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02)

  • 日期:07-29
  • 点击:(1793)


  前情回顾:来宝收到丽萍转账的钱马上给福安送来。把钱给了福安后去找母亲,母亲说福安生病是报应,恰巧被六嫂听见,她随即大骂起来。

  上一章? ? 矛盾不断

  第二百零二章? 努力

  听着六嫂这么骂,雪兰也忍不住了,她不甘示弱地还击道:"你这个心机女,还嫌害我不够多吗?"

  "说话可得有证据,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了?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母亲!"说完,六嫂还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在地。

  "主啊,快来帮我声张正义吧!"雪兰又用惯有的方式向主求助,她马上双手合十,又不知道在默默地念叨着什么。

  见雪兰又是这副模样,六嫂毫不客气地对来宝说:"来宝,你现在看见你母亲是怎样的人了吧?其实就是因为她去学耶稣,你哥才发病的。我现在有言在先,假如以后她在家还是念这些邪门的东西,我就要把她从这个家里轰出去。"

  "嫂子,老人上了年纪,难免犯糊涂,你就多包容一下吧!"来宝不想让一家人闹得水火不容,便如此开导六嫂。

  六嫂听了脸露凶光,生气地说:"来宝,就因为你纵容你母亲,她才这样非要我和你哥不好过的。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把她接到你家去,或者你另外建一栋房子给她一个人住。"

  听了嫂子的话,来宝被气得脸色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调和这拔剑弩张的局势。唉,母亲执迷不悔,嫂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这块夹心饼干好为难。

  "嫂子,我已把借来的一万块钱交给我哥,你还是回去帮我哥收拾收拾东西,让他早点去住院吧!"不得已中,来宝主动示弱。

  六嫂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雪兰,又吐了几口唾沫,才气嘟嘟地回去了。

  看着六嫂远去的身影,雪兰也颇为气愤地执着来宝说:"来宝,我养你那么大,你还从来不曾给过一万块钱我,对你哥出手却这么大方,你咋能这么瞧不起我呢?"

  "妈,我哥不是病了吗?我能忍心看着他无钱医治吗?"此刻的来宝觉得特别委屈,明明上次雪兰病了住院她也付了六千块钱的医药费,并且还为此遭家婆指责,可如今母亲却在埋怨她。

  雪兰的抱怨就如同那滔滔江水,她仍然口不择言地说:"好,你们都看不起我,不把我当母亲。从现在起我们的情分就断了,以后我不再指望你,你也不用惦记我,我们两清了。"

  "妈,你知道不?因为你是我妈,我可以不计较你说过什么话。但我嫂子就不同了,她会记得你说得太过分的每一句话。所以,我求你以后说话时要好好想想再出口,行吗?"来宝知道娘家不和,自己在婆家就会被看不起,所以她希望母亲有所收敛。

  听了来宝的话,雪兰再次板起脸孔说:"来宝,既然你也向着你哥他们嫌弃我,以后就当你没有母亲吧!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我那些姐妹了。"

  来宝觉得和母亲再争辩毫无意义,她便无奈地对母亲说:"妈,时间不早,我得回去了。"

  "回去吧!免得在这里给我添堵!"雪兰的话语里没有一点理解女儿的成分。

  来宝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阴郁,脚步沉重。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和大哥会像刺猬一样,不是远离就是相互伤害。

  也许出身就像一条河流,上游的浑浊也会影响下游的清澈。本来来宝嫁给小张,除了他有过一次婚姻外,其他都无可挑剔。可沉醉在幸福中的她总会被娘家那一地鸡毛搅得兵荒马乱。这时候,她总算明白两个妹妹之所以会不顾贫穷都要选择远嫁,就是为了远离娘家的是是非非。

  到底该怎么办呢?来宝好狠自己的无能,她想,若是自己有能力,自己一定会将娘家那日积月累的矛盾一点一滴地化解的。

  虽然如今母亲口口声声说以后就不指望来宝了,但在来宝的心中,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毕竟,哥哥和母亲长期不和,而且他还担负着一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大家庭,如今又被疾病缠身。

  此刻的来宝觉得自己无比的孤独无助,她心里的苦和无奈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若是可以,她真想找一个地方淋漓痛快地大哭一场。

  可是哭能解决问题吗?显然不能。这时,来宝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唯有坚强起来,才能让以后的路越走越宽。当然,眼下她要付诸行动的就是努力挣钱,否则一切都是瞎扯淡。

