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13)

  • 日期:08-31
  • 点击:(1938)


  十三 酒醇人美

  ? ? 宣州的酒入口是淡雅沉稳的香,入喉是绵柔醇厚的甜,猝不及防一阵炙烈的烫在体内燃烧,喜欢上时,已是不能自拔的陶醉。

  ? ? 周允桀掌心拂过丝缎般细滑的一抹肌肤,荡漾人心的质感带来的是宿醉后的飘飘然。

  ? ? 眼前红纱帐暖,锦被凝香。

  ? ? 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美人脸凑在他的鼻尖前,“爷,您睡得可好?”

  ? ? 姑娘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嘴角的梨涡旋出迷人的笑,周允桀这才想起了昨晚和袁若峰一起来到宣州,喝酒喝到酒楼都打烊关门了,只好找了青楼继续。

  ? ? 他边笑着自己昨晚的荒唐风流,边想扶着美人肩坐了起来,但姑娘不依不饶,温香软玉地缠住周允桀,压在他身上让他挣脱不得。

  ? ? 宣州地方不大,但酒醇人美。

  ? ? “袁若峰呢?”周允桀并没有要和姑娘较劲儿,乖乖躺着,随口一问,也不知一向正经八百的袁少将军有没有失守宣州温柔乡。

  ? ? 听到这三个字,姑娘立即收敛了笑容。

  ? ? “您说昨晚和您一起来的另一位爷是袁少将军?!”她麻溜地从周允桀身上翻了下来,整了整衣衫,简单挽好了头发,再次确认,“袁家军的袁若峰将军?”

  ? ? 她回想起昨夜见到这两位时,的确觉得他们气宇非凡,和旁人不同,却不曾想到会遇到这么大的主,如果那位在屋外守了一夜的人是袁少将军,那眼下这位躺在她苏绯绯床上的可就更不一般了。

  ? ? “扑通”一声苏绯绯跪了下来,虽然现在还猜不透此人是谁,但劳烦袁将军守夜的定是皇室里地位颇高的人,“袁将军一直在门外守着不曾离开。”

  ? ? 周允桀眼角扫过苏绯绯低眉垂目的侧颜,明白了姑娘真是个聪明人,“舍得放我走了?”

  ? ? “草民不敢,不敢造次。”听到他自称本王,苏绯绯心头又一紧,想起昨晚的云雨之事,她不禁偷偷瞄向床上的主子,没曾想到她苏绯绯石榴裙下会曾臣服过这样地位的爷,她开心得就差笑出声来了。

  ? ? “让袁若峰给本王置一身干净的行头来。”周允桀知道她在想什么,那娇俏的眼角眉梢都染兴喜的绯色。

  ? ? 苏绯绯正在发呆,回味昨晚自己的好身手,还有这位爷的好滋味。

  ? ? “还不快去。”周允桀稍有些不耐烦,手臂半支起了身体,丝质的纯白底衣敞着胸襟,露出他精瘦但也健硕的身体。

  ? ? 苏绯绯应了一声,赶紧地朝门口挪步,门口却已不见袁若峰的影子。待她走到长廊时,一个身影从屋顶翻身落下,无声无息站在了她身后。

  ? ? “我家主子可是醒了?”

  ? ? “你真是吓死人了。”苏绯绯拍着心口,转身看着不知何时站在她背后的袁若峰,“袁将军,你家主子让你去给他置办一身干净的行头。”定了神后苏绯绯才记得规规矩矩向袁若峰行了万福。

  ? ? 说好不露身份的,这个昭王……袁若峰知道自己又被无情地出卖了,半夜私自离营,喝酒逛窑子,这要是传到他爹耳朵里又不知道要怎么罚他。而且他的殿下也说了,没打算回京城去,要在这里玩着,照这么玩下去,他袁若峰应该不是战死沙场的,而是被军法处置的吧。

  ? ? “将军?”苏绯绯看着犯愣的袁若峰,“袁将军?”

