨,日军第8师团师团长西义一统帅日军第8师团、第6师团、第8旅团、第8骑兵联队以及蒙伪军一部,配合飞机70架,坦克130多辆,向国军第2师防御阵地发起猛烈攻击。

  早在国军第25师与国军第2师交接阵地防务的时候,杜聿明就向黄杰重点强调了南天门阵地制高点八道子楼的作战重要性。八道子楼位居群山之巅,俯视长城内外。射界开阔,可以封锁潮河河谷,控制北密公路。

  黄杰和杜聿明都是黄埔一期出身。黄杰晋级比杜聿明早,年纪比杜聿明大,根本没有把杜聿明放在眼里。黄杰认为八道子楼山高路险,日军拖着笨重的装备爬不上去,仅仅派出一个连队驻守八道子楼要地。

  这个连的连长也是该死!大敌当前不但没有提高警惕枕戈待旦,反而放松军纪纵容小商小贩自由出入买卖。乔装改扮的日军在当地汉奸带领下率先攻占八道子楼,将该连连长及其连部人员打死在麻将桌前。

  

  八道子楼失守,战况急转直下。黄杰在徐庭瑶严令之下组织部队夺取八道子楼,边打边懊悔得直想抹脖子上吊——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听小杜的话啊!

  国军第2师伤亡1500多人,仍然没有拿下作战要地八道子楼。其他阵地苦苦支撑,拼尽全力也无法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

  国军第2师先后击退日军4次进攻,双方均伤亡惨重。一股日军从国军421.2高地迂回至大小兴开岭实施偷袭,被中国军队击溃。4月24日早晨,日军集中兵力向国军421.2高地发起进攻。战至上午十时左右,421.2高地失守。

  国军第2师将士与日军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反复争夺,拼死抵抗。激战至4月25日,国军第2师歼敌3000人左右,自己也伤亡6000多人。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明白发恨当不得炮弹用,赶紧命令刘戡国军第83师接替黄杰第2师的防务。

  

  刘戡第83师,是国军第17军装备最精良的部队。全师多人,清一色德式武器。士兵们统一佩戴德军M35钢盔,不怕日军飞机、重炮炸起的石块崩破头。日军占领八道子楼以后,将山炮等重武器搬上山顶。居高临下,战场态势尽收眼底。

  国军第83师一上阵地,就遭到日军的精准炮击。在观察哨的直视引导下,日军飞机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哪里的国军士兵密集,它们就出现在哪里。日军士兵也在坦克掩护下,向国军第83师阵地疯狂进攻。

  巧媳妇熬不出来没米的粥!国军第83师将士虽然能拼能打,却架不住没有反坦克武器。两军阵前,中国军人完全是在用血肉之躯与日军铁甲战车进行大比拼。从4月28日到5月上旬,国军第83师在372高地、425高地、车头峪、大小兴开岭、上堡子、笔架山、香水峪等地与日军殊死搏斗。

  刘戡师长甚至把卫生兵、通讯兵组织起来投入战斗,仍然抵挡不住日军攻势如潮。眼看着几天前还整编满员、士气高昂的部队被打得残缺不全,刘戡的心理扛不住了。疼惜、自责地拔枪自杀,被参谋长符昭骞拼命夺下。

  刘戡十八岁考入黄埔军校,少年得志,是响当当的黄埔一期优秀毕业生。1933年被蒋介石任命为国军第83师师长,跟随卫立煌攻入中国工农红军大别山根据地中心区域。卫立煌评价其为:一个脑子一根筋的神经。

  

  性格决定命运!刘戡1948年2月率领国军第27师、国军第90师两个整编师在陕北宜川博弈彭德怀将军所部,于宜川瓦子街一线兵败自杀,时年42岁。

  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闻听刘戡想要自杀的消息,心生怜惜。刘戡尽管脑子一根筋,却也是一个实诚孩子。蒋介石看在眼睛里面,喜欢得不得了。卫立煌捧在手心里面,拿着当块宝儿。要是自杀在自己麾下,这口黑锅还不得背一辈子啊!徐庭瑶赶紧打发军部得力人员跑去安慰,好说歹说才劝得刘戡不打算死了。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国军第17军具备作战能力的人员全体上阵。哪里被日军攻破就往哪里填补,打到后来也没有各师严格意义上的防线了。勉强支撑到5月11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会长何应钦,向国军第17军下达撤退命令。

  5月19日,国军第17军撤至顺义北苑,长城古北口战役结束。长城古北口战役(3月10日至5月19日)历时70天,中国军队伤亡多人,歼灭日军7000多人。

  铁血壮歌,永载史册。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梨花雨王倩

  国军第25师在代理师长杜聿明指挥下撤退至南天门一线,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情知其已经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徐庭瑶立刻命令国军第2师师长黄杰紧急驰援,接替第25师防务。黄杰衔命而动,于3月13日深夜赶到南天门。

  日军第8师团先后和国军3个师缠斗十几天,也已精疲力尽。侦知国军第2师杀到南天门,日军第8师团长西义一命令部队停止进攻。一边巩固阵地,一边请求日本关东军总部派兵增援。

  

  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不愧为一代名将,趁此机会谋篇布局。扩建北平至密云的公路,架设各层级通信线路,抢修、加固一线、二线防御阵地,成立别动队夜袭日军。在几十次夜袭中,竟然击毙了日军第8师团第8联队长三宅总弥。

  古北口战局稳定。3月23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飞抵北平。3月24日,蒋介石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会议,通报一件事情:前湖南督军张敬尧接受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板垣征四郎30万大洋,准备于4月12日策应日军占领北平。被中方情报部门侦破,就地正法。言外之意告诉参加会议的军政要员:你们都给我老实一点儿,别干这种要钱不要命的事儿!钱是好东西,你却没命花!

