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北冥有鱼(183)请人

  • 日期:07-29
  • 点击:(795)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酆都大殿上,天尊、判官位列两旁,手持玉笏向鬼帝启奏。

  “万妖国叶衣圣使,杀人九千九百三十五人,其中恶人一百二十九人……”

  鬼帝在上如坐针毡,眉头紧锁,细听冥官汇报的圣使恶行。底下群臣皆是不可思议的表情,鬼帝之女不过去了凡间二十年,就闯下如此滔天大祸,鬼帝接下来会如何惩处圣使?众人似翘首期待看这场好戏。

  冥界与万妖国不同,万妖国内是妖皇黑煞独揽大权,实行专制,而鬼帝神荼虽然是冥界君主,但冥界众人信奉泰山府君,底下又有九大天尊手握重兵,与鬼帝分权制衡,鬼帝并无多大权力。九大天尊必又在圣使身上大做文章,逼迫鬼帝做他不情愿之事。

  果然,转轮圣王天尊出列向鬼帝提起年有鱼:“鬼帝,拥有泰山府君力量之人不止是万妖国圣使,还有流落在外的仙人年有鱼,为确保计划万无一失,还需二女配合。”

  圣使罪行滔滔,已无力挽救,但有鱼心地善良不该死,鬼帝有意维护有鱼道:“仙妖大战后,有鱼不知所终,等打探到她下落再从长计议。”

  “臣已探得年有鱼下落,她与幸存的仙人们同在北冥,请鬼帝下旨派臣前往北冥请年有鱼回归冥界。”转轮圣王天尊请命道。

  鬼帝绝不会让天尊接触有鱼,天尊六亲不认,若有鱼遇上天尊又会发生什么波折。鬼帝想到女青是去北冥的合适人选,凭女青的威望,九大天尊不敢有异议。可女青今日又没上早朝,女青在冥界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她常年居于度朔山,酆都城极少踏足。鬼帝只好谎称此事已交与女青处理。

  退朝回来,鬼帝准备亲自前往度朔山见女青一面,青阳受女青嘱托不能让其他人进入度朔山,赶紧拦住即将出发的鬼帝。

  “父皇,女青姑姑这几日在闭关修炼,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出关。”青阳道。

  “她早不闭关晚不闭关,偏偏在这个时候闭关。”鬼帝埋怨道,少了女青他一人难以对付九大天尊。

  “父皇,您又不是不知女青姑姑的脾气,我这次本来想在度朔山上多修炼几天,也被女青姑姑赶了出来。”青阳添油加醋道。

  鬼帝盯着青阳看了好一会,青阳以为谎言被鬼帝识破,胆怯地低下头,面赤耳红,摩挲着手道:“父皇,您不信吗?”

  鬼帝笑了笑,对青阳道:“父皇没有怀疑你的话,女青既然办不了此事那就交你去办。你速去北冥带有鱼来冥界。”

  青阳听到张大了嘴巴,他不想自找了个苦差事,连忙拒绝道:“父皇,这几日还有几十个魂魄要我去收,抽不了身去北冥。”

  “收魂这等小事可以交给其他阴差,有鱼交给其他人父皇不放心,你,父皇信得过。你无需多言,这事就这么定了。”鬼帝命令青阳,青阳无可奈何,只好接下任务。

  青阳通过追魂铃的感应来到了海边。望着茫茫大海他犯了难,平日里他被冥界长辈们宠溺,连弱水都没下过,更别说是游仙界深不可测的海。

  说来也巧,就在青阳思忖渡海的方法时,鲲正好游过,青阳一眼从浪花中发现鲲的踪影,赶紧向鲲招手:“大鱼,过来!”

