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志愿者人生因奉献而精彩

  • 日期:07-26
  • 点击:(1883)


天水志愿者:人生因奉献而精彩

  志愿者 人生因奉献而精彩

  □天水晚报记者 张 超

  一座城市的温度在于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在天水这座城市,记者曾经采访过把公交车当做救护车的公交司机、救助患者时划破胳膊血流不止的热心路人、救了人却不愿意接受采访的无名英雄,他们的故事让人感动,但更让记者动容的却是那些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的志愿者,他们的事迹并不突出,经历也不曲折,却因常年不懈的坚持而更加打动人心。

  

  漆爱红

  “帮一时有帮一时的快乐”

  心连心爱心群是我市众多志愿者团体之一,漆爱红和马晓峰夫妇是心连心爱心群中的成员。2015年,漆爱红在朋友处了解到有这么一个关注留守儿童和孤寡残疾老人的爱心群体,抱着好奇心,她参加了一次爱心群的集体活动,前往偏远农村探望村子里的几位孤寡老人。

  几位老人因为无人照顾,家里的环境一团糟,个人卫生也很邋遢,爱心群的成员们没有丝毫嫌弃,卷起袖子就开始打扫卫生,给老人们剪发、梳头、擦洗身子,这温暖的一幕深深印刻在了漆爱红的心里。她也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加入到了帮助老人的行动中。

  回家以后,当天发生的事让漆爱红久久不能平静,她希望也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更多的孤寡老人。当她把想法告诉丈夫之后,获得了丈夫马晓峰的全力支持。目前,这对夫妇已坚持了4年的爱心救助,成为爱心群的骨干力量,。

  “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那么多,你能管几个?”这样的质疑几乎伴随了漆爱红和马晓峰夫妇4年。漆爱红也承认自己能力有限,不可能帮助太多的人,但她也表示,“确实,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但帮一时就有帮一时的快乐”。

  这4年里,漆爱红已经记不清自己和爱心群的群友们走进过多少老人家里,帮多少老人洗过头做过饭、打扫过卫生、添置过生活用品,哪怕不被人理解,她也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感染身边的亲友同事参与到这份工作中来。

  对于以后,漆爱红夫妇表示只要自己有能力,就会把这份爱心进行到底。

  

  龙城救援服务队

  “人活着,不能只为钱”

  龙城救援服务队的队长刘涛是一个憨厚而低调的人。初次见面,记者很难将这个个头不高、言语温和的年轻人和抢险救援联系起来,但31岁的刘涛确实是我市蓝天救援队的发起人以及现在龙城救援服务队的队长,4年的公益志愿者之路带给他的是精神层面的满足。

  2015年,天水蓝天救援队在刘涛等几人的努力下成立了,“生命救援、灾难救援、心理救援、贫困助学,在自身的能力范围内,竭尽所能帮助所有身处困境的人们”是他们的创建理念,而他们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这一信念。娘娘坝洪水、九寨沟地震、临夏洪涝、困难群众的资助帮扶等等,全部都有刘涛和救援队队员们的身影。

  2017年,在团市委的帮助下,刘涛又成立了天水龙城救援志愿服务队,与蓝天救援队守望相助,继续默默从事着志愿者行动。

  刘涛告诉记者,目前服务队有50余名固定成员和数十名编外成员。他认为,一线救援时固然需要青壮年,但公益不分老少,每个人都可以为公益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其实做公益并不是要去当英雄,而是一种默默付出的理念,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而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新生命。

生命终结时,如果他的器官能在其他人身上继续发挥作用,那也代表着这个人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么一想还是很让人欣慰的。”

  

  李 燕

  “只要有流浪动物需要帮助,我们就会一直存在”

  流浪动物是每个城市都存在的问题,对待流浪动物,是简单粗暴的捕杀?还是放逐到城市边缘任其自生自灭?不得不说,我们天水以绝育代替捕杀的方式在整个西北乃至全国都走在最前沿。

  在部分城市出台限养令时,秦州区政府、秦州区综合执法局做出了最人性化的选择——绝育、放生。

  李燕,既是一念小动物保护协会成员,也是现任的协会负责人。4年前,出于对小动物的爱护,让一个普通的宠物交流群将自己的目光从家养宠物转移到了关爱流浪动物这个社会问题上来。

