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易录之楼唐井墓】第十九章 山石奇棺

  • 日期:09-03
  • 点击:(1610)


  看着他这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我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我先来吧。”话音刚落,冬铭央就率先走了出来,走到白袍人身前。

  那个白袍人也不啰嗦,直接拿起冬铭央的胳膊就是一刀,顿时一股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滴在小型的盘山公路上,顺着凹槽一直往下流,直到流入山石和石台的结合处消失不见。

  差不多滴了有一分钟左右,白袍人给冬铭央涂了一种药膏,顿时血就止住了,然后让手下拿来白布给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接下来我们就轮流上去献血,轮到萧天才的时候,他咋咋呼呼的喊疼,然后费了好长时间才给他划了一道两厘米的小口子,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点的往下流,把他心疼的直吸冷气。

  等我们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献完了血后,发现这个祭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下子萧天才不干了,指着白袍人就骂道:“哎我说,现在血也献完了,这倒是给点反应啊,你他娘的就是崩个屁也不枉萧爷流的这点血啊。”

  不过显然白袍人也有点懵,嘴里小声的嘀咕着:“先前明明有机关触动的声音啊,应该就是差点血啊...”

  “什么叫应该?意思是嫌爷的血少了呗?”萧天才不爽的看着白袍人,然后一脚踹向那个祭台:“这他娘的什么破玩意!吸爷爷这么多血连个屁都不放。”

  他这突然的一脚惊呆了我们,我暗自佩服果然不愧是一个猛人,还没等我向他竖根大拇指,就感觉到石台一阵晃动,同时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就像是石头崩裂的声音。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导致我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时间做准备,全都姿势难看的摔倒在地上。

  而且由于我站的位置是位于石台的石梯旁边,我的右边就是石梯,晃动的瞬间我脚下一滑,身体斜着仰卧在石梯上,眼看就要翻下去的时候,一双小手抓住了我的手。

  那一瞬间我也没时间多想,本能的求生意识使得我一把反握住那双手,那双手的主人也差点被我拽下石台,幸好我趁着这个空隙抓住了石台边上的围栏。

  晃动差不多持续了半分钟,然后渐渐地平息了下来,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疼,手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而抓住我的那双手也相继放开了。

  我挣扎着爬起来,由于倒下的时候我是摔倒的,整个后背和屁股是完全的砸在一阶一阶的石梯上,所以现在我感觉我的后半身就像是炸开了一样,疼的我弓着腰,眼泪都下来了。

  想起先前萧天才踹的那一脚我就气啊,转过身我哆哆嗦嗦的开骂道:“你他妈的死胖子,看你干的好事...”

  还没骂完我就呆住了,不止是我,所有人都像是忘记了疼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山石,准确的说是裂开的山石。

  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只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在我眼前的,原本巨大的山石表面的部分裂了开来,反之出现的是一排排的棺材,从上到下紧紧地并列在一起,密密麻麻的足有成千上万个,那密集的程度,就连棺材与棺材之间塞张纸进去的缝隙都没有。

  更令我震撼的是这些棺材的材质像是透明的水晶,从外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尸体。

  这些尸体身上全部都穿着一样的军甲,手里握着一把长枪,要不是现在他们都是闭着眼睛,我觉得就光这种气势绝对能把人当场吓尿。

  好好半晌我才清醒过来,而一边的萧天才哆嗦着手指着这些棺材,听语气都像是快要哭了:“卧槽,你们看见了吗?萧爷我倒斗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天兵天将啊!”

  “叹为观止...”薛教授也是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萧大爷,您这一脚到底是踹出了个什么东西!”我看着萧天才那没出息的样子,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我哪知道啊。”他回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这时候那个白袍人走上前去摸着其中一个水晶棺材,叫道:“妈的,这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

  “传说中的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薛教授立马接口道。

  白袍人点点头,向我们讲解道:“我曾在一本古籍里看过类似的传说,上面记载的是在黄帝时期,由黄帝和炎帝联手在逐鹿一战中打败蚩尤。蚩尤战败后魂灭但身体不腐,被他所剩不多的部下们带走,随即他们打造了很多的水晶棺材,蚩尤的尸身就被封在最中间的一口水晶棺材里。而他的那些部下们也都衷心,全部都进了棺材默默地守着中间的那一口,期待着有一天蚩尤能够复活归来。”