  鲲听到青阳的声音,轻蔑地瞥了青阳一眼,不去理他继续在海里玩水。

  “嘿,我就不信你不过来。”青阳从包裹中找出女青做的糕点,女青做糕点的手艺不亚于有鱼,青阳掰下一块糕点扔向鲲。

  零碎的糕点漂浮到鲲的嘴边,鲲张开嘴吞掉一点,它一吃就停不下来,将海面上的糕点吃了个精光。

  青阳见鲲吃糕点吃得津津有味,就把剩下的糕点都掏了出来,对着鲲道:“大鱼,我这儿还有些好吃的,你带我去北冥找有鱼,我就把这些吃的都给你。”

  鲲嘴馋,一看到青阳手上还有吃的,就乖乖游了过去,青阳见此刻是好时机,等鲲靠近就飞上鲲的脊背。鲲觉察到背上有人,突然一个翻身遁入海里,想把背上的青阳晃下海。

  青阳重心不稳,赶紧脱离鲲飞至半空,可他不借助鲲难以到达北冥,只好再掏出身上的糕点来引诱鲲。

  “大鱼,你再不出来我就把这些好吃的都吃了哦。”青阳将一块桂花糕塞入自己嘴里,津津有味地嚼起来。

  鲲闻到香味从海里探出脑袋,望着青阳垂涎三尺,巴不得青阳再扔点糕点给它吃。

  就这样,青阳举着糕点骗鲲在海里团团转,等它游累了,再跟着鲲游去它北冥的家。

  自从蓬莱、瀛洲、方丈三岛覆灭以后,幸存下来的仙人都转移到了北冥,碍于有鱼的面子,苏夜寻放下了仙妖之间的恩怨,收留了这群流离失所的仙人。

  北冥是一片汪洋大海,除了一个从归墟旧址隆起的无人小岛。岛上除了石头与草木,一无所有。要在岛上生存,还需有食物与居所。岛上人分为两拨,一拨以有鱼为首,播种从陆上带来的种子,在岛上分别种下桑麻、水稻、果树;一拨以苏夜寻为主,带领仙人建房盖屋,兴修水利。

  众人忙得热火朝天,忙了近一个月,岛上开始有了生机,初显人间模样。

  这段时间有鱼好不容易闲下来,亲手做了一点鱼饵,准备前往海边喂鲲。鲲贪玩不知游往何处,为了召唤鲲回来,有鱼掏出海螺,对着大海吹奏天风海涛之曲。

  曲声渺渺,穿山越海传到鲲耳朵里,鲲听到有鱼在召唤,拼命游向北冥,青阳趁机跳上鲲,跟着鲲游去。

  等鲲靠岸,有鱼看到鲲背上有人,捡起沙滩的一枚石子打向鲲背上之人,青阳眼疾手快接住石子,挥手对有鱼喊道:“有鱼,是我青阳,你别误伤了好人。”

  有鱼看清来者是青阳,便停手问青阳:“你怎么来了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青阳踏水飞来,跑到有鱼身边,卖弄关子道:“那你猜我来这所为何事。”

  “莫非你是来探望有幸?”有鱼猜测,毕竟有幸与青阳才是亲兄妹,她是青阳在凡间唯一的牵挂。

  “我这次可是专程来看你的。”青阳强调。

  有鱼受宠若惊,她与青阳有过几次交集,但关系还没好到这种程度,青阳以前待人凉薄,这次他主动示好,反而让有鱼想入非非。

  “你不用特地来看我,我有夜寻照顾,在北冥过得很好。”有鱼背对着婉拒青阳。

  青阳不知有鱼的心思,故意刁难有鱼:“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不远千里过来,肚子都饿瘪了,你都没有好好招待我。”

  青阳一个劲与有鱼套近乎,有鱼刻意保持距离,顺势向青阳赔不是:“岛内事务繁忙,是我一时疏忽。我这就叫人去采点果子好好招待你。”

  青阳拦住有鱼,盯着有鱼手中篮子道:“你这篮子里有什么好吃的,先给我尝尝。”

  

  有鱼捏紧篮子,不好意思道:“这是给鲲吃的。”

