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花式“约炮”

  • 日期:08-02
  • 点击:(1687)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为一个资深“约炮”专家,我来讲讲小时候相约玩鞭炮(此之谓“约炮”也,失望的话就不必再看)的话题。

  俗语有云:“年来到,年来到,丫头要花,小子要炮……”鞭炮对男孩的吸引力是无可替代的,它非常刺激,可以极大地满足男孩的冒险和炫耀心理。

  我们那时的鞭炮极少,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种五百响的鞭炮――个头很小、通体红色、用蜡纸板正地包裹着。我很珍惜这小小的炮仗,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拆下来单独燃放。

  我通常都是把它捏在手里、点着炮捻后再迅速抛向空中、小炮在干冷的空气中炸响、清脆的声音传出老远……

  而每年十二点燃放的那挂长鞭炮,简直就是虔诚的宗教仪式。父亲老早就用长杆把鞭炮挂好,预备好火柴。待到晚会主持人开始倒数五秒的时刻、父亲也聚精会神地盯准启封的一头,鞭炮就在十二点准时炸响!一瞬间,我的耳膜嗡嗡作响、硝烟的香味传入鼻孔、一家人的脸在电光中分外灿烂……几乎同时,邻居的鞭炮、其它村子的鞭炮一齐响起来,就像酣战的沙场、又如沸腾的波涛……

  “咱家今年的鞭炮格外响、响的时间格外长……”父亲每年都不忘这样说,其实他不知道:每年的鞭炮我都偷偷截下一块,哪里来的格外响、时间格外长――不过是讨采头、图吉利罢了。

  当时囿于经济实力,家里每年只预备这一挂两千响的长鞭炮和给我玩的那五百响的小炮,让我手痒不已。所以第二天我醒来头一件事就是去院里寻找未曾炸响的哑炮,好再过一次鞭炮瘾……

  后来家里的鞭炮品种逐渐多起来:大地红、电光炮、雷子炮、二踢脚……我手头的炮仗资源也一天天充盈起来,我和小伙伴们开始变着花样消遣、玩乐。

  我们炸过猪粪;把二踢脚放进过耗子窝;我们把鞭炮点着扔进瓶子、看清烟袅袅地从瓶口冒出;我们把炮仗扔在门口、欣赏出来人被吓得目瞪口呆的样子;有一次我鼓动“傻半斤”(外号)把小炮插进他三叔的烟卷,炸得他从凳子上翻落;最亏的一次是我们好几个人上学带炮被老师没收,放进炉子里大家免费听响……

  我和村里的“二犟牛”有点儿小矛盾,于是我在他家门口搭建了一个高塔,把麻雷子冲着他家的驴圈发射了出去……那次我惹了大祸,驴腿被炸瘸,家里只好给人家的驴子治病;二犟牛还时不时地拿着铁锹要打断我的“狗腿”……

  唉,算了,算了,回不去的童年、回味不完的年味……可惜的是:随着城市环保压力的增大和年青人娱乐方式的多元化,“约炮”这项年俗重头戏的戏码正在逐渐削弱。也许,那些燃放鞭炮的乐趣、那些我们熟悉的年俗会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我相信新的、更健康、更进步的年俗一定会出现和完善。只是年轻人,有时间的话你一定要听听我们过去“约炮”的乐趣,比你们现在的“约炮”有意思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泊一段情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5

  2019.07.31 21:38*

  字数 1057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为一个资深“约炮”专家,我来讲讲小时候相约玩鞭炮(此之谓“约炮”也,失望的话就不必再看)的话题。

  俗语有云:“年来到,年来到,丫头要花,小子要炮……”鞭炮对男孩的吸引力是无可替代的,它非常刺激,可以极大地满足男孩的冒险和炫耀心理。

  我们那时的鞭炮极少,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种五百响的鞭炮――个头很小、通体红色、用蜡纸板正地包裹着。我很珍惜这小小的炮仗,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拆下来单独燃放。

  我通常都是把它捏在手里、点着炮捻后再迅速抛向空中、小炮在干冷的空气中炸响、清脆的声音传出老远……

  而每年十二点燃放的那挂长鞭炮,简直就是虔诚的宗教仪式。父亲老早就用长杆把鞭炮挂好,预备好火柴。待到晚会主持人开始倒数五秒的时刻、父亲也聚精会神地盯准启封的一头,鞭炮就在十二点准时炸响!一瞬间,我的耳膜嗡嗡作响、硝烟的香味传入鼻孔、一家人的脸在电光中分外灿烂……几乎同时,邻居的鞭炮、其它村子的鞭炮一齐响起来,就像酣战的沙场、又如沸腾的波涛……

  “咱家今年的鞭炮格外响、响的时间格外长……”父亲每年都不忘这样说,其实他不知道:每年的鞭炮我都偷偷截下一块,哪里来的格外响、时间格外长――不过是讨采头、图吉利罢了。