  听完后我不由得咂咂嘴,说实话这个传说有点扯,蚩尤我们都知道,历史书上也都学过,就是一个部落的首领。

  虽然有一些民间传说说他带兵打仗都是随身带着风伯雨师,施展法术往往是无往不利,但21世纪的我们都清楚那只是神话故事。

  听他讲完后要是放在以前,我也就是当个故事听听,但现在不一样啊,眼前这上万口棺材具有足够的震撼力。

  “照你这么说的话这就是那什么蚩尤的军队?中间那个就是蚩尤?”萧天才一脸惊奇的表情,说着还爬上围栏站在上面使劲伸着脑袋往上面瞅,叫道:“嘿,想不到萧爷我今生还能有幸一睹上古人物的风采,那个谁小黄同志,待会记得给我拍张合照哈。”

  我们都没去管他,就听白袍人继续说道:“不过我刚才又仔细看了一下,感觉又不太像,那部古籍里明确记载了当时只是幸存着十几名残兵,都是一些将死之人,这才愿意躺进水晶棺里守护蚩尤归来。”

  沉默了一下他又说道:“而且在蚩尤那个时期,绝对没有这样的军甲和兵器,所以我越发肯定这不是蚩尤军。”

  “没错。”一旁的林儒也开口说道:“我认识这些军甲和兵器,它们的年代应该是属于秦朝时期,另外你们不觉得它们跟兵马俑很像吗?”

  还真别说,经过林儒这么一提醒,我看它们还真的越看越像兵马俑。

  

  黄嘉默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3

  字数 2099

  看着他这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我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我先来吧。”话音刚落,冬铭央就率先走了出来,走到白袍人身前。

  那个白袍人也不啰嗦,直接拿起冬铭央的胳膊就是一刀,顿时一股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滴在小型的盘山公路上,顺着凹槽一直往下流,直到流入山石和石台的结合处消失不见。

  差不多滴了有一分钟左右,白袍人给冬铭央涂了一种药膏,顿时血就止住了,然后让手下拿来白布给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接下来我们就轮流上去献血,轮到萧天才的时候,他咋咋呼呼的喊疼,然后费了好长时间才给他划了一道两厘米的小口子,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点的往下流,把他心疼的直吸冷气。

  等我们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献完了血后,发现这个祭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下子萧天才不干了,指着白袍人就骂道:“哎我说,现在血也献完了,这倒是给点反应啊,你他娘的就是崩个屁也不枉萧爷流的这点血啊。”

  不过显然白袍人也有点懵,嘴里小声的嘀咕着:“先前明明有机关触动的声音啊,应该就是差点血啊...”

  “什么叫应该?意思是嫌爷的血少了呗?”萧天才不爽的看着白袍人,然后一脚踹向那个祭台:“这他娘的什么破玩意!吸爷爷这么多血连个屁都不放。”

  他这突然的一脚惊呆了我们,我暗自佩服果然不愧是一个猛人,还没等我向他竖根大拇指,就感觉到石台一阵晃动,同时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就像是石头崩裂的声音。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导致我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时间做准备,全都姿势难看的摔倒在地上。

  而且由于我站的位置是位于石台的石梯旁边,我的右边就是石梯,晃动的瞬间我脚下一滑,身体斜着仰卧在石梯上,眼看就要翻下去的时候,一双小手抓住了我的手。

  那一瞬间我也没时间多想,本能的求生意识使得我一把反握住那双手,那双手的主人也差点被我拽下石台,幸好我趁着这个空隙抓住了石台边上的围栏。

  晃动差不多持续了半分钟,然后渐渐地平息了下来,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疼,手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而抓住我的那双手也相继放开了。

  我挣扎着爬起来,由于倒下的时候我是摔倒的,整个后背和屁股是完全的砸在一阶一阶的石梯上,所以现在我感觉我的后半身就像是炸开了一样,疼的我弓着腰,眼泪都下来了。

  想起先前萧天才踹的那一脚我就气啊,转过身我哆哆嗦嗦的开骂道:“你他妈的死胖子,看你干的好事...”

