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姥爷与他俩的战友们(105)摊上大事了

  • 日期:08-04
  • 点击:(68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康百万接到康蛋蛋转发的方总司令要他带队尽快返回蚌埠城的电报后,他立即带领飓风突击队员一行人于1940年4月底悄悄离开了康家庄。

  为了避免沿途可能遇到的不必要的麻烦,康百万等人按照先前回庄时设计好的应对方案,制造出了他们一行人从西安一路返回的假象。

  趁着夜色掩护,康百万等人经过一番乔装打扮后,走淮泗,过泗阳,到了洪泽湖西的江苏省睢宁县城,与乔装从西安返回接应的人员汇合后,恢复真容,从安徽省灵璧县一路南下,他们于5月2日下午才进了蚌埠城。

  可是,康百万等人一进入蚌埠城门,他们就被守候在城门口的特务报告给了唐少侯。因此康百万一进入蚌埠城总店会馆,板凳还没有坐热,唐少侯就带着一帮大小特务找上了门。

  这次唐少侯上门,明眼人一看他们那个阵势,就知道来者不善。

  虽然唐少侯进门时还是以前那样的一副笑脸,但是在他进入大门前就在康百万总店会所四周布满了大小二三十个特务,把康百万的总店会所四周都围了起来。

  康百万在听了守候总店的康蛋蛋向他简要汇报了会所四周异常情况后,他知道可能是康家庄反扫荡的事情透了风,但是他知道自己自从回到两淮地界后,他就和所带的人员都化了妆,易了容,除了在惩治自己小舅子杨兆堂时自己露过一次真容,其他时候他都在化妆过后以江苏韩部特派员的身份和化名出现和指挥战斗的。

  见唐少侯这次上门的架势,康百万心里已经有了盘算,因此他叫康蛋蛋吩咐下去,叫看守会所的青帮兄弟和卫士都按照早先预备好的应急方案悄悄地做些准备,但是没有他的命令切不可盲目行动。

  这边作好安排后,康百万装出一副若无其事毫不知情的样子,坐在二楼自己的办公室里,一边不紧不慢地翻看着办公桌上这些日子垒叠在一起的各处商行店铺报来的账本,一边坐等唐少侯的到来。

  没一会儿,唐少侯就大声喊着师叔被门卫引进了院子,唐少侯那些手下的爪牙们也欲持枪跟着进来,但是被守门卫士和一些投奔康家会所的青帮子弟们毫不客气地推挡在了大门外面。

  听到唐少侯的喊声,康百万不能再装着不知道唐少侯来了,他放下手中的账本,走出了办公室,站到了门外走廊上,向楼下循声望去。

  康百万见唐少侯已经进入院内,向他这边走了过来,他便笑着冲唐少侯说道:“原来是财神爷唐大厅长大驾光临啊,快请!快请!”

  见康百万已经露了脸,那唐少侯急忙停步,仰头冲着楼上康百万抱拳行礼。

  康百万见礼后,也客套着下楼相迎。

  待接着唐少侯,康百万本欲安排唐少侯到一楼会客厅待茶,可那唐少侯为了显示自己与康百万的亲近,他却非要到康百万楼上办公室去随便坐坐。

  康百万也正需要了解唐少侯这次带领众爪牙来到自己会所的意图,想知道唐少侯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弄清自己这里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于是康百万便屏退侍从,带着唐少侯径直上了二楼,去了自己在总店会所的办公室。

  唐少侯一进康百万的办公室,他就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然后不待双方落座,他就靠在康百万身边,小声对康百万说道:“师叔呀!这次你家可能摊上大事了!”

  康百万听后,不慌不忙,一边与唐少侯相让着坐下,一边装出一脸迷惑不解的神色问道:“不知唐大厅长所说何事?我家怎么就摊上了大事了呢?还望厅长大人明告!”

  “师叔,您老就真地一点儿也不知道?”唐少侯落座后,双眼盯着康百万反问道。

  “少侯啊,我这一个多月来,一路风餐露宿去西安,又从西安祖籍老店一路南下,沿途打理各处生意。你也应该知道,这沿途兵荒马乱的,各地生意都不太好做,以至于沿途走来,一路耽搁,今天我才回到蚌埠城。

  这不,我到会所屁股还没有坐热呢,你消息倒是灵通呢,你立马就大驾光临了,我哪里知道哪档子对哪档子事嘛?

  厅长大人,你就别让我猜迷藏了,在蚌埠城我青帮有你唐厅长和夏堂主坐镇,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还能有什么台面上的事情,连你唐厅长也摆不平的呢?”

  康百万一边装糊涂,一边带有奉承的口吻对唐少侯说道。

  “师叔呀,这次你家的事情我可能还真地很为难呢,不仅我可能办不好,恐怕连田中大佐也难以应对?

  但是谁叫您老是我的嫡亲师叔呢,师叔家里如今有了事,我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啊!”

  唐少侯边说边露出满脸为难的神色,然后又连忙把话拉回来说。

  “少候呀,你我两人在青帮同门相互照应多年了,又是生意上多年的搭档和故交,现在也算都在为田中大佐做事,对吗?虽然你不说是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你在得到消息了后也肯定为我康家费了不少心思。”

  康百万边说边从办公桌旁边的保险柜里拿出了五根大黄鱼,摆在了桌上,然后向唐少侯面前推了过去。

  唐少侯双眼紧盯着那五根粗壮的金条,两个眼珠子立马露出了金灿灿的亮光,等康百万的手一拿开,他便也不与这位师叔客气,就连忙把那五根金条都抓到自己手里,然后装进了自己随身带的一只公文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