  就这样,来宝变得更自律了。明明知道家婆瞧不起自己,可她总是假装不知道,不仅家务抢着干,而且每次吃了早饭要去看店时,她总会非常嘴甜地对家婆说:"妈,我出发去看店了。"

  "去吧,家里有我呢!"冲着来宝对自己日复一日地尊重,小张妈对来宝的敌意慢慢减弱。

  看着这一喜人的改变,最高兴就数小张了。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娶到来宝这位通情达理而又心地善良的妻子。如此,他赚钱的劲头更足了。他不仅对顾客更热情,还把想要扩大经营的想法对来宝和盘托出。

  来宝听了小张的设想,她举双手赞成。因为她比小张更需要钱,去填娘家那个无底洞。这些天,虽然她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大哥,可又不敢流露出来。毕竟,为了不让借钱的事扰得自己的世界兵荒马乱,大哥生病这事,她对小张只字不提。

  当然,来宝也从来不放弃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听说小镇上有小型绣花厂,专门在婚纱上按照图样手工缝上不同的珠子,缝好一件有一百多钱的加工费,熟手后三天就能缝一件,而且可以领回家加工。来宝就提早半个小时到镇上,亲自到绣花厂学习样板,学好样板后领回店里,趁没有顾客光临的时候争分夺秒地手工缝婚纱。

  到了晚上,来宝把所有的家务活干完之后。家婆、小张带着孩子都坐在大厅里津津有味地看电视,她独自一人走进房间,拿出婚纱铺在床上,拉过一张小板凳坐下,低着头在一针一线地缝着珠子。这一刻,她觉得她努力在缝的不是珠子,而是希望。

  

  5

  96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9

  

  字数 2082

  前情回顾:来宝收到丽萍转账的钱马上给福安送来。把钱给了福安后去找母亲,母亲说福安生病是报应,恰巧被六嫂听见,她随即大骂起来。

  上一章? ? 矛盾不断

  第二百零二章? 努力

  听着六嫂这么骂,雪兰也忍不住了,她不甘示弱地还击道:"你这个心机女,还嫌害我不够多吗?"

  "说话可得有证据,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了?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母亲!"说完,六嫂还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在地。

  "主啊,快来帮我声张正义吧!"雪兰又用惯有的方式向主求助,她马上双手合十,又不知道在默默地念叨着什么。

  见雪兰又是这副模样,六嫂毫不客气地对来宝说:"来宝,你现在看见你母亲是怎样的人了吧?其实就是因为她去学耶稣,你哥才发病的。我现在有言在先,假如以后她在家还是念这些邪门的东西,我就要把她从这个家里轰出去。"

  "嫂子,老人上了年纪,难免犯糊涂,你就多包容一下吧!"来宝不想让一家人闹得水火不容,便如此开导六嫂。

  六嫂听了脸露凶光,生气地说:"来宝,就因为你纵容你母亲,她才这样非要我和你哥不好过的。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把她接到你家去,或者你另外建一栋房子给她一个人住。"

  听了嫂子的话,来宝被气得脸色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调和这拔剑弩张的局势。唉,母亲执迷不悔,嫂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这块夹心饼干好为难。

  "嫂子,我已把借来的一万块钱交给我哥,你还是回去帮我哥收拾收拾东西,让他早点去住院吧!"不得已中,来宝主动示弱。

  六嫂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雪兰,又吐了几口唾沫,才气嘟嘟地回去了。

  看着六嫂远去的身影,雪兰也颇为气愤地执着来宝说:"来宝,我养你那么大,你还从来不曾给过一万块钱我,对你哥出手却这么大方,你咋能这么瞧不起我呢?"

  "妈,我哥不是病了吗?我能忍心看着他无钱医治吗?"此刻的来宝觉得特别委屈,明明上次雪兰病了住院她也付了六千块钱的医药费,并且还为此遭家婆指责,可如今母亲却在埋怨她。

  雪兰的抱怨就如同那滔滔江水,她仍然口不择言地说:"好,你们都看不起我,不把我当母亲。从现在起我们的情分就断了,以后我不再指望你,你也不用惦记我,我们两清了。"

  "妈,你知道不?因为你是我妈,我可以不计较你说过什么话。但我嫂子就不同了,她会记得你说得太过分的每一句话。所以,我求你以后说话时要好好想想再出口,行吗?"来宝知道娘家不和,自己在婆家就会被看不起,所以她希望母亲有所收敛。

  听了来宝的话,雪兰再次板起脸孔说:"来宝,既然你也向着你哥他们嫌弃我,以后就当你没有母亲吧!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我那些姐妹了。"