  还没等有鱼说完,青阳一把抢过有鱼手中的篮子,随手掏出篮子一颗糯米团塞进嘴里。团子刚入喉,青阳立马转身,恨不得把喉咙里的团子抠出来。

  有鱼看到青阳难以下咽的表情,自责道:“都怪我做得太急,这糯米团半生不熟的。”

  “哪里哪里,有鱼你手艺比女青姑姑还厉害,我喜欢吃。”青阳化解尴尬,又吃了一颗团子,假装有鱼做的很好吃。

  有鱼腼腆低头,脸上飞现两片红晕,她说话软糯,心平气和,总让人产生怜惜之感。过去青阳瞧不起软弱的有鱼,认为有鱼身为仙人又是鬼帝之女,混得比凡间民女还差,如今见她楚楚可怜状,又想到冥界要对她不利,就对有鱼生起一股保护欲。

  “有鱼,你害怕吗?”青阳轻声问道。

  有鱼不懂青阳的话,问青阳说什么。理智又占满了青阳头脑,青阳对有鱼笑着道:“我刚才是问,你想回冥界看父皇吗?父皇甚是想念,托我带你回冥界一趟。”

  有鱼对鬼帝生疏得很,鬼帝向来也对她不闻不问,有鱼支支吾吾道:“此事等夜寻回来再说,我目前离不开北冥。”

  “你怎么什么事都要过问苏夜寻?他是妖怪,又是你杀父仇人,父皇都不及他重要?”青阳反问。

  “夜寻是我最重要的人,去冥界这么大的事,当然得问他。”有鱼理直气壮道,她心里明白,另一个她滥用阴军令闯下滔天大祸,鬼帝突然召她回去凶多吉少。

  有鱼三句不离“夜寻”,青阳听得不耐烦,想到有鱼如此听苏夜寻的话,绝不会离开苏夜寻跟他去冥界,何不趁苏夜寻不在劫走有鱼?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无情!”青阳心里想道,有鱼只记挂着那个妖怪男人,让青阳感到极度不适。

  青阳突然伸手拽住有鱼,有鱼吓得篮子落地,奈何她力气不及青阳,被青阳推搡着押到了鲲背上。

  有鱼瞪着大眼怒问青阳干什么,青阳不想跟有鱼解释,只想捆住有鱼,把她早日脱离妖怪带回冥界交差。有鱼不依,对着青阳拳打脚踢,与他拼个鱼死网破,青阳此刻却变成了个无赖,像块狗屁膏药一样缠住有鱼不放。

  有鱼被外人欺负,终于,连鲲都看不下去,一下飞跃至半空,将背上的人抖落。有鱼与青阳双双滑入了海中……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96

  明月怀

  

  字数 3223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酆都大殿上,天尊、判官位列两旁,手持玉笏向鬼帝启奏。

  “万妖国叶衣圣使,杀人九千九百三十五人,其中恶人一百二十九人……”

  鬼帝在上如坐针毡,眉头紧锁,细听冥官汇报的圣使恶行。底下群臣皆是不可思议的表情,鬼帝之女不过去了凡间二十年,就闯下如此滔天大祸,鬼帝接下来会如何惩处圣使?众人似翘首期待看这场好戏。

  冥界与万妖国不同,万妖国内是妖皇黑煞独揽大权,实行专制,而鬼帝神荼虽然是冥界君主,但冥界众人信奉泰山府君,底下又有九大天尊手握重兵,与鬼帝分权制衡,鬼帝并无多大权力。九大天尊必又在圣使身上大做文章,逼迫鬼帝做他不情愿之事。

  果然,转轮圣王天尊出列向鬼帝提起年有鱼:“鬼帝,拥有泰山府君力量之人不止是万妖国圣使,还有流落在外的仙人年有鱼,为确保计划万无一失,还需二女配合。”

  圣使罪行滔滔,已无力挽救,但有鱼心地善良不该死,鬼帝有意维护有鱼道:“仙妖大战后,有鱼不知所终,等打探到她下落再从长计议。”