  ? ? 袁若峰缓了过来,“我这就去,里面的爷你好生伺候着。”

  ? ? “那可不可以劳烦将军告诉奴婢,里面那位主子是谁?”她笑得妩媚又讨好,甜到人心坎里。

  ? ? 主子能出卖他,他可不敢随便把主子的名号说出来,想了半天才凑近她耳畔,“西梁是他家的天下。”收回来时,满鼻腔里都是姑娘好闻的胭脂香,猝不及防心里一阵燥热涌过。

  ? ? 苏绯绯一口气吸进去,半天才吐出来,眼睛圆睁,瞪着袁若峰,见他就要转身离开。

  ? ? “将军留步。”她脆生生的唤穿透袁若峰的耳朵,牵绊住他的脚步。

  ? ? “何事?”他戛然停步,微微侧首,强装镇定,掩饰着自己乱跳的心。

  ? ? “小女子不知羞耻,斗胆替宣州百姓谢过将军和袁家军多年来保全边疆安宁。”她甜声软语的话让袁若峰本就不安生的心,竟是漏跳了一拍,女人真是比千军万马还厉害。

  ? ? 宣州是西梁最北边的城池,最容易被外族侵扰,边疆一破,这里就是整个西梁第一个遭到涂炭的地方,虽然战争不光是为了百姓的安居乐业,但如今能听到一个女子这样的言语和心境,怎么不让人动容。

  ? ? 袁若峰转身作揖,英挺正气的脸上泛起一抹阳光般温暖耀眼的笑,这才转身直奔宣州中心的商街而去。

  ? ? 第二次光顾整个宣州最大的绸缎庄,老板也已是认出了这位出手阔绰的主顾。

  ? ? 袁若峰反正对衣服什么的也不懂,上次就让老板置办了一套最好的行头,没多说什么,给了银子就走,这可是所有商家最最喜欢的顾客了。

  ? ? 老板满脸堆笑,作揖把袁若峰迎了进来,这偏远的宣州要遇到这样的达官贵人可是难得的,何况隔了一日就又见了。

  ? ? “和上次一样。”袁若峰没有多说,取出银子往柜台上一放,负手而立等着取货。

  ? ? 老板打发了伙计去后面店铺置办,自己从柜台里面拿出了一个整整齐齐的纸包,“这位爷,这是宣州,也可以说是整个西梁最好的丝绸,好几年才出品这些,堪比皇家贡品啊!”

  ? ? 袁若峰听到这些话头脑就开始犯晕,他知道老板只是想把这货卖给他,这必定是极贵又不好卖出去的存货。

  ? ? 见袁若峰不为所动,老板打开了油纸包,只见里面叠着一小方水蓝色的布料,颜色干净纯正,“这是宣州特有的冰水丝。”

  ? ? 这是女人喜欢的东西,袁若峰不甚了解,但冰水丝的名声他倒是听过。

  ? ? 宣州夏天酷热,才会有这样一种轻薄至极,贴身穿轻若无物,又不透露肌肤的丝绸,因工艺繁复难得,原本就是宣州达观贵人才能拥有的,后被被传入宫中,深得后宫嫔妃,皇家闺秀喜爱,成了皇家御用之物,民间就愈加难得了。

  ? ?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马上就是她的及笄之礼,自己和昭王都不会回去,陪伴在她身边,她定然是伤心不已,如果派了人借昭王的名义送了礼物回去,她心里应该会好过些吧?

  ? ? “你这么小方布料怕是只能做帕子吧。”袁若峰说着,往冰水丝上望去,一阵微风经过,它居然能漾出如水波纹。

  ? ? 老板轻轻一笑,手指轻提,一小方布料一下子被抖开好几尺宽,在空中几乎透明无物。

  ? ? 袁若峰伸手去摸,在手里真的如云般轻柔细腻,而且贴上肌肤的地方呈现干净的水蓝色,一点都看不见肌肤本身,这个东西任哪个女孩子见了都会喜欢的,妹子温婉的笑已经浮现在他眼前。

  ? ? 刚想和老板买下此物时,身后一抹山一样的阴影笼了下来,随之一股压迫人心的气场充斥了整个绸缎庄,老板的脸色也“唰”地白了下来。

  ? ? 袁若峰回头看见了一个比他还要高半头的魁梧男子,挺拔如松地站在了他身后,五官轮廓如刀削斧刻般端正硬朗,腰间一柄重剑连着剑鞘一同用黑布裹着,但依旧杀气凝重,定是嗜血无数之利器。

  ? ? 他漠视世间万物的眸子里只有老板手上那匹冰水丝。

  

  小爷瑾瑾

  0.1

  字数 2484

  十三 酒醇人美

  ? ? 宣州的酒入口是淡雅沉稳的香,入喉是绵柔醇厚的甜,猝不及防一阵炙烈的烫在体内燃烧,喜欢上时,已是不能自拔的陶醉。

  ? ? 周允桀掌心拂过丝缎般细滑的一抹肌肤,荡漾人心的质感带来的是宿醉后的飘飘然。

  ? ? 眼前红纱帐暖,锦被凝香。

  ? ? 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美人脸凑在他的鼻尖前,“爷,您睡得可好?”