  还没骂完我就呆住了,不止是我,所有人都像是忘记了疼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山石,准确的说是裂开的山石。

  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只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在我眼前的,原本巨大的山石表面的部分裂了开来,反之出现的是一排排的棺材,从上到下紧紧地并列在一起,密密麻麻的足有成千上万个,那密集的程度,就连棺材与棺材之间塞张纸进去的缝隙都没有。

  更令我震撼的是这些棺材的材质像是透明的水晶,从外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尸体。

  这些尸体身上全部都穿着一样的军甲,手里握着一把长枪,要不是现在他们都是闭着眼睛,我觉得就光这种气势绝对能把人当场吓尿。

  好好半晌我才清醒过来,而一边的萧天才哆嗦着手指着这些棺材,听语气都像是快要哭了:“卧槽,你们看见了吗?萧爷我倒斗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天兵天将啊!”

  “叹为观止...”薛教授也是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萧大爷,您这一脚到底是踹出了个什么东西!”我看着萧天才那没出息的样子,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我哪知道啊。”他回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这时候那个白袍人走上前去摸着其中一个水晶棺材,叫道:“妈的,这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

  “传说中的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薛教授立马接口道。

  白袍人点点头,向我们讲解道:“我曾在一本古籍里看过类似的传说,上面记载的是在黄帝时期,由黄帝和炎帝联手在逐鹿一战中打败蚩尤。蚩尤战败后魂灭但身体不腐,被他所剩不多的部下们带走,随即他们打造了很多的水晶棺材,蚩尤的尸身就被封在最中间的一口水晶棺材里。而他的那些部下们也都衷心,全部都进了棺材默默地守着中间的那一口,期待着有一天蚩尤能够复活归来。”

  听完后我不由得咂咂嘴,说实话这个传说有点扯,蚩尤我们都知道,历史书上也都学过,就是一个部落的首领。

  虽然有一些民间传说说他带兵打仗都是随身带着风伯雨师,施展法术往往是无往不利,但21世纪的我们都清楚那只是神话故事。

  听他讲完后要是放在以前,我也就是当个故事听听,但现在不一样啊,眼前这上万口棺材具有足够的震撼力。

  “照你这么说的话这就是那什么蚩尤的军队?中间那个就是蚩尤?”萧天才一脸惊奇的表情,说着还爬上围栏站在上面使劲伸着脑袋往上面瞅,叫道:“嘿,想不到萧爷我今生还能有幸一睹上古人物的风采,那个谁小黄同志,待会记得给我拍张合照哈。”

  我们都没去管他,就听白袍人继续说道:“不过我刚才又仔细看了一下,感觉又不太像,那部古籍里明确记载了当时只是幸存着十几名残兵,都是一些将死之人,这才愿意躺进水晶棺里守护蚩尤归来。”

  沉默了一下他又说道:“而且在蚩尤那个时期,绝对没有这样的军甲和兵器,所以我越发肯定这不是蚩尤军。”

  “没错。”一旁的林儒也开口说道:“我认识这些军甲和兵器,它们的年代应该是属于秦朝时期,另外你们不觉得它们跟兵马俑很像吗?”

  还真别说,经过林儒这么一提醒,我看它们还真的越看越像兵马俑。

  看着他这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我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我先来吧。”话音刚落,冬铭央就率先走了出来,走到白袍人身前。

  那个白袍人也不啰嗦,直接拿起冬铭央的胳膊就是一刀,顿时一股鲜血顺着他的胳膊滴在小型的盘山公路上,顺着凹槽一直往下流,直到流入山石和石台的结合处消失不见。

  差不多滴了有一分钟左右,白袍人给冬铭央涂了一种药膏,顿时血就止住了,然后让手下拿来白布给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接下来我们就轮流上去献血,轮到萧天才的时候,他咋咋呼呼的喊疼,然后费了好长时间才给他划了一道两厘米的小口子,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点的往下流,把他心疼的直吸冷气。

  等我们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献完了血后,发现这个祭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下子萧天才不干了,指着白袍人就骂道:“哎我说,现在血也献完了,这倒是给点反应啊,你他娘的就是崩个屁也不枉萧爷流的这点血啊。”

  不过显然白袍人也有点懵,嘴里小声的嘀咕着:“先前明明有机关触动的声音啊,应该就是差点血啊...”