  “臣已探得年有鱼下落,她与幸存的仙人们同在北冥,请鬼帝下旨派臣前往北冥请年有鱼回归冥界。”转轮圣王天尊请命道。

  鬼帝绝不会让天尊接触有鱼,天尊六亲不认,若有鱼遇上天尊又会发生什么波折。鬼帝想到女青是去北冥的合适人选,凭女青的威望,九大天尊不敢有异议。可女青今日又没上早朝,女青在冥界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她常年居于度朔山,酆都城极少踏足。鬼帝只好谎称此事已交与女青处理。

  退朝回来,鬼帝准备亲自前往度朔山见女青一面,青阳受女青嘱托不能让其他人进入度朔山,赶紧拦住即将出发的鬼帝。

  “父皇,女青姑姑这几日在闭关修炼,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出关。”青阳道。

  “她早不闭关晚不闭关,偏偏在这个时候闭关。”鬼帝埋怨道,少了女青他一人难以对付九大天尊。

  “父皇,您又不是不知女青姑姑的脾气,我这次本来想在度朔山上多修炼几天,也被女青姑姑赶了出来。”青阳添油加醋道。

  鬼帝盯着青阳看了好一会,青阳以为谎言被鬼帝识破,胆怯地低下头,面赤耳红,摩挲着手道:“父皇,您不信吗?”

  鬼帝笑了笑,对青阳道:“父皇没有怀疑你的话,女青既然办不了此事那就交你去办。你速去北冥带有鱼来冥界。”

  青阳听到张大了嘴巴,他不想自找了个苦差事,连忙拒绝道:“父皇,这几日还有几十个魂魄要我去收,抽不了身去北冥。”

  “收魂这等小事可以交给其他阴差,有鱼交给其他人父皇不放心,你,父皇信得过。你无需多言,这事就这么定了。”鬼帝命令青阳,青阳无可奈何,只好接下任务。

  青阳通过追魂铃的感应来到了海边。望着茫茫大海他犯了难,平日里他被冥界长辈们宠溺,连弱水都没下过,更别说是游仙界深不可测的海。

  说来也巧,就在青阳思忖渡海的方法时,鲲正好游过,青阳一眼从浪花中发现鲲的踪影,赶紧向鲲招手:“大鱼,过来!”

  鲲听到青阳的声音,轻蔑地瞥了青阳一眼,不去理他继续在海里玩水。

  “嘿,我就不信你不过来。”青阳从包裹中找出女青做的糕点,女青做糕点的手艺不亚于有鱼,青阳掰下一块糕点扔向鲲。

  零碎的糕点漂浮到鲲的嘴边,鲲张开嘴吞掉一点,它一吃就停不下来,将海面上的糕点吃了个精光。

  青阳见鲲吃糕点吃得津津有味,就把剩下的糕点都掏了出来,对着鲲道:“大鱼,我这儿还有些好吃的,你带我去北冥找有鱼,我就把这些吃的都给你。”

  鲲嘴馋,一看到青阳手上还有吃的,就乖乖游了过去,青阳见此刻是好时机,等鲲靠近就飞上鲲的脊背。鲲觉察到背上有人,突然一个翻身遁入海里,想把背上的青阳晃下海。

  青阳重心不稳,赶紧脱离鲲飞至半空,可他不借助鲲难以到达北冥,只好再掏出身上的糕点来引诱鲲。

  “大鱼,你再不出来我就把这些好吃的都吃了哦。”青阳将一块桂花糕塞入自己嘴里,津津有味地嚼起来。

  鲲闻到香味从海里探出脑袋,望着青阳垂涎三尺,巴不得青阳再扔点糕点给它吃。

  就这样,青阳举着糕点骗鲲在海里团团转,等它游累了,再跟着鲲游去它北冥的家。

  自从蓬莱、瀛洲、方丈三岛覆灭以后,幸存下来的仙人都转移到了北冥,碍于有鱼的面子,苏夜寻放下了仙妖之间的恩怨,收留了这群流离失所的仙人。

  北冥是一片汪洋大海,除了一个从归墟旧址隆起的无人小岛。岛上除了石头与草木,一无所有。要在岛上生存,还需有食物与居所。岛上人分为两拨,一拨以有鱼为首,播种从陆上带来的种子,在岛上分别种下桑麻、水稻、果树;一拨以苏夜寻为主,带领仙人建房盖屋,兴修水利。