  ? ? 姑娘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嘴角的梨涡旋出迷人的笑,周允桀这才想起了昨晚和袁若峰一起来到宣州,喝酒喝到酒楼都打烊关门了,只好找了青楼继续。

  ? ? 他边笑着自己昨晚的荒唐风流,边想扶着美人肩坐了起来,但姑娘不依不饶,温香软玉地缠住周允桀,压在他身上让他挣脱不得。

  ? ? 宣州地方不大,但酒醇人美。

  ? ? “袁若峰呢?”周允桀并没有要和姑娘较劲儿,乖乖躺着,随口一问,也不知一向正经八百的袁少将军有没有失守宣州温柔乡。

  ? ? 听到这三个字,姑娘立即收敛了笑容。

  ? ? “您说昨晚和您一起来的另一位爷是袁少将军?!”她麻溜地从周允桀身上翻了下来,整了整衣衫,简单挽好了头发,再次确认,“袁家军的袁若峰将军?”

  ? ? 她回想起昨夜见到这两位时,的确觉得他们气宇非凡,和旁人不同,却不曾想到会遇到这么大的主,如果那位在屋外守了一夜的人是袁少将军,那眼下这位躺在她苏绯绯床上的可就更不一般了。

  ? ? “扑通”一声苏绯绯跪了下来,虽然现在还猜不透此人是谁,但劳烦袁将军守夜的定是皇室里地位颇高的人,“袁将军一直在门外守着不曾离开。”

  ? ? 周允桀眼角扫过苏绯绯低眉垂目的侧颜,明白了姑娘真是个聪明人,“舍得放我走了?”

  ? ? “草民不敢,不敢造次。”听到他自称本王,苏绯绯心头又一紧,想起昨晚的云雨之事,她不禁偷偷瞄向床上的主子,没曾想到她苏绯绯石榴裙下会曾臣服过这样地位的爷,她开心得就差笑出声来了。

  ? ? “让袁若峰给本王置一身干净的行头来。”周允桀知道她在想什么,那娇俏的眼角眉梢都染兴喜的绯色。

  ? ? 苏绯绯正在发呆,回味昨晚自己的好身手,还有这位爷的好滋味。

  ? ? “还不快去。”周允桀稍有些不耐烦,手臂半支起了身体,丝质的纯白底衣敞着胸襟,露出他精瘦但也健硕的身体。

  ? ? 苏绯绯应了一声,赶紧地朝门口挪步,门口却已不见袁若峰的影子。待她走到长廊时,一个身影从屋顶翻身落下,无声无息站在了她身后。

  ? ? “我家主子可是醒了?”

  ? ? “你真是吓死人了。”苏绯绯拍着心口,转身看着不知何时站在她背后的袁若峰,“袁将军,你家主子让你去给他置办一身干净的行头。”定了神后苏绯绯才记得规规矩矩向袁若峰行了万福。

  ? ? 说好不露身份的,这个昭王……袁若峰知道自己又被无情地出卖了,半夜私自离营,喝酒逛窑子,这要是传到他爹耳朵里又不知道要怎么罚他。而且他的殿下也说了,没打算回京城去,要在这里玩着,照这么玩下去,他袁若峰应该不是战死沙场的,而是被军法处置的吧。

  ? ? “将军?”苏绯绯看着犯愣的袁若峰,“袁将军?”