  “什么叫应该?意思是嫌爷的血少了呗?”萧天才不爽的看着白袍人,然后一脚踹向那个祭台:“这他娘的什么破玩意!吸爷爷这么多血连个屁都不放。”

  他这突然的一脚惊呆了我们,我暗自佩服果然不愧是一个猛人,还没等我向他竖根大拇指,就感觉到石台一阵晃动,同时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就像是石头崩裂的声音。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导致我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时间做准备,全都姿势难看的摔倒在地上。

  而且由于我站的位置是位于石台的石梯旁边,我的右边就是石梯,晃动的瞬间我脚下一滑,身体斜着仰卧在石梯上,眼看就要翻下去的时候,一双小手抓住了我的手。

  那一瞬间我也没时间多想,本能的求生意识使得我一把反握住那双手,那双手的主人也差点被我拽下石台,幸好我趁着这个空隙抓住了石台边上的围栏。

  晃动差不多持续了半分钟,然后渐渐地平息了下来,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疼,手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而抓住我的那双手也相继放开了。

  我挣扎着爬起来,由于倒下的时候我是摔倒的,整个后背和屁股是完全的砸在一阶一阶的石梯上,所以现在我感觉我的后半身就像是炸开了一样,疼的我弓着腰,眼泪都下来了。

  想起先前萧天才踹的那一脚我就气啊,转过身我哆哆嗦嗦的开骂道:“你他妈的死胖子,看你干的好事...”

  还没骂完我就呆住了,不止是我,所有人都像是忘记了疼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山石,准确的说是裂开的山石。

  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只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在我眼前的,原本巨大的山石表面的部分裂了开来,反之出现的是一排排的棺材,从上到下紧紧地并列在一起,密密麻麻的足有成千上万个,那密集的程度,就连棺材与棺材之间塞张纸进去的缝隙都没有。

  更令我震撼的是这些棺材的材质像是透明的水晶,从外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尸体。

  这些尸体身上全部都穿着一样的军甲,手里握着一把长枪,要不是现在他们都是闭着眼睛,我觉得就光这种气势绝对能把人当场吓尿。

  好好半晌我才清醒过来,而一边的萧天才哆嗦着手指着这些棺材,听语气都像是快要哭了:“卧槽,你们看见了吗?萧爷我倒斗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天兵天将啊!”

  “叹为观止...”薛教授也是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萧大爷,您这一脚到底是踹出了个什么东西!”我看着萧天才那没出息的样子,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我哪知道啊。”他回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这时候那个白袍人走上前去摸着其中一个水晶棺材,叫道:“妈的,这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

  “传说中的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薛教授立马接口道。

  白袍人点点头,向我们讲解道:“我曾在一本古籍里看过类似的传说,上面记载的是在黄帝时期,由黄帝和炎帝联手在逐鹿一战中打败蚩尤。蚩尤战败后魂灭但身体不腐,被他所剩不多的部下们带走,随即他们打造了很多的水晶棺材,蚩尤的尸身就被封在最中间的一口水晶棺材里。而他的那些部下们也都衷心,全部都进了棺材默默地守着中间的那一口,期待着有一天蚩尤能够复活归来。”

  听完后我不由得咂咂嘴,说实话这个传说有点扯,蚩尤我们都知道,历史书上也都学过,就是一个部落的首领。

  虽然有一些民间传说说他带兵打仗都是随身带着风伯雨师,施展法术往往是无往不利,但21世纪的我们都清楚那只是神话故事。

  听他讲完后要是放在以前,我也就是当个故事听听,但现在不一样啊,眼前这上万口棺材具有足够的震撼力。

  “照你这么说的话这就是那什么蚩尤的军队?中间那个就是蚩尤?”萧天才一脸惊奇的表情,说着还爬上围栏站在上面使劲伸着脑袋往上面瞅,叫道:“嘿,想不到萧爷我今生还能有幸一睹上古人物的风采,那个谁小黄同志,待会记得给我拍张合照哈。”

  我们都没去管他,就听白袍人继续说道:“不过我刚才又仔细看了一下,感觉又不太像,那部古籍里明确记载了当时只是幸存着十几名残兵,都是一些将死之人,这才愿意躺进水晶棺里守护蚩尤归来。”

  沉默了一下他又说道:“而且在蚩尤那个时期,绝对没有这样的军甲和兵器,所以我越发肯定这不是蚩尤军。”

  “没错。”一旁的林儒也开口说道:“我认识这些军甲和兵器,它们的年代应该是属于秦朝时期,另外你们不觉得它们跟兵马俑很像吗?”

  还真别说,经过林儒这么一提醒,我看它们还真的越看越像兵马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