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贾琏眼里,王熙凤、平儿和尤二姐三人为何比上一个秋桐?

  • 日期:09-06
  • 点击:(1020)


  2019 古时候

  在贾琏眼里,这四个女人不过都是他的女人,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份量而已,秋桐不过是贾琏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一,王熙凤,贾琏的嫡妻,一开始,贾琏心里自然是王熙凤最重要的,大白天的,都不放过王熙凤,要与王熙凤嬉戏一回,晚上敦伦时,也要变个花样儿,无论什么事情,贾琏都会迁就她。书中说,只要王熙凤不在眼前,贾琏就要生事,这句话告诉我们,只要王熙凤在面前,贾琏就会老老实实的听话,原因嘛,就是有了个拴马桩了。对了,王熙凤就是贾琏的拴马桩。王熙凤与贾琏的是否渐行渐远,在《红楼梦》的前80回并没有说明,有人以为贾琏曾经说过要置王熙凤于死地的话,但那话其实并不是贾琏对王熙凤的厌弃,而是在对王熙凤赌气,因为王熙凤让他丢了脸面而已。这在贾琏向鸳鸯借当,以及王熙凤代替贾琏对付宫中太监一节中,可以看出,不管是出于利益还是出于感情,贾琏与王熙凤都是配合默契,妇唱夫随的,一点也没有''冷''的意味。

  二,尤二姐,是贾琏偷娶的女人,也是贾琏生命中的第二个重要的女人。许多人以为她才是贾琏的真爱,贾琏偷娶二姐之后,不但养着尤二姐的母亲,妹妹,把自己的私房交给尤二姐保管,还吩咐自己的家人们称呼尤二姐为奶奶,似乎把她当正妻看,可是他从没有想过,将来尤二姐会怎么办?这样没名没份的跟着他做外室,生了孩子都不能上家谱的,社会地位连一个通房丫头也比不上。为什么尤二姐着急慌忙的要跟着王熙凤到贾府去?因为她急需要一个名分做自己的保障。而且,尤二姐到了贾府之后,贾琏得了秋桐,便把尤二姐抛在了脑后,这才被王熙凤设计,造成了尤二姐饱受善姐儿虐待,秋桐的漫骂,最后流产后自己吞金的结局。贾琏,实在没有读者们所看到的想象的那样爱尤二姐。

  

  三,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头,她体贴懂事,善解人意,并且多次帮助贾琏渡过王熙凤的难关,贾琏对她自然也是喜欢的,但是因为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她的卖身契是掌握在王熙凤的手里,因此平儿也不敢过分的亲近而已。

  四,秋桐,是贾赦赏给贾琏的,早在此前,贾琏与她使眉目传情,暗传秋波了。本来贾琏对秋桐是求之不得,现在乍一得到,自然是干柴烈火,如胶似漆。把个尤二姐这个偷娶的,被王熙凤接来过了明路的二奶奶也忘到了脑后,就是王熙凤,为了要借她这把剑对付尤二姐这个强劲竞争对手,也对秋桐容让几分,这越发的让秋桐得意洋洋。要让一个人玩,先让一个人狂。王熙凤就是采用了这样的欲擒故纵的策略,既让秋桐对付了尤二姐,又为以后除去秋彤做了一个重要的伏笔。而秋桐却不知是计,不但嚣张跋扈,自以为了不起,而且还嫌弃王熙凤没有胆量,太软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到了王熙凤的坑中。后来,尤二姐之死,猛然唤醒了贾琏内心对她的一点怜爱,这下子恐怕秋桐要倒霉了,因为贾琏毕竟是对尤二姐付出过感情的,他开始心痛,是这时候的秋彤不知收敛,反而在贾琏眼前仍旧信口胡言,说什么尤二姐的孩子是一个杂种,不知道姓张的呢,还是姓李的呢,她却不知这是她倒霉的开始。

  

  王熙凤在尤二姐死后是要对付秋桐的,她利用卜卦,诬秋桐是冲撞尤二姐,让尤二姐流产,并让尤二姐吞金自尽的元凶。虽然这个困难被秋桐利用邢夫人而破解了。但却在贾琏心里留下了一根刺,想来从此以后,秋桐也就成了一片秋天的将残的秋桐叶,曾经唯她为命的时代在短短的时间就风过水无痕了。

  《红楼梦》只余下前80回,贾琏的四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结局并没有定论,但无论如何,秋桐绝对不是贾琏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虽然她曾经被贾琏视之如命,并因而此忽略过其他女人,但那一段风光的日子却很短,随着尤二姐到贾府开始,又随着尤二姐的去世而结束。