  当时囿于经济实力,家里每年只预备这一挂两千响的长鞭炮和给我玩的那五百响的小炮,让我手痒不已。所以第二天我醒来头一件事就是去院里寻找未曾炸响的哑炮,好再过一次鞭炮瘾……

  后来家里的鞭炮品种逐渐多起来:大地红、电光炮、雷子炮、二踢脚……我手头的炮仗资源也一天天充盈起来,我和小伙伴们开始变着花样消遣、玩乐。

  我们炸过猪粪;把二踢脚放进过耗子窝;我们把鞭炮点着扔进瓶子、看清烟袅袅地从瓶口冒出;我们把炮仗扔在门口、欣赏出来人被吓得目瞪口呆的样子;有一次我鼓动“傻半斤”(外号)把小炮插进他三叔的烟卷,炸得他从凳子上翻落;最亏的一次是我们好几个人上学带炮被老师没收,放进炉子里大家免费听响……

  我和村里的“二犟牛”有点儿小矛盾,于是我在他家门口搭建了一个高塔,把麻雷子冲着他家的驴圈发射了出去……那次我惹了大祸,驴腿被炸瘸,家里只好给人家的驴子治病;二犟牛还时不时地拿着铁锹要打断我的“狗腿”……

  唉,算了,算了,回不去的童年、回味不完的年味……可惜的是:随着城市环保压力的增大和年青人娱乐方式的多元化,“约炮”这项年俗重头戏的戏码正在逐渐削弱。也许,那些燃放鞭炮的乐趣、那些我们熟悉的年俗会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我相信新的、更健康、更进步的年俗一定会出现和完善。只是年轻人,有时间的话你一定要听听我们过去“约炮”的乐趣,比你们现在的“约炮”有意思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为一个资深“约炮”专家,我来讲讲小时候相约玩鞭炮(此之谓“约炮”也,失望的话就不必再看)的话题。

  俗语有云:“年来到,年来到,丫头要花,小子要炮……”鞭炮对男孩的吸引力是无可替代的,它非常刺激,可以极大地满足男孩的冒险和炫耀心理。

  我们那时的鞭炮极少,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种五百响的鞭炮――个头很小、通体红色、用蜡纸板正地包裹着。我很珍惜这小小的炮仗,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拆下来单独燃放。

  我通常都是把它捏在手里、点着炮捻后再迅速抛向空中、小炮在干冷的空气中炸响、清脆的声音传出老远……

  而每年十二点燃放的那挂长鞭炮,简直就是虔诚的宗教仪式。父亲老早就用长杆把鞭炮挂好,预备好火柴。待到晚会主持人开始倒数五秒的时刻、父亲也聚精会神地盯准启封的一头,鞭炮就在十二点准时炸响!一瞬间,我的耳膜嗡嗡作响、硝烟的香味传入鼻孔、一家人的脸在电光中分外灿烂……几乎同时,邻居的鞭炮、其它村子的鞭炮一齐响起来,就像酣战的沙场、又如沸腾的波涛……

  “咱家今年的鞭炮格外响、响的时间格外长……”父亲每年都不忘这样说,其实他不知道:每年的鞭炮我都偷偷截下一块,哪里来的格外响、时间格外长――不过是讨采头、图吉利罢了。

  当时囿于经济实力,家里每年只预备这一挂两千响的长鞭炮和给我玩的那五百响的小炮,让我手痒不已。所以第二天我醒来头一件事就是去院里寻找未曾炸响的哑炮,好再过一次鞭炮瘾……

  后来家里的鞭炮品种逐渐多起来:大地红、电光炮、雷子炮、二踢脚……我手头的炮仗资源也一天天充盈起来,我和小伙伴们开始变着花样消遣、玩乐。

  我们炸过猪粪;把二踢脚放进过耗子窝;我们把鞭炮点着扔进瓶子、看清烟袅袅地从瓶口冒出;我们把炮仗扔在门口、欣赏出来人被吓得目瞪口呆的样子;有一次我鼓动“傻半斤”(外号)把小炮插进他三叔的烟卷,炸得他从凳子上翻落;最亏的一次是我们好几个人上学带炮被老师没收,放进炉子里大家免费听响……

  我和村里的“二犟牛”有点儿小矛盾,于是我在他家门口搭建了一个高塔,把麻雷子冲着他家的驴圈发射了出去……那次我惹了大祸,驴腿被炸瘸,家里只好给人家的驴子治病;二犟牛还时不时地拿着铁锹要打断我的“狗腿”……

  唉,算了,算了,回不去的童年、回味不完的年味……可惜的是:随着城市环保压力的增大和年青人娱乐方式的多元化,“约炮”这项年俗重头戏的戏码正在逐渐削弱。也许,那些燃放鞭炮的乐趣、那些我们熟悉的年俗会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我相信新的、更健康、更进步的年俗一定会出现和完善。只是年轻人,有时间的话你一定要听听我们过去“约炮”的乐趣,比你们现在的“约炮”有意思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