  李燕和协会成员们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半夜爬起来去救助受伤的流浪动物,也不记得救助的流浪动物的数目,但他们始终记得的是,出门在包里装一袋狗粮,去喂食流浪动物,让它们不再挨饿。

  但时间久了,他们发现这样简单的喂养并不是改善流浪动物生存方式的最佳办法,眼看着流浪动物越来越多,大家最终达成共识——用人工绝育的方式来控制流浪动物数量,但高昂的手术费用让协会完全靠收取会员费来维持显然不现实。

  幸运的是,他们的努力被市、区两级政府看在眼里,秦州区政府出资建立了流浪动物绝育基地,购置了全套的手术设备,免费为秦州区内的流浪动物做绝育手术,从而有效的控制流浪动物的数量。

  从今年1月至今,该基地已经为600余只流浪动物进行了绝育手术,我市也成为了西北首个以绝育代替捕杀的城市。

  李燕告诉记者,目前市民看到的耳朵上打着耳标的流浪动物,就是在秦州区流浪动物绝育基地进行了绝育手术的流浪动物,那个耳标是序列号,代表着这只狗狗身体健康,已进行过驱虫,注射了疫苗,并且已绝育。

  除了绝育,一念小动物保护协会还在探索“以领养代替买卖”的方式,对经过体检的健康小奶狗进行免费领养。协会与领养人达成共识后,签订领养协议,由爱心市民带回家中饲养。今年上半年,通过“领养日”活动,成功将107只健康的小狗送到了愿意照顾它们的家庭。

  “只要有流浪动物需要帮助,我们协会就会一直存在。”李燕这样说。

  编后语

  志愿者服务靠的是坚持付出和一副为他人着想的热肠,三位接受采访的志愿者是我市众多志愿者中的一员,他们或许没有感天动地的故事,也没有可歌可泣的行为,只是我们身边普普通通的人,但他们的那份坚持却值得我们敬佩。

   15:52

  来源:天天天水网

天水志愿者:人生因奉献而精彩

  志愿者 人生因奉献而精彩

  □天水晚报记者 张 超

  一座城市的温度在于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在天水这座城市,记者曾经采访过把公交车当做救护车的公交司机、救助患者时划破胳膊血流不止的热心路人、救了人却不愿意接受采访的无名英雄,他们的故事让人感动,但更让记者动容的却是那些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的志愿者,他们的事迹并不突出,经历也不曲折,却因常年不懈的坚持而更加打动人心。

  

  漆爱红

  “帮一时有帮一时的快乐”

  心连心爱心群是我市众多志愿者团体之一,漆爱红和马晓峰夫妇是心连心爱心群中的成员。2015年,漆爱红在朋友处了解到有这么一个关注留守儿童和孤寡残疾老人的爱心群体,抱着好奇心,她参加了一次爱心群的集体活动,前往偏远农村探望村子里的几位孤寡老人。

  几位老人因为无人照顾,家里的环境一团糟,个人卫生也很邋遢,爱心群的成员们没有丝毫嫌弃,卷起袖子就开始打扫卫生,给老人们剪发、梳头、擦洗身子,这温暖的一幕深深印刻在了漆爱红的心里。她也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加入到了帮助老人的行动中。

  回家以后,当天发生的事让漆爱红久久不能平静,她希望也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更多的孤寡老人。当她把想法告诉丈夫之后,获得了丈夫马晓峰的全力支持。目前,这对夫妇已坚持了4年的爱心救助,成为爱心群的骨干力量,。

  “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那么多,你能管几个?”这样的质疑几乎伴随了漆爱红和马晓峰夫妇4年。漆爱红也承认自己能力有限,不可能帮助太多的人,但她也表示,“确实,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但帮一时就有帮一时的快乐”。

  这4年里,漆爱红已经记不清自己和爱心群的群友们走进过多少老人家里,帮多少老人洗过头做过饭、打扫过卫生、添置过生活用品,哪怕不被人理解,她也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感染身边的亲友同事参与到这份工作中来。