  在贾琏眼里,这四个女人不过都是他的女人,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份量而已,秋桐不过是贾琏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一,王熙凤,贾琏的嫡妻,一开始,贾琏心里自然是王熙凤最重要的,大白天的,都不放过王熙凤,要与王熙凤嬉戏一回,晚上敦伦时,也要变个花样儿,无论什么事情,贾琏都会迁就她。书中说,只要王熙凤不在眼前,贾琏就要生事,这句话告诉我们,只要王熙凤在面前,贾琏就会老老实实的听话,原因嘛,就是有了个拴马桩了。对了,王熙凤就是贾琏的拴马桩。王熙凤与贾琏的是否渐行渐远,在《红楼梦》的前80回并没有说明,有人以为贾琏曾经说过要置王熙凤于死地的话,但那话其实并不是贾琏对王熙凤的厌弃,而是在对王熙凤赌气,因为王熙凤让他丢了脸面而已。这在贾琏向鸳鸯借当,以及王熙凤代替贾琏对付宫中太监一节中,可以看出,不管是出于利益还是出于感情,贾琏与王熙凤都是配合默契,妇唱夫随的,一点也没有''冷''的意味。

  二,尤二姐,是贾琏偷娶的女人,也是贾琏生命中的第二个重要的女人。许多人以为她才是贾琏的真爱,贾琏偷娶二姐之后,不但养着尤二姐的母亲,妹妹,把自己的私房交给尤二姐保管,还吩咐自己的家人们称呼尤二姐为奶奶,似乎把她当正妻看,可是他从没有想过,将来尤二姐会怎么办?这样没名没份的跟着他做外室,生了孩子都不能上家谱的,社会地位连一个通房丫头也比不上。为什么尤二姐着急慌忙的要跟着王熙凤到贾府去?因为她急需要一个名分做自己的保障。而且,尤二姐到了贾府之后,贾琏得了秋桐,便把尤二姐抛在了脑后,这才被王熙凤设计,造成了尤二姐饱受善姐儿虐待,秋桐的漫骂,最后流产后自己吞金的结局。贾琏,实在没有读者们所看到的想象的那样爱尤二姐。

  

  三,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头,她体贴懂事,善解人意,并且多次帮助贾琏渡过王熙凤的难关,贾琏对她自然也是喜欢的,但是因为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她的卖身契是掌握在王熙凤的手里,因此平儿也不敢过分的亲近而已。

  四,秋桐,是贾赦赏给贾琏的,早在此前,贾琏与她使眉目传情,暗传秋波了。本来贾琏对秋桐是求之不得,现在乍一得到,自然是干柴烈火,如胶似漆。把个尤二姐这个偷娶的,被王熙凤接来过了明路的二奶奶也忘到了脑后,就是王熙凤,为了要借她这把剑对付尤二姐这个强劲竞争对手,也对秋桐容让几分,这越发的让秋桐得意洋洋。要让一个人玩,先让一个人狂。王熙凤就是采用了这样的欲擒故纵的策略,既让秋桐对付了尤二姐,又为以后除去秋彤做了一个重要的伏笔。而秋桐却不知是计,不但嚣张跋扈,自以为了不起,而且还嫌弃王熙凤没有胆量,太软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到了王熙凤的坑中。后来,尤二姐之死,猛然唤醒了贾琏内心对她的一点怜爱,这下子恐怕秋桐要倒霉了,因为贾琏毕竟是对尤二姐付出过感情的,他开始心痛,是这时候的秋彤不知收敛,反而在贾琏眼前仍旧信口胡言,说什么尤二姐的孩子是一个杂种,不知道姓张的呢,还是姓李的呢,她却不知这是她倒霉的开始。

  

  王熙凤在尤二姐死后是要对付秋桐的,她利用卜卦,诬秋桐是冲撞尤二姐,让尤二姐流产,并让尤二姐吞金自尽的元凶。虽然这个困难被秋桐利用邢夫人而破解了。但却在贾琏心里留下了一根刺,想来从此以后,秋桐也就成了一片秋天的将残的秋桐叶,曾经唯她为命的时代在短短的时间就风过水无痕了。

  《红楼梦》只余下前80回,贾琏的四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结局并没有定论,但无论如何,秋桐绝对不是贾琏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虽然她曾经被贾琏视之如命,并因而此忽略过其他女人,但那一段风光的日子却很短,随着尤二姐到贾府开始,又随着尤二姐的去世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