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情缘】月下红雁(43)

  • 日期:08-19
  • 点击:(1159)


一闻此言,小月暗暗纳闷:“姐姐不是哭着喊着要见白公子么?”她忙道:“你家小姐有何事比上学还重要?我家白先生可是你们用八抬大轿请来的。”

丫鬟道:“那自然是我家的家事,不便和外人说。”

白鸿雁听了,只道是宋府又遇到了麻烦事,不禁有些担忧月娘,便道:“请问,你家小姐一切可安好?”

丫鬟瞧了一眼白鸿雁,欲言又止,最后说道:“我家小姐挺好的......”

小月似乎看出来了什么,接着问道:“这是你家小姐的意思,还是别人的意思?”

丫鬟有些不耐烦,道:“这是我家大夫人的意思。”

小月待要再问,只见那丫鬟转头便将大门关上了。

白鸿雁和小月迎来一个闭门羹,不禁对了一眼,他二人一听到丫鬟说是大夫人的意思,心里均已猜到了七八分。想来,那大夫人已瞧出端倪,便不想再让白鸿雁见到她家小姐。

白鸿雁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天底下儿女婚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到此言,不禁心想:“若我家中派人带着聘礼去宋府求亲,他家是否会同意?以我家目前的状况......”

他不由得望向宋府那朱红色的大门,但见两头彰显富贵的玉石麒麟盘坐门旁,那高高的门槛,似乎在他和月娘之间,隔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不觉心里冷了半截,摇头黯然道:“妹子,咱们先回去吧。”

他虽生性纯良,但自小学习圣人之言,骨子里自有一股凌然傲气,似今日这般寒酸之心境,实是平生从一回感受到。

小月见他眼神寒酸,也不觉心酸起来,道:“公子,你是不是心里不痛快?”

白鸿雁发了半晌怔,他想起往日与月娘相处的时光,霎时之间,不由得神驰往昔,心中一片平静温暖,那时候宋红月不过是个游荡江湖的少年,他们一起习剑、嬉笑,促膝长谈,不必考虑世俗,何等的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他忍不住长叹一声,自语道:“她若想读书,便来我家,我自会倾囊相授,我们还似从前那般,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她......她若不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那该多好啊!”

小月瞧着,心中的酸楚转瞬化成了一团不忿之火,便欲施展法术,直闯入宋府,可转念一想,何不顺坡下驴,彻底断了白公子的念想,便道:“公子,你这又是何苦来着,长痛不如短痛......小月活了千年,悟出一个道理来,这世上的烦恼都是自找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白鸿雁听着纳闷,道:“妹子,你年纪轻轻,怎么活了上千年?”

小月回身一望,但见满园春色,柳绿花红,笑道:“春光无限好,趁着大好时光,咱们将那字画店风风火火的办起来可好?”想着,顿觉兴奋,拍了拍手笑道:“不如便叫鸿雁字画堂,如何?”

白鸿雁勉强笑道:“咱们去平康街转转吧!”

小月挽起他的胳膊,笑嘻嘻地拉着他往前走。白鸿雁不禁回头又瞧了一眼,只见红墙上垂柳依依,蓦然间,高墙上探出一个少女的脸庞,她的目光飞快的转动,似乎在找寻什么人。

春光无限好,灿烂的阳光照在她秀眉双蹙的面容上,更显得灿若云霞。

白鸿雁一见到那少女,又惊又喜,不自禁的大叫:“月娘!你怎么爬上了墙?”

这少女正是宋红月。

宋红月与白鸿雁目光相接,只觉他眼中深情无限,又似有万种无奈,霎时委屈的流下了眼泪,叫道:“雁郎,你等等我,咱们一起走!”