  众人忙得热火朝天,忙了近一个月,岛上开始有了生机,初显人间模样。

  这段时间有鱼好不容易闲下来,亲手做了一点鱼饵,准备前往海边喂鲲。鲲贪玩不知游往何处,为了召唤鲲回来,有鱼掏出海螺,对着大海吹奏天风海涛之曲。

  曲声渺渺,穿山越海传到鲲耳朵里,鲲听到有鱼在召唤,拼命游向北冥,青阳趁机跳上鲲,跟着鲲游去。

  等鲲靠岸,有鱼看到鲲背上有人,捡起沙滩的一枚石子打向鲲背上之人,青阳眼疾手快接住石子,挥手对有鱼喊道:“有鱼,是我青阳,你别误伤了好人。”

  有鱼看清来者是青阳,便停手问青阳:“你怎么来了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青阳踏水飞来,跑到有鱼身边,卖弄关子道:“那你猜我来这所为何事。”

  “莫非你是来探望有幸?”有鱼猜测,毕竟有幸与青阳才是亲兄妹,她是青阳在凡间唯一的牵挂。

  “我这次可是专程来看你的。”青阳强调。

  有鱼受宠若惊,她与青阳有过几次交集,但关系还没好到这种程度,青阳以前待人凉薄,这次他主动示好,反而让有鱼想入非非。

  “你不用特地来看我,我有夜寻照顾,在北冥过得很好。”有鱼背对着婉拒青阳。

  青阳不知有鱼的心思,故意刁难有鱼:“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不远千里过来,肚子都饿瘪了,你都没有好好招待我。”

  青阳一个劲与有鱼套近乎,有鱼刻意保持距离,顺势向青阳赔不是:“岛内事务繁忙,是我一时疏忽。我这就叫人去采点果子好好招待你。”

  青阳拦住有鱼,盯着有鱼手中篮子道:“你这篮子里有什么好吃的,先给我尝尝。”

  

  有鱼捏紧篮子,不好意思道:“这是给鲲吃的。”

  还没等有鱼说完,青阳一把抢过有鱼手中的篮子,随手掏出篮子一颗糯米团塞进嘴里。团子刚入喉,青阳立马转身,恨不得把喉咙里的团子抠出来。

  有鱼看到青阳难以下咽的表情,自责道:“都怪我做得太急,这糯米团半生不熟的。”

  “哪里哪里,有鱼你手艺比女青姑姑还厉害,我喜欢吃。”青阳化解尴尬,又吃了一颗团子,假装有鱼做的很好吃。

  有鱼腼腆低头,脸上飞现两片红晕,她说话软糯,心平气和,总让人产生怜惜之感。过去青阳瞧不起软弱的有鱼,认为有鱼身为仙人又是鬼帝之女,混得比凡间民女还差,如今见她楚楚可怜状,又想到冥界要对她不利,就对有鱼生起一股保护欲。

  “有鱼,你害怕吗?”青阳轻声问道。

  有鱼不懂青阳的话,问青阳说什么。理智又占满了青阳头脑,青阳对有鱼笑着道:“我刚才是问,你想回冥界看父皇吗?父皇甚是想念,托我带你回冥界一趟。”

  有鱼对鬼帝生疏得很,鬼帝向来也对她不闻不问,有鱼支支吾吾道:“此事等夜寻回来再说,我目前离不开北冥。”