  ? ? 袁若峰缓了过来,“我这就去,里面的爷你好生伺候着。”

  ? ? “那可不可以劳烦将军告诉奴婢,里面那位主子是谁?”她笑得妩媚又讨好,甜到人心坎里。

  ? ? 主子能出卖他,他可不敢随便把主子的名号说出来,想了半天才凑近她耳畔,“西梁是他家的天下。”收回来时,满鼻腔里都是姑娘好闻的胭脂香,猝不及防心里一阵燥热涌过。

  ? ? 苏绯绯一口气吸进去,半天才吐出来,眼睛圆睁,瞪着袁若峰,见他就要转身离开。

  ? ? “将军留步。”她脆生生的唤穿透袁若峰的耳朵,牵绊住他的脚步。

  ? ? “何事?”他戛然停步,微微侧首,强装镇定,掩饰着自己乱跳的心。

  ? ? “小女子不知羞耻,斗胆替宣州百姓谢过将军和袁家军多年来保全边疆安宁。”她甜声软语的话让袁若峰本就不安生的心,竟是漏跳了一拍,女人真是比千军万马还厉害。

  ? ? 宣州是西梁最北边的城池,最容易被外族侵扰,边疆一破,这里就是整个西梁第一个遭到涂炭的地方,虽然战争不光是为了百姓的安居乐业,但如今能听到一个女子这样的言语和心境,怎么不让人动容。

  ? ? 袁若峰转身作揖,英挺正气的脸上泛起一抹阳光般温暖耀眼的笑,这才转身直奔宣州中心的商街而去。

  ? ? 第二次光顾整个宣州最大的绸缎庄,老板也已是认出了这位出手阔绰的主顾。

  ? ? 袁若峰反正对衣服什么的也不懂,上次就让老板置办了一套最好的行头,没多说什么,给了银子就走,这可是所有商家最最喜欢的顾客了。

  ? ? 老板满脸堆笑,作揖把袁若峰迎了进来,这偏远的宣州要遇到这样的达官贵人可是难得的,何况隔了一日就又见了。

  ? ? “和上次一样。”袁若峰没有多说,取出银子往柜台上一放,负手而立等着取货。

  ? ? 老板打发了伙计去后面店铺置办,自己从柜台里面拿出了一个整整齐齐的纸包,“这位爷,这是宣州,也可以说是整个西梁最好的丝绸,好几年才出品这些,堪比皇家贡品啊!”

  ? ? 袁若峰听到这些话头脑就开始犯晕,他知道老板只是想把这货卖给他,这必定是极贵又不好卖出去的存货。

  ? ? 见袁若峰不为所动,老板打开了油纸包,只见里面叠着一小方水蓝色的布料,颜色干净纯正,“这是宣州特有的冰水丝。”

  ? ? 这是女人喜欢的东西,袁若峰不甚了解,但冰水丝的名声他倒是听过。

  ? ? 宣州夏天酷热,才会有这样一种轻薄至极,贴身穿轻若无物,又不透露肌肤的丝绸,因工艺繁复难得,原本就是宣州达观贵人才能拥有的,后被被传入宫中,深得后宫嫔妃,皇家闺秀喜爱,成了皇家御用之物,民间就愈加难得了。

  ? ?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马上就是她的及笄之礼,自己和昭王都不会回去,陪伴在她身边,她定然是伤心不已,如果派了人借昭王的名义送了礼物回去,她心里应该会好过些吧?

  ? ? “你这么小方布料怕是只能做帕子吧。”袁若峰说着,往冰水丝上望去,一阵微风经过,它居然能漾出如水波纹。

  ? ? 老板轻轻一笑,手指轻提,一小方布料一下子被抖开好几尺宽,在空中几乎透明无物。

  ? ? 袁若峰伸手去摸,在手里真的如云般轻柔细腻,而且贴上肌肤的地方呈现干净的水蓝色,一点都看不见肌肤本身,这个东西任哪个女孩子见了都会喜欢的,妹子温婉的笑已经浮现在他眼前。

  ? ? 刚想和老板买下此物时,身后一抹山一样的阴影笼了下来,随之一股压迫人心的气场充斥了整个绸缎庄,老板的脸色也“唰”地白了下来。

  ? ? 袁若峰回头看见了一个比他还要高半头的魁梧男子,挺拔如松地站在了他身后,五官轮廓如刀削斧刻般端正硬朗,腰间一柄重剑连着剑鞘一同用黑布裹着,但依旧杀气凝重,定是嗜血无数之利器。

  ? ? 他漠视世间万物的眸子里只有老板手上那匹冰水丝。

  十三 酒醇人美

  ? ? 宣州的酒入口是淡雅沉稳的香,入喉是绵柔醇厚的甜,猝不及防一阵炙烈的烫在体内燃烧,喜欢上时,已是不能自拔的陶醉。

  ? ? 周允桀掌心拂过丝缎般细滑的一抹肌肤,荡漾人心的质感带来的是宿醉后的飘飘然。

  ? ? 眼前红纱帐暖,锦被凝香。

  ? ? 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美人脸凑在他的鼻尖前,“爷,您睡得可好?”