白鸿雁见她流泪,心下茫然一片,也不知是悲是喜,不觉眼眶也红了,叫道:“月娘,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宋红月更是“呜咽”一声哭出声来,只见她双手一撑,猛地翻身过墙,向着白鸿雁飞奔而来。

昨日,金树田和柳道长来到宋府,先是向宋红月试探一番白鸿雁,随后柳道长又口吐千年金丹,意欲操纵宋红月的心识。然而此二法,皆对宋红月无效。

宋红月的冷漠之态,令得金树田只觉自讨没趣,便要心灰意冷的离去。谁知当宋老爷说到白先生时,大夫人突然说,不让白先生过来教书了。

此言一出,宋红月、宋老爷和金树田皆是不解。

金树田似乎感觉这里大有文章,他静静的瞧了瞧大夫人,又瞧了瞧宋红月,微微一笑,便和柳道长一同告辞了。

金树田走后,宋老爷正要细问,只听大夫人开口便问宋红月和白鸿雁相识有多久。

宋红月莫不知声,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宋老爷在旁瞧着,他见女儿神色恍惚,眉宇间一团少女情思之色,蓦地想到那个白先生的翩翩风采,一时间恍然大悟。

大夫人接着说,近日便邀请金家二位公子一同来家中做客,并从二人中选择一人做宋红月日后的夫君。

宋红月听了,登时气急败坏,极为反抗,宋老爷只是温言劝说,却并未表态。

最终,一家人闹得不欢而散。

此时,白鸿雁心中激动,提步相迎,只是跑到宋红月面前,又收住了脚步。他不由得心中摇动,心道:“她是宋府大小姐,我纵然心里千般万般喜欢她,又能怎样?”于是,他极力克制住自己澎湃的心潮,长叹一声,说道:“月娘,你怎么擅自跑出了家?”

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可是言语中充满着万般眷恋,宋红月怎会听不出来。

两人呆立半晌。

宋红月只觉胸腔一团热血便要涌将出来,一汪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泣声道:“大娘要把我许配给别人!大娘不许我见你!”

白鸿雁一听此言,登时脸色大变,全身发颤,心口宛如刀割般的痛,只是颤声道:“哦......”却再难说出半个字。他想为宋红月擦去脸上的泪水,可手抬到一半,又不敢挨上去。

宋红月抬眼瞧着他,抽抽噎噎的道:“你舍得我嫁给别人吗?”

白鸿雁脑中混乱一片,宋红月的一言一动,无不令他心动意荡,见她哭泣,一颗心仿佛便要化了。宋红月在他眼前越久,越是难以割舍,终于,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把便将宋红月搂在怀中,激动地道:“我舍不得!我不许你嫁给别人!”

小月在旁看得呆了。

她见二人神色激动,真情流露,家中的阻挠不但没有斩断二人情丝,反将二人暗生的朦胧情愫,豁然燃成了一团熊熊烈火。

她急忙慌张四望,说道:“你们这般大喊大叫,怕是会把府内的人都惊动了!”

宋红月霍地一清醒,回头望向小月,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破涕而笑:“我倒忘了还有妹妹你!你会法术!你帮帮我吧!”

96

大石可金

2019.08.15 02:05*

字数 2291

一闻此言,小月暗暗纳闷:“姐姐不是哭着喊着要见白公子么?”她忙道:“你家小姐有何事比上学还重要?我家白先生可是你们用八抬大轿请来的。”

丫鬟道:“那自然是我家的家事,不便和外人说。”

白鸿雁听了,只道是宋府又遇到了麻烦事,不禁有些担忧月娘,便道:“请问,你家小姐一切可安好?”

丫鬟瞧了一眼白鸿雁,欲言又止,最后说道:“我家小姐挺好的......”

小月似乎看出来了什么,接着问道:“这是你家小姐的意思,还是别人的意思?”

丫鬟有些不耐烦,道:“这是我家大夫人的意思。”

小月待要再问,只见那丫鬟转头便将大门关上了。

白鸿雁和小月迎来一个闭门羹,不禁对了一眼,他二人一听到丫鬟说是大夫人的意思,心里均已猜到了七八分。想来,那大夫人已瞧出端倪,便不想再让白鸿雁见到她家小姐。

白鸿雁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天底下儿女婚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到此言,不禁心想:“若我家中派人带着聘礼去宋府求亲,他家是否会同意?以我家目前的状况......”

他不由得望向宋府那朱红色的大门,但见两头彰显富贵的玉石麒麟盘坐门旁,那高高的门槛,似乎在他和月娘之间,隔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不觉心里冷了半截,摇头黯然道:“妹子,咱们先回去吧。”

他虽生性纯良,但自小学习圣人之言,骨子里自有一股凌然傲气,似今日这般寒酸之心境,实是平生从一回感受到。

小月见他眼神寒酸,也不觉心酸起来,道:“公子,你是不是心里不痛快?”

