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有妇之夫热恋,其妻子主动退出,分别七年后再见,却已物是人非

  • 日期:09-13
  • 点击:(567)


  2019 千年行

  

  1935年,三十岁刚刚失恋的美国女作家艾米丽·哈恩购买了前往东方中国的机票,她的目的地是中国上海,这次她想在上海住上一段时间。

  艾米丽·哈恩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的古板家庭,父母原籍德国,一家人都是犹太人。她生性爱好自由,思维跳脱又灵动,在学校里就经常标新立异,与父母不同,她拒绝接受家庭给自己安排的人生,她更喜欢随心而动,四处旅行。

  她曾经孤身一人跑到非洲冒险过,她还有过一次二十个月的非洲冒险经历,只要能逃避父母的说教,她并不在乎去哪里玩耍。

  但这次的冒险却与之前完全不同,艾米丽一到达上海,就被这里与西方截然不同的灯红酒绿吸引了。上海滩热闹,正适合喜爱社交活泼好动的艾米丽。

  很快,艾米丽就成了大上海各处沙龙的常客,俏丽有趣的她也十分受人喜爱。在一次“上海国际艺术俱乐部”晚宴上,艾米丽结识了当时上海文化界鼎鼎有名的“孟尝君”邵洵美。

  

  在晚宴上相识之后,艾米丽便被邵洵美的才华和俊美倾倒,喜爱东方文化的她开始找各种机会时不时地接近这个少年诗人,邵洵美也对这位外国佳人有意。

  两人开始密切来往,确定恋爱关系后,邵洵美还给艾米丽取了“项美丽”这样一个能反应她美貌的中国名字。但此时邵洵美已然娶妻,妻子盛佩玉也是门当户对的大户小姐,夫妻感情还十分融洽。

  项美丽来自海外,对中国传统思想并不了解,在她眼里名分并不很重要。盛佩玉也是个顺从温婉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丈夫貌若潘安、才高八斗,身边的莺莺燕燕是少不了的,与其激烈反抗,不如与项美丽和睦相处。

  就这样,这两个女人十分离奇地成为了好姐妹,形影不离,项美丽的宠物猿死后,还是盛佩玉陪她埋葬的,邵洵美也乐得享齐人之福。

  

  邵洵美一家

  邵洵美和项美丽彼此欣赏,在文学上也能东西互补,互相呼应。通过邵洵美,项美丽能更好地体会东方文化,而邵洵美也可以在项美丽的帮助下,精细自己的翻译工作,二人一同写文章编杂志,将西方文学搬来中国文坛。

  此时正值抗日战争,作为旅居中国的外人,项美丽十分同情战火之中的中国人民,她在西方多本刊物上严声斥责法西斯行径,为中国人民鸣不平。

  项美丽此时在西方已然出版了不少书籍,还曾是《纽约客》专栏作家,她的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国际上对中国的声援也引发了不少和平爱好者的响应。

  邵洵美感动于她的行径,对其爱意渐深,见丈夫如此,盛佩玉也甘愿退出,主动劝说丈夫给项美丽一个名分,给二人的感情一个交代。就这样,两人办理了结婚证明,真正成了一对夫妻。

  

  邵洵美、盛佩玉、项美丽三人

  但令人唏嘘的是,二人并没有白头偕老。项美丽在写《宋家三姐妹》时急需搜集资料,便一人前往香港。在旅途中,她与英国少校查尔斯·鲍克瑟相识,二人一见如故,陷入热恋,还生了一个女儿,项美丽也跟着新欢迁到美国生活。

  在与项美丽分别七年之后,邵洵美受国民政府委托前往美国进行考察,在这期间他打听到了项美丽的地址,驱车赶来探望。

  老情人相见,二人也不尴尬,十分洒脱。邵洵美也早已放下曾经对项美丽的感情,还与其丈夫查尔斯开了不少玩笑。

  此时,曾经的婚姻证明已经成了废纸,二人过去的爱情纠葛也变作过眼云烟,只剩下一段感情故事留给我们后人评论。

  参考文献:

  [1]高泰若,《项美丽与海上名流》,新星出版社,2018

  

  1935年,三十岁刚刚失恋的美国女作家艾米丽·哈恩购买了前往东方中国的机票,她的目的地是中国上海,这次她想在上海住上一段时间。

  艾米丽·哈恩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的古板家庭,父母原籍德国,一家人都是犹太人。她生性爱好自由,思维跳脱又灵动,在学校里就经常标新立异,与父母不同,她拒绝接受家庭给自己安排的人生,她更喜欢随心而动,四处旅行。

  她曾经孤身一人跑到非洲冒险过,她还有过一次二十个月的非洲冒险经历,只要能逃避父母的说教,她并不在乎去哪里玩耍。

  但这次的冒险却与之前完全不同,艾米丽一到达上海,就被这里与西方截然不同的灯红酒绿吸引了。上海滩热闹,正适合喜爱社交活泼好动的艾米丽。

  很快,艾米丽就成了大上海各处沙龙的常客,俏丽有趣的她也十分受人喜爱。在一次“上海国际艺术俱乐部”晚宴上,艾米丽结识了当时上海文化界鼎鼎有名的“孟尝君”邵洵美。

  

  在晚宴上相识之后,艾米丽便被邵洵美的才华和俊美倾倒,喜爱东方文化的她开始找各种机会时不时地接近这个少年诗人,邵洵美也对这位外国佳人有意。

  两人开始密切来往,确定恋爱关系后,邵洵美还给艾米丽取了“项美丽”这样一个能反应她美貌的中国名字。但此时邵洵美已然娶妻,妻子盛佩玉也是门当户对的大户小姐,夫妻感情还十分融洽。

  项美丽来自海外,对中国传统思想并不了解,在她眼里名分并不很重要。盛佩玉也是个顺从温婉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丈夫貌若潘安、才高八斗,身边的莺莺燕燕是少不了的,与其激烈反抗,不如与项美丽和睦相处。

  就这样,这两个女人十分离奇地成为了好姐妹,形影不离,项美丽的宠物猿死后,还是盛佩玉陪她埋葬的,邵洵美也乐得享齐人之福。

  

  邵洵美一家

  邵洵美和项美丽彼此欣赏,在文学上也能东西互补,互相呼应。通过邵洵美,项美丽能更好地体会东方文化,而邵洵美也可以在项美丽的帮助下,精细自己的翻译工作,二人一同写文章编杂志,将西方文学搬来中国文坛。

  此时正值抗日战争,作为旅居中国的外人,项美丽十分同情战火之中的中国人民,她在西方多本刊物上严声斥责法西斯行径,为中国人民鸣不平。

  项美丽此时在西方已然出版了不少书籍,还曾是《纽约客》专栏作家,她的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国际上对中国的声援也引发了不少和平爱好者的响应。

  邵洵美感动于她的行径,对其爱意渐深,见丈夫如此,盛佩玉也甘愿退出,主动劝说丈夫给项美丽一个名分,给二人的感情一个交代。就这样,两人办理了结婚证明,真正成了一对夫妻。

  

  邵洵美、盛佩玉、项美丽三人

  但令人唏嘘的是,二人并没有白头偕老。项美丽在写《宋家三姐妹》时急需搜集资料,便一人前往香港。在旅途中,她与英国少校查尔斯·鲍克瑟相识,二人一见如故,陷入热恋,还生了一个女儿,项美丽也跟着新欢迁到美国生活。

  在与项美丽分别七年之后,邵洵美受国民政府委托前往美国进行考察,在这期间他打听到了项美丽的地址,驱车赶来探望。

  老情人相见,二人也不尴尬,十分洒脱。邵洵美也早已放下曾经对项美丽的感情,还与其丈夫查尔斯开了不少玩笑。

  此时,曾经的婚姻证明已经成了废纸,二人过去的爱情纠葛也变作过眼云烟,只剩下一段感情故事留给我们后人评论。

  参考文献:

  [1]高泰若,《项美丽与海上名流》,新星出版社,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