  来宝觉得和母亲再争辩毫无意义,她便无奈地对母亲说:"妈,时间不早,我得回去了。"

  "回去吧!免得在这里给我添堵!"雪兰的话语里没有一点理解女儿的成分。

  来宝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阴郁,脚步沉重。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和大哥会像刺猬一样,不是远离就是相互伤害。

  也许出身就像一条河流,上游的浑浊也会影响下游的清澈。本来来宝嫁给小张,除了他有过一次婚姻外,其他都无可挑剔。可沉醉在幸福中的她总会被娘家那一地鸡毛搅得兵荒马乱。这时候,她总算明白两个妹妹之所以会不顾贫穷都要选择远嫁,就是为了远离娘家的是是非非。

  到底该怎么办呢?来宝好狠自己的无能,她想,若是自己有能力,自己一定会将娘家那日积月累的矛盾一点一滴地化解的。

  虽然如今母亲口口声声说以后就不指望来宝了,但在来宝的心中,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毕竟,哥哥和母亲长期不和,而且他还担负着一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大家庭,如今又被疾病缠身。

  此刻的来宝觉得自己无比的孤独无助,她心里的苦和无奈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若是可以,她真想找一个地方淋漓痛快地大哭一场。

  可是哭能解决问题吗?显然不能。这时,来宝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唯有坚强起来,才能让以后的路越走越宽。当然,眼下她要付诸行动的就是努力挣钱,否则一切都是瞎扯淡。

  就这样,来宝变得更自律了。明明知道家婆瞧不起自己,可她总是假装不知道,不仅家务抢着干,而且每次吃了早饭要去看店时,她总会非常嘴甜地对家婆说:"妈,我出发去看店了。"

  "去吧,家里有我呢!"冲着来宝对自己日复一日地尊重,小张妈对来宝的敌意慢慢减弱。

  看着这一喜人的改变,最高兴就数小张了。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娶到来宝这位通情达理而又心地善良的妻子。如此,他赚钱的劲头更足了。他不仅对顾客更热情,还把想要扩大经营的想法对来宝和盘托出。

  来宝听了小张的设想,她举双手赞成。因为她比小张更需要钱,去填娘家那个无底洞。这些天,虽然她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大哥,可又不敢流露出来。毕竟,为了不让借钱的事扰得自己的世界兵荒马乱,大哥生病这事,她对小张只字不提。

  当然,来宝也从来不放弃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听说小镇上有小型绣花厂,专门在婚纱上按照图样手工缝上不同的珠子,缝好一件有一百多钱的加工费,熟手后三天就能缝一件,而且可以领回家加工。来宝就提早半个小时到镇上,亲自到绣花厂学习样板,学好样板后领回店里,趁没有顾客光临的时候争分夺秒地手工缝婚纱。

  到了晚上,来宝把所有的家务活干完之后。家婆、小张带着孩子都坐在大厅里津津有味地看电视,她独自一人走进房间,拿出婚纱铺在床上,拉过一张小板凳坐下,低着头在一针一线地缝着珠子。这一刻,她觉得她努力在缝的不是珠子,而是希望。

  

  5

  前情回顾:来宝收到丽萍转账的钱马上给福安送来。把钱给了福安后去找母亲,母亲说福安生病是报应,恰巧被六嫂听见,她随即大骂起来。

  上一章? ? 矛盾不断

  第二百零二章? 努力

  听着六嫂这么骂,雪兰也忍不住了,她不甘示弱地还击道:"你这个心机女,还嫌害我不够多吗?"

  "说话可得有证据,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了?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母亲!"说完,六嫂还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在地。

  "主啊,快来帮我声张正义吧!"雪兰又用惯有的方式向主求助,她马上双手合十,又不知道在默默地念叨着什么。

  见雪兰又是这副模样,六嫂毫不客气地对来宝说:"来宝,你现在看见你母亲是怎样的人了吧?其实就是因为她去学耶稣,你哥才发病的。我现在有言在先,假如以后她在家还是念这些邪门的东西,我就要把她从这个家里轰出去。"

  "嫂子,老人上了年纪,难免犯糊涂,你就多包容一下吧!"来宝不想让一家人闹得水火不容,便如此开导六嫂。

  六嫂听了脸露凶光,生气地说:"来宝,就因为你纵容你母亲,她才这样非要我和你哥不好过的。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把她接到你家去,或者你另外建一栋房子给她一个人住。"

  听了嫂子的话,来宝被气得脸色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调和这拔剑弩张的局势。唉,母亲执迷不悔,嫂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这块夹心饼干好为难。

  "嫂子,我已把借来的一万块钱交给我哥,你还是回去帮我哥收拾收拾东西,让他早点去住院吧!"不得已中,来宝主动示弱。

  六嫂恶狠狠地盯了一眼雪兰,又吐了几口唾沫,才气嘟嘟地回去了。

  看着六嫂远去的身影,雪兰也颇为气愤地执着来宝说:"来宝,我养你那么大,你还从来不曾给过一万块钱我,对你哥出手却这么大方,你咋能这么瞧不起我呢?"