白鸿雁发了半晌怔,他想起往日与月娘相处的时光,霎时之间,不由得神驰往昔,心中一片平静温暖,那时候宋红月不过是个游荡江湖的少年,他们一起习剑、嬉笑,促膝长谈,不必考虑世俗,何等的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他忍不住长叹一声,自语道:“她若想读书,便来我家,我自会倾囊相授,我们还似从前那般,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她......她若不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那该多好啊!”

小月瞧着,心中的酸楚转瞬化成了一团不忿之火,便欲施展法术,直闯入宋府,可转念一想,何不顺坡下驴,彻底断了白公子的念想,便道:“公子,你这又是何苦来着,长痛不如短痛......小月活了千年,悟出一个道理来,这世上的烦恼都是自找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白鸿雁听着纳闷,道:“妹子,你年纪轻轻,怎么活了上千年?”

小月回身一望,但见满园春色,柳绿花红,笑道:“春光无限好,趁着大好时光,咱们将那字画店风风火火的办起来可好?”想着,顿觉兴奋,拍了拍手笑道:“不如便叫鸿雁字画堂,如何?”

白鸿雁勉强笑道:“咱们去平康街转转吧!”

小月挽起他的胳膊,笑嘻嘻地拉着他往前走。白鸿雁不禁回头又瞧了一眼,只见红墙上垂柳依依,蓦然间,高墙上探出一个少女的脸庞,她的目光飞快的转动,似乎在找寻什么人。

春光无限好,灿烂的阳光照在她秀眉双蹙的面容上,更显得灿若云霞。

白鸿雁一见到那少女,又惊又喜,不自禁的大叫:“月娘!你怎么爬上了墙?”

这少女正是宋红月。

宋红月与白鸿雁目光相接,只觉他眼中深情无限,又似有万种无奈,霎时委屈的流下了眼泪,叫道:“雁郎,你等等我,咱们一起走!”

白鸿雁见她流泪,心下茫然一片,也不知是悲是喜,不觉眼眶也红了,叫道:“月娘,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宋红月更是“呜咽”一声哭出声来,只见她双手一撑,猛地翻身过墙,向着白鸿雁飞奔而来。

昨日,金树田和柳道长来到宋府,先是向宋红月试探一番白鸿雁,随后柳道长又口吐千年金丹,意欲操纵宋红月的心识。然而此二法,皆对宋红月无效。

宋红月的冷漠之态,令得金树田只觉自讨没趣,便要心灰意冷的离去。谁知当宋老爷说到白先生时,大夫人突然说,不让白先生过来教书了。

此言一出,宋红月、宋老爷和金树田皆是不解。

金树田似乎感觉这里大有文章,他静静的瞧了瞧大夫人,又瞧了瞧宋红月,微微一笑,便和柳道长一同告辞了。

金树田走后,宋老爷正要细问,只听大夫人开口便问宋红月和白鸿雁相识有多久。

宋红月莫不知声,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宋老爷在旁瞧着,他见女儿神色恍惚,眉宇间一团少女情思之色,蓦地想到那个白先生的翩翩风采,一时间恍然大悟。

大夫人接着说,近日便邀请金家二位公子一同来家中做客,并从二人中选择一人做宋红月日后的夫君。

宋红月听了,登时气急败坏,极为反抗,宋老爷只是温言劝说,却并未表态。

最终,一家人闹得不欢而散。

此时,白鸿雁心中激动,提步相迎,只是跑到宋红月面前,又收住了脚步。他不由得心中摇动,心道:“她是宋府大小姐,我纵然心里千般万般喜欢她,又能怎样?”于是,他极力克制住自己澎湃的心潮,长叹一声,说道:“月娘,你怎么擅自跑出了家?”

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可是言语中充满着万般眷恋,宋红月怎会听不出来。

两人呆立半晌。

宋红月只觉胸腔一团热血便要涌将出来,一汪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泣声道:“大娘要把我许配给别人!大娘不许我见你!”