  ? ? 姑娘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嘴角的梨涡旋出迷人的笑,周允桀这才想起了昨晚和袁若峰一起来到宣州,喝酒喝到酒楼都打烊关门了,只好找了青楼继续。

  ? ? 他边笑着自己昨晚的荒唐风流,边想扶着美人肩坐了起来,但姑娘不依不饶,温香软玉地缠住周允桀,压在他身上让他挣脱不得。

  ? ? 宣州地方不大,但酒醇人美。

  ? ? “袁若峰呢?”周允桀并没有要和姑娘较劲儿,乖乖躺着,随口一问,也不知一向正经八百的袁少将军有没有失守宣州温柔乡。

  ? ? 听到这三个字,姑娘立即收敛了笑容。

  ? ? “您说昨晚和您一起来的另一位爷是袁少将军?!”她麻溜地从周允桀身上翻了下来,整了整衣衫,简单挽好了头发,再次确认,“袁家军的袁若峰将军?”

  ? ? 她回想起昨夜见到这两位时,的确觉得他们气宇非凡,和旁人不同,却不曾想到会遇到这么大的主,如果那位在屋外守了一夜的人是袁少将军,那眼下这位躺在她苏绯绯床上的可就更不一般了。

  ? ? “扑通”一声苏绯绯跪了下来,虽然现在还猜不透此人是谁,但劳烦袁将军守夜的定是皇室里地位颇高的人,“袁将军一直在门外守着不曾离开。”

  ? ? 周允桀眼角扫过苏绯绯低眉垂目的侧颜,明白了姑娘真是个聪明人,“舍得放我走了?”

  ? ? “草民不敢,不敢造次。”听到他自称本王,苏绯绯心头又一紧,想起昨晚的云雨之事,她不禁偷偷瞄向床上的主子,没曾想到她苏绯绯石榴裙下会曾臣服过这样地位的爷,她开心得就差笑出声来了。

  ? ? “让袁若峰给本王置一身干净的行头来。”周允桀知道她在想什么,那娇俏的眼角眉梢都染兴喜的绯色。

  ? ? 苏绯绯正在发呆,回味昨晚自己的好身手,还有这位爷的好滋味。

  ? ? “还不快去。”周允桀稍有些不耐烦,手臂半支起了身体,丝质的纯白底衣敞着胸襟,露出他精瘦但也健硕的身体。

  ? ? 苏绯绯应了一声,赶紧地朝门口挪步,门口却已不见袁若峰的影子。待她走到长廊时,一个身影从屋顶翻身落下,无声无息站在了她身后。

  ? ? “我家主子可是醒了?”

  ? ? “你真是吓死人了。”苏绯绯拍着心口,转身看着不知何时站在她背后的袁若峰,“袁将军,你家主子让你去给他置办一身干净的行头。”定了神后苏绯绯才记得规规矩矩向袁若峰行了万福。

  ? ? 说好不露身份的,这个昭王……袁若峰知道自己又被无情地出卖了,半夜私自离营,喝酒逛窑子,这要是传到他爹耳朵里又不知道要怎么罚他。而且他的殿下也说了,没打算回京城去,要在这里玩着,照这么玩下去,他袁若峰应该不是战死沙场的,而是被军法处置的吧。

  ? ? “将军?”苏绯绯看着犯愣的袁若峰,“袁将军?”