  会议结束以后,蒋介石留下徐庭瑶单独谈话。大意是:第19军在上海打得不错(一·二八淞沪抗战),第29军(直系)在喜峰口打得也不错。我让你打红军你不打,吵着嚷着要北上抗日。既然抗日,你就得给我好好抗。打出个样子来,别给中央军丢人。

  

  4月中旬,日本关东军增援部队陆续到达古北口。4月16日早晨,日军第8师团师团长西义一统帅日军第8师团、第6师团、第8旅团、第8骑兵联队以及蒙伪军一部,配合飞机70架,坦克130多辆,向国军第2师防御阵地发起猛烈攻击。

  早在国军第25师与国军第2师交接阵地防务的时候,杜聿明就向黄杰重点强调了南天门阵地制高点八道子楼的作战重要性。八道子楼位居群山之巅,俯视长城内外。射界开阔,可以封锁潮河河谷,控制北密公路。

  黄杰和杜聿明都是黄埔一期出身。黄杰晋级比杜聿明早,年纪比杜聿明大,根本没有把杜聿明放在眼里。黄杰认为八道子楼山高路险,日军拖着笨重的装备爬不上去,仅仅派出一个连队驻守八道子楼要地。

  这个连的连长也是该死!大敌当前不但没有提高警惕枕戈待旦,反而放松军纪纵容小商小贩自由出入买卖。乔装改扮的日军在当地汉奸带领下率先攻占八道子楼,将该连连长及其连部人员打死在麻将桌前。

  

  八道子楼失守,战况急转直下。黄杰在徐庭瑶严令之下组织部队夺取八道子楼,边打边懊悔得直想抹脖子上吊——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听小杜的话啊!

  国军第2师伤亡1500多人,仍然没有拿下作战要地八道子楼。其他阵地苦苦支撑,拼尽全力也无法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

  国军第2师先后击退日军4次进攻,双方均伤亡惨重。一股日军从国军421.2高地迂回至大小兴开岭实施偷袭,被中国军队击溃。4月24日早晨,日军集中兵力向国军421.2高地发起进攻。战至上午十时左右,421.2高地失守。

  国军第2师将士与日军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反复争夺,拼死抵抗。激战至4月25日,国军第2师歼敌3000人左右,自己也伤亡6000多人。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明白发恨当不得炮弹用,赶紧命令刘戡国军第83师接替黄杰第2师的防务。

  

  刘戡第83师,是国军第17军装备最精良的部队。全师多人,清一色德式武器。士兵们统一佩戴德军M35钢盔,不怕日军飞机、重炮炸起的石块崩破头。日军占领八道子楼以后,将山炮等重武器搬上山顶。居高临下,战场态势尽收眼底。

  国军第83师一上阵地,就遭到日军的精准炮击。在观察哨的直视引导下,日军飞机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哪里的国军士兵密集,它们就出现在哪里。日军士兵也在坦克掩护下,向国军第83师阵地疯狂进攻。

  巧媳妇熬不出来没米的粥!国军第83师将士虽然能拼能打,却架不住没有反坦克武器。两军阵前,中国军人完全是在用血肉之躯与日军铁甲战车进行大比拼。从4月28日到5月上旬,国军第83师在372高地、425高地、车头峪、大小兴开岭、上堡子、笔架山、香水峪等地与日军殊死搏斗。

  刘戡师长甚至把卫生兵、通讯兵组织起来投入战斗,仍然抵挡不住日军攻势如潮。眼看着几天前还整编满员、士气高昂的部队被打得残缺不全,刘戡的心理扛不住了。疼惜、自责地拔枪自杀,被参谋长符昭骞拼命夺下。

  刘戡十八岁考入黄埔军校,少年得志,是响当当的黄埔一期优秀毕业生。1933年被蒋介石任命为国军第83师师长,跟随卫立煌攻入中国工农红军大别山根据地中心区域。卫立煌评价其为:一个脑子一根筋的神经。

  

  性格决定命运!刘戡1948年2月率领国军第27师、国军第90师两个整编师在陕北宜川博弈彭德怀将军所部,于宜川瓦子街一线兵败自杀,时年42岁。

  国军第17军军长徐庭瑶闻听刘戡想要自杀的消息,心生怜惜。刘戡尽管脑子一根筋,却也是一个实诚孩子。蒋介石看在眼睛里面,喜欢得不得了。卫立煌捧在手心里面,拿着当块宝儿。要是自杀在自己麾下,这口黑锅还不得背一辈子啊!徐庭瑶赶紧打发军部得力人员跑去安慰,好说歹说才劝得刘戡不打算死了。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国军第17军具备作战能力的人员全体上阵。哪里被日军攻破就往哪里填补,打到后来也没有各师严格意义上的防线了。勉强支撑到5月11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会长何应钦,向国军第17军下达撤退命令。

  5月19日,国军第17军撤至顺义北苑,长城古北口战役结束。长城古北口战役(3月10日至5月19日)历时70天,中国军队伤亡多人,歼灭日军7000多人。

  铁血壮歌,永载史册。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