  对于以后,漆爱红夫妇表示只要自己有能力,就会把这份爱心进行到底。

  

  龙城救援服务队

  “人活着,不能只为钱”

  龙城救援服务队的队长刘涛是一个憨厚而低调的人。初次见面,记者很难将这个个头不高、言语温和的年轻人和抢险救援联系起来,但31岁的刘涛确实是我市蓝天救援队的发起人以及现在龙城救援服务队的队长,4年的公益志愿者之路带给他的是精神层面的满足。

  2015年,天水蓝天救援队在刘涛等几人的努力下成立了,“生命救援、灾难救援、心理救援、贫困助学,在自身的能力范围内,竭尽所能帮助所有身处困境的人们”是他们的创建理念,而他们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这一信念。娘娘坝洪水、九寨沟地震、临夏洪涝、困难群众的资助帮扶等等,全部都有刘涛和救援队队员们的身影。

  2017年,在团市委的帮助下,刘涛又成立了天水龙城救援志愿服务队,与蓝天救援队守望相助,继续默默从事着志愿者行动。

  刘涛告诉记者,目前服务队有50余名固定成员和数十名编外成员。他认为,一线救援时固然需要青壮年,但公益不分老少,每个人都可以为公益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其实做公益并不是要去当英雄,而是一种默默付出的理念,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而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新生命。

生命终结时,如果他的器官能在其他人身上继续发挥作用,那也代表着这个人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么一想还是很让人欣慰的。”

  

  李 燕

  “只要有流浪动物需要帮助,我们就会一直存在”

  流浪动物是每个城市都存在的问题,对待流浪动物,是简单粗暴的捕杀?还是放逐到城市边缘任其自生自灭?不得不说,我们天水以绝育代替捕杀的方式在整个西北乃至全国都走在最前沿。

  在部分城市出台限养令时,秦州区政府、秦州区综合执法局做出了最人性化的选择——绝育、放生。

  李燕,既是一念小动物保护协会成员,也是现任的协会负责人。4年前,出于对小动物的爱护,让一个普通的宠物交流群将自己的目光从家养宠物转移到了关爱流浪动物这个社会问题上来。

  李燕和协会成员们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半夜爬起来去救助受伤的流浪动物,也不记得救助的流浪动物的数目,但他们始终记得的是,出门在包里装一袋狗粮,去喂食流浪动物,让它们不再挨饿。

  但时间久了,他们发现这样简单的喂养并不是改善流浪动物生存方式的最佳办法,眼看着流浪动物越来越多,大家最终达成共识——用人工绝育的方式来控制流浪动物数量,但高昂的手术费用让协会完全靠收取会员费来维持显然不现实。

  幸运的是,他们的努力被市、区两级政府看在眼里,秦州区政府出资建立了流浪动物绝育基地,购置了全套的手术设备,免费为秦州区内的流浪动物做绝育手术,从而有效的控制流浪动物的数量。

  从今年1月至今,该基地已经为600余只流浪动物进行了绝育手术,我市也成为了西北首个以绝育代替捕杀的城市。

  李燕告诉记者,目前市民看到的耳朵上打着耳标的流浪动物,就是在秦州区流浪动物绝育基地进行了绝育手术的流浪动物,那个耳标是序列号,代表着这只狗狗身体健康,已进行过驱虫,注射了疫苗,并且已绝育。

  除了绝育,一念小动物保护协会还在探索“以领养代替买卖”的方式,对经过体检的健康小奶狗进行免费领养。协会与领养人达成共识后,签订领养协议,由爱心市民带回家中饲养。今年上半年,通过“领养日”活动,成功将107只健康的小狗送到了愿意照顾它们的家庭。

  “只要有流浪动物需要帮助,我们协会就会一直存在。”李燕这样说。

  编后语

  志愿者服务靠的是坚持付出和一副为他人着想的热肠,三位接受采访的志愿者是我市众多志愿者中的一员,他们或许没有感天动地的故事,也没有可歌可泣的行为,只是我们身边普普通通的人,但他们的那份坚持却值得我们敬佩。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漆爱红

  刘涛

  李燕

  动物

  马晓峰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