  ? ? 袁若峰缓了过来,“我这就去,里面的爷你好生伺候着。”

  ? ? “那可不可以劳烦将军告诉奴婢,里面那位主子是谁?”她笑得妩媚又讨好,甜到人心坎里。

  ? ? 主子能出卖他,他可不敢随便把主子的名号说出来,想了半天才凑近她耳畔,“西梁是他家的天下。”收回来时,满鼻腔里都是姑娘好闻的胭脂香,猝不及防心里一阵燥热涌过。

  ? ? 苏绯绯一口气吸进去,半天才吐出来,眼睛圆睁,瞪着袁若峰,见他就要转身离开。

  ? ? “将军留步。”她脆生生的唤穿透袁若峰的耳朵,牵绊住他的脚步。

  ? ? “何事?”他戛然停步,微微侧首,强装镇定,掩饰着自己乱跳的心。

  ? ? “小女子不知羞耻,斗胆替宣州百姓谢过将军和袁家军多年来保全边疆安宁。”她甜声软语的话让袁若峰本就不安生的心,竟是漏跳了一拍,女人真是比千军万马还厉害。

  ? ? 宣州是西梁最北边的城池,最容易被外族侵扰,边疆一破,这里就是整个西梁第一个遭到涂炭的地方,虽然战争不光是为了百姓的安居乐业,但如今能听到一个女子这样的言语和心境,怎么不让人动容。

  ? ? 袁若峰转身作揖,英挺正气的脸上泛起一抹阳光般温暖耀眼的笑,这才转身直奔宣州中心的商街而去。

  ? ? 第二次光顾整个宣州最大的绸缎庄,老板也已是认出了这位出手阔绰的主顾。

  ? ? 袁若峰反正对衣服什么的也不懂,上次就让老板置办了一套最好的行头,没多说什么,给了银子就走,这可是所有商家最最喜欢的顾客了。

  ? ? 老板满脸堆笑,作揖把袁若峰迎了进来,这偏远的宣州要遇到这样的达官贵人可是难得的,何况隔了一日就又见了。

  ? ? “和上次一样。”袁若峰没有多说,取出银子往柜台上一放,负手而立等着取货。

  ? ? 老板打发了伙计去后面店铺置办,自己从柜台里面拿出了一个整整齐齐的纸包,“这位爷,这是宣州,也可以说是整个西梁最好的丝绸,好几年才出品这些,堪比皇家贡品啊!”

  ? ? 袁若峰听到这些话头脑就开始犯晕,他知道老板只是想把这货卖给他,这必定是极贵又不好卖出去的存货。

  ? ? 见袁若峰不为所动,老板打开了油纸包,只见里面叠着一小方水蓝色的布料,颜色干净纯正,“这是宣州特有的冰水丝。”

  ? ? 这是女人喜欢的东西,袁若峰不甚了解,但冰水丝的名声他倒是听过。

  ? ? 宣州夏天酷热,才会有这样一种轻薄至极,贴身穿轻若无物,又不透露肌肤的丝绸,因工艺繁复难得,原本就是宣州达观贵人才能拥有的,后被被传入宫中,深得后宫嫔妃,皇家闺秀喜爱,成了皇家御用之物,民间就愈加难得了。

  ? ?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马上就是她的及笄之礼,自己和昭王都不会回去,陪伴在她身边,她定然是伤心不已,如果派了人借昭王的名义送了礼物回去,她心里应该会好过些吧?

  ? ? “你这么小方布料怕是只能做帕子吧。”袁若峰说着,往冰水丝上望去,一阵微风经过,它居然能漾出如水波纹。

  ? ? 老板轻轻一笑,手指轻提,一小方布料一下子被抖开好几尺宽,在空中几乎透明无物。

  ? ? 袁若峰伸手去摸,在手里真的如云般轻柔细腻,而且贴上肌肤的地方呈现干净的水蓝色,一点都看不见肌肤本身,这个东西任哪个女孩子见了都会喜欢的,妹子温婉的笑已经浮现在他眼前。

  ? ? 刚想和老板买下此物时,身后一抹山一样的阴影笼了下来,随之一股压迫人心的气场充斥了整个绸缎庄,老板的脸色也“唰”地白了下来。

  ? ? 袁若峰回头看见了一个比他还要高半头的魁梧男子,挺拔如松地站在了他身后,五官轮廓如刀削斧刻般端正硬朗,腰间一柄重剑连着剑鞘一同用黑布裹着,但依旧杀气凝重,定是嗜血无数之利器。

  ? ? 他漠视世间万物的眸子里只有老板手上那匹冰水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