  “你怎么什么事都要过问苏夜寻?他是妖怪,又是你杀父仇人,父皇都不及他重要?”青阳反问。

  “夜寻是我最重要的人,去冥界这么大的事,当然得问他。”有鱼理直气壮道,她心里明白,另一个她滥用阴军令闯下滔天大祸,鬼帝突然召她回去凶多吉少。

  有鱼三句不离“夜寻”,青阳听得不耐烦,想到有鱼如此听苏夜寻的话,绝不会离开苏夜寻跟他去冥界,何不趁苏夜寻不在劫走有鱼?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无情!”青阳心里想道,有鱼只记挂着那个妖怪男人,让青阳感到极度不适。

  青阳突然伸手拽住有鱼,有鱼吓得篮子落地,奈何她力气不及青阳,被青阳推搡着押到了鲲背上。

  有鱼瞪着大眼怒问青阳干什么,青阳不想跟有鱼解释,只想捆住有鱼,把她早日脱离妖怪带回冥界交差。有鱼不依,对着青阳拳打脚踢,与他拼个鱼死网破,青阳此刻却变成了个无赖,像块狗屁膏药一样缠住有鱼不放。

  有鱼被外人欺负,终于,连鲲都看不下去,一下飞跃至半空,将背上的人抖落。有鱼与青阳双双滑入了海中……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酆都大殿上,天尊、判官位列两旁,手持玉笏向鬼帝启奏。

  “万妖国叶衣圣使,杀人九千九百三十五人,其中恶人一百二十九人……”

  鬼帝在上如坐针毡,眉头紧锁,细听冥官汇报的圣使恶行。底下群臣皆是不可思议的表情,鬼帝之女不过去了凡间二十年,就闯下如此滔天大祸,鬼帝接下来会如何惩处圣使?众人似翘首期待看这场好戏。

  冥界与万妖国不同,万妖国内是妖皇黑煞独揽大权,实行专制,而鬼帝神荼虽然是冥界君主,但冥界众人信奉泰山府君,底下又有九大天尊手握重兵,与鬼帝分权制衡,鬼帝并无多大权力。九大天尊必又在圣使身上大做文章,逼迫鬼帝做他不情愿之事。

  果然,转轮圣王天尊出列向鬼帝提起年有鱼:“鬼帝,拥有泰山府君力量之人不止是万妖国圣使,还有流落在外的仙人年有鱼,为确保计划万无一失,还需二女配合。”

  圣使罪行滔滔,已无力挽救,但有鱼心地善良不该死,鬼帝有意维护有鱼道:“仙妖大战后,有鱼不知所终,等打探到她下落再从长计议。”

  “臣已探得年有鱼下落,她与幸存的仙人们同在北冥,请鬼帝下旨派臣前往北冥请年有鱼回归冥界。”转轮圣王天尊请命道。

  鬼帝绝不会让天尊接触有鱼,天尊六亲不认,若有鱼遇上天尊又会发生什么波折。鬼帝想到女青是去北冥的合适人选,凭女青的威望,九大天尊不敢有异议。可女青今日又没上早朝,女青在冥界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她常年居于度朔山,酆都城极少踏足。鬼帝只好谎称此事已交与女青处理。

  退朝回来,鬼帝准备亲自前往度朔山见女青一面,青阳受女青嘱托不能让其他人进入度朔山,赶紧拦住即将出发的鬼帝。

  “父皇,女青姑姑这几日在闭关修炼,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出关。”青阳道。

  “她早不闭关晚不闭关,偏偏在这个时候闭关。”鬼帝埋怨道,少了女青他一人难以对付九大天尊。

  “父皇,您又不是不知女青姑姑的脾气,我这次本来想在度朔山上多修炼几天,也被女青姑姑赶了出来。”青阳添油加醋道。

  鬼帝盯着青阳看了好一会,青阳以为谎言被鬼帝识破,胆怯地低下头,面赤耳红,摩挲着手道:“父皇,您不信吗?”