  "妈,我哥不是病了吗?我能忍心看着他无钱医治吗?"此刻的来宝觉得特别委屈,明明上次雪兰病了住院她也付了六千块钱的医药费,并且还为此遭家婆指责,可如今母亲却在埋怨她。

  雪兰的抱怨就如同那滔滔江水,她仍然口不择言地说:"好,你们都看不起我,不把我当母亲。从现在起我们的情分就断了,以后我不再指望你,你也不用惦记我,我们两清了。"

  "妈,你知道不?因为你是我妈,我可以不计较你说过什么话。但我嫂子就不同了,她会记得你说得太过分的每一句话。所以,我求你以后说话时要好好想想再出口,行吗?"来宝知道娘家不和,自己在婆家就会被看不起,所以她希望母亲有所收敛。

  听了来宝的话,雪兰再次板起脸孔说:"来宝,既然你也向着你哥他们嫌弃我,以后就当你没有母亲吧!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我那些姐妹了。"

  来宝觉得和母亲再争辩毫无意义,她便无奈地对母亲说:"妈,时间不早,我得回去了。"

  "回去吧!免得在这里给我添堵!"雪兰的话语里没有一点理解女儿的成分。

  来宝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阴郁,脚步沉重。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和大哥会像刺猬一样,不是远离就是相互伤害。

  也许出身就像一条河流,上游的浑浊也会影响下游的清澈。本来来宝嫁给小张,除了他有过一次婚姻外,其他都无可挑剔。可沉醉在幸福中的她总会被娘家那一地鸡毛搅得兵荒马乱。这时候,她总算明白两个妹妹之所以会不顾贫穷都要选择远嫁,就是为了远离娘家的是是非非。

  到底该怎么办呢?来宝好狠自己的无能,她想,若是自己有能力,自己一定会将娘家那日积月累的矛盾一点一滴地化解的。

  虽然如今母亲口口声声说以后就不指望来宝了,但在来宝的心中,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亲。毕竟,哥哥和母亲长期不和,而且他还担负着一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大家庭,如今又被疾病缠身。

  此刻的来宝觉得自己无比的孤独无助,她心里的苦和无奈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若是可以,她真想找一个地方淋漓痛快地大哭一场。

  可是哭能解决问题吗?显然不能。这时,来宝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唯有坚强起来,才能让以后的路越走越宽。当然,眼下她要付诸行动的就是努力挣钱,否则一切都是瞎扯淡。

  就这样,来宝变得更自律了。明明知道家婆瞧不起自己,可她总是假装不知道,不仅家务抢着干,而且每次吃了早饭要去看店时,她总会非常嘴甜地对家婆说:"妈,我出发去看店了。"

  "去吧,家里有我呢!"冲着来宝对自己日复一日地尊重,小张妈对来宝的敌意慢慢减弱。

  看着这一喜人的改变,最高兴就数小张了。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娶到来宝这位通情达理而又心地善良的妻子。如此,他赚钱的劲头更足了。他不仅对顾客更热情,还把想要扩大经营的想法对来宝和盘托出。

  来宝听了小张的设想,她举双手赞成。因为她比小张更需要钱,去填娘家那个无底洞。这些天,虽然她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大哥,可又不敢流露出来。毕竟,为了不让借钱的事扰得自己的世界兵荒马乱,大哥生病这事,她对小张只字不提。

  当然,来宝也从来不放弃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听说小镇上有小型绣花厂,专门在婚纱上按照图样手工缝上不同的珠子,缝好一件有一百多钱的加工费,熟手后三天就能缝一件,而且可以领回家加工。来宝就提早半个小时到镇上,亲自到绣花厂学习样板,学好样板后领回店里,趁没有顾客光临的时候争分夺秒地手工缝婚纱。

  到了晚上,来宝把所有的家务活干完之后。家婆、小张带着孩子都坐在大厅里津津有味地看电视,她独自一人走进房间,拿出婚纱铺在床上,拉过一张小板凳坐下,低着头在一针一线地缝着珠子。这一刻,她觉得她努力在缝的不是珠子,而是希望。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