  鬼帝笑了笑,对青阳道:“父皇没有怀疑你的话,女青既然办不了此事那就交你去办。你速去北冥带有鱼来冥界。”

  青阳听到张大了嘴巴,他不想自找了个苦差事,连忙拒绝道:“父皇,这几日还有几十个魂魄要我去收,抽不了身去北冥。”

  “收魂这等小事可以交给其他阴差,有鱼交给其他人父皇不放心,你,父皇信得过。你无需多言,这事就这么定了。”鬼帝命令青阳,青阳无可奈何,只好接下任务。

  青阳通过追魂铃的感应来到了海边。望着茫茫大海他犯了难,平日里他被冥界长辈们宠溺,连弱水都没下过,更别说是游仙界深不可测的海。

  说来也巧,就在青阳思忖渡海的方法时,鲲正好游过,青阳一眼从浪花中发现鲲的踪影,赶紧向鲲招手:“大鱼,过来!”

  鲲听到青阳的声音,轻蔑地瞥了青阳一眼,不去理他继续在海里玩水。

  “嘿,我就不信你不过来。”青阳从包裹中找出女青做的糕点,女青做糕点的手艺不亚于有鱼,青阳掰下一块糕点扔向鲲。

  零碎的糕点漂浮到鲲的嘴边,鲲张开嘴吞掉一点,它一吃就停不下来,将海面上的糕点吃了个精光。

  青阳见鲲吃糕点吃得津津有味,就把剩下的糕点都掏了出来,对着鲲道:“大鱼,我这儿还有些好吃的,你带我去北冥找有鱼,我就把这些吃的都给你。”

  鲲嘴馋,一看到青阳手上还有吃的,就乖乖游了过去,青阳见此刻是好时机,等鲲靠近就飞上鲲的脊背。鲲觉察到背上有人,突然一个翻身遁入海里,想把背上的青阳晃下海。

  青阳重心不稳,赶紧脱离鲲飞至半空,可他不借助鲲难以到达北冥,只好再掏出身上的糕点来引诱鲲。

  “大鱼,你再不出来我就把这些好吃的都吃了哦。”青阳将一块桂花糕塞入自己嘴里,津津有味地嚼起来。

  鲲闻到香味从海里探出脑袋,望着青阳垂涎三尺,巴不得青阳再扔点糕点给它吃。

  就这样,青阳举着糕点骗鲲在海里团团转,等它游累了,再跟着鲲游去它北冥的家。

  自从蓬莱、瀛洲、方丈三岛覆灭以后,幸存下来的仙人都转移到了北冥,碍于有鱼的面子,苏夜寻放下了仙妖之间的恩怨,收留了这群流离失所的仙人。

  北冥是一片汪洋大海,除了一个从归墟旧址隆起的无人小岛。岛上除了石头与草木,一无所有。要在岛上生存,还需有食物与居所。岛上人分为两拨,一拨以有鱼为首,播种从陆上带来的种子,在岛上分别种下桑麻、水稻、果树;一拨以苏夜寻为主,带领仙人建房盖屋,兴修水利。

  众人忙得热火朝天,忙了近一个月,岛上开始有了生机,初显人间模样。

  这段时间有鱼好不容易闲下来,亲手做了一点鱼饵,准备前往海边喂鲲。鲲贪玩不知游往何处,为了召唤鲲回来,有鱼掏出海螺,对着大海吹奏天风海涛之曲。

  曲声渺渺,穿山越海传到鲲耳朵里,鲲听到有鱼在召唤,拼命游向北冥,青阳趁机跳上鲲,跟着鲲游去。

  等鲲靠岸,有鱼看到鲲背上有人,捡起沙滩的一枚石子打向鲲背上之人,青阳眼疾手快接住石子,挥手对有鱼喊道:“有鱼,是我青阳,你别误伤了好人。”

  有鱼看清来者是青阳,便停手问青阳:“你怎么来了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

  青阳踏水飞来,跑到有鱼身边,卖弄关子道:“那你猜我来这所为何事。”

  “莫非你是来探望有幸?”有鱼猜测,毕竟有幸与青阳才是亲兄妹,她是青阳在凡间唯一的牵挂。

  “我这次可是专程来看你的。”青阳强调。

  有鱼受宠若惊,她与青阳有过几次交集,但关系还没好到这种程度,青阳以前待人凉薄,这次他主动示好,反而让有鱼想入非非。

  “你不用特地来看我,我有夜寻照顾,在北冥过得很好。”有鱼背对着婉拒青阳。

  青阳不知有鱼的心思,故意刁难有鱼:“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不远千里过来,肚子都饿瘪了,你都没有好好招待我。”

  青阳一个劲与有鱼套近乎,有鱼刻意保持距离,顺势向青阳赔不是:“岛内事务繁忙,是我一时疏忽。我这就叫人去采点果子好好招待你。”

  青阳拦住有鱼,盯着有鱼手中篮子道:“你这篮子里有什么好吃的,先给我尝尝。”

  

  有鱼捏紧篮子,不好意思道:“这是给鲲吃的。”

  还没等有鱼说完,青阳一把抢过有鱼手中的篮子,随手掏出篮子一颗糯米团塞进嘴里。团子刚入喉,青阳立马转身,恨不得把喉咙里的团子抠出来。

  有鱼看到青阳难以下咽的表情,自责道:“都怪我做得太急,这糯米团半生不熟的。”

  “哪里哪里,有鱼你手艺比女青姑姑还厉害,我喜欢吃。”青阳化解尴尬,又吃了一颗团子,假装有鱼做的很好吃。

  有鱼腼腆低头,脸上飞现两片红晕,她说话软糯,心平气和,总让人产生怜惜之感。过去青阳瞧不起软弱的有鱼,认为有鱼身为仙人又是鬼帝之女,混得比凡间民女还差,如今见她楚楚可怜状,又想到冥界要对她不利,就对有鱼生起一股保护欲。

  “有鱼,你害怕吗?”青阳轻声问道。

  有鱼不懂青阳的话,问青阳说什么。理智又占满了青阳头脑,青阳对有鱼笑着道:“我刚才是问,你想回冥界看父皇吗?父皇甚是想念,托我带你回冥界一趟。”

  有鱼对鬼帝生疏得很,鬼帝向来也对她不闻不问,有鱼支支吾吾道:“此事等夜寻回来再说,我目前离不开北冥。”

  “你怎么什么事都要过问苏夜寻?他是妖怪,又是你杀父仇人,父皇都不及他重要?”青阳反问。

  “夜寻是我最重要的人,去冥界这么大的事,当然得问他。”有鱼理直气壮道,她心里明白,另一个她滥用阴军令闯下滔天大祸,鬼帝突然召她回去凶多吉少。

  有鱼三句不离“夜寻”,青阳听得不耐烦,想到有鱼如此听苏夜寻的话,绝不会离开苏夜寻跟他去冥界,何不趁苏夜寻不在劫走有鱼?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无情!”青阳心里想道,有鱼只记挂着那个妖怪男人,让青阳感到极度不适。

  青阳突然伸手拽住有鱼,有鱼吓得篮子落地,奈何她力气不及青阳,被青阳推搡着押到了鲲背上。

  有鱼瞪着大眼怒问青阳干什么,青阳不想跟有鱼解释,只想捆住有鱼,把她早日脱离妖怪带回冥界交差。有鱼不依,对着青阳拳打脚踢,与他拼个鱼死网破,青阳此刻却变成了个无赖,像块狗屁膏药一样缠住有鱼不放。

  有鱼被外人欺负,终于,连鲲都看不下去,一下飞跃至半空,将背上的人抖落。有鱼与青阳双双滑入了海中……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