白鸿雁一听此言,登时脸色大变,全身发颤,心口宛如刀割般的痛,只是颤声道:“哦......”却再难说出半个字。他想为宋红月擦去脸上的泪水,可手抬到一半,又不敢挨上去。

宋红月抬眼瞧着他,抽抽噎噎的道:“你舍得我嫁给别人吗?”

白鸿雁脑中混乱一片,宋红月的一言一动,无不令他心动意荡,见她哭泣,一颗心仿佛便要化了。宋红月在他眼前越久,越是难以割舍,终于,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把便将宋红月搂在怀中,激动地道:“我舍不得!我不许你嫁给别人!”

小月在旁看得呆了。

她见二人神色激动,真情流露,家中的阻挠不但没有斩断二人情丝,反将二人暗生的朦胧情愫,豁然燃成了一团熊熊烈火。

她急忙慌张四望,说道:“你们这般大喊大叫,怕是会把府内的人都惊动了!”

宋红月霍地一清醒,回头望向小月,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破涕而笑:“我倒忘了还有妹妹你!你会法术!你帮帮我吧!”

一闻此言,小月暗暗纳闷:“姐姐不是哭着喊着要见白公子么?”她忙道:“你家小姐有何事比上学还重要?我家白先生可是你们用八抬大轿请来的。”

丫鬟道:“那自然是我家的家事,不便和外人说。”

白鸿雁听了,只道是宋府又遇到了麻烦事,不禁有些担忧月娘,便道:“请问,你家小姐一切可安好?”

丫鬟瞧了一眼白鸿雁,欲言又止,最后说道:“我家小姐挺好的......”

小月似乎看出来了什么,接着问道:“这是你家小姐的意思,还是别人的意思?”

丫鬟有些不耐烦,道:“这是我家大夫人的意思。”

小月待要再问,只见那丫鬟转头便将大门关上了。

白鸿雁和小月迎来一个闭门羹,不禁对了一眼,他二人一听到丫鬟说是大夫人的意思,心里均已猜到了七八分。想来,那大夫人已瞧出端倪,便不想再让白鸿雁见到她家小姐。

白鸿雁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天底下儿女婚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到此言,不禁心想:“若我家中派人带着聘礼去宋府求亲,他家是否会同意?以我家目前的状况......”

他不由得望向宋府那朱红色的大门,但见两头彰显富贵的玉石麒麟盘坐门旁,那高高的门槛,似乎在他和月娘之间,隔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不觉心里冷了半截,摇头黯然道:“妹子,咱们先回去吧。”

他虽生性纯良,但自小学习圣人之言,骨子里自有一股凌然傲气,似今日这般寒酸之心境,实是平生从一回感受到。

小月见他眼神寒酸,也不觉心酸起来,道:“公子,你是不是心里不痛快?”

白鸿雁发了半晌怔,他想起往日与月娘相处的时光,霎时之间,不由得神驰往昔,心中一片平静温暖,那时候宋红月不过是个游荡江湖的少年,他们一起习剑、嬉笑,促膝长谈,不必考虑世俗,何等的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他忍不住长叹一声,自语道:“她若想读书,便来我家,我自会倾囊相授,我们还似从前那般,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她......她若不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那该多好啊!”

小月瞧着,心中的酸楚转瞬化成了一团不忿之火,便欲施展法术,直闯入宋府,可转念一想,何不顺坡下驴,彻底断了白公子的念想,便道:“公子,你这又是何苦来着,长痛不如短痛......小月活了千年,悟出一个道理来,这世上的烦恼都是自找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白鸿雁听着纳闷,道:“妹子,你年纪轻轻,怎么活了上千年?”

小月回身一望,但见满园春色,柳绿花红,笑道:“春光无限好,趁着大好时光,咱们将那字画店风风火火的办起来可好?”想着,顿觉兴奋,拍了拍手笑道:“不如便叫鸿雁字画堂,如何?”

白鸿雁勉强笑道:“咱们去平康街转转吧!”

小月挽起他的胳膊,笑嘻嘻地拉着他往前走。白鸿雁不禁回头又瞧了一眼,只见红墙上垂柳依依,蓦然间,高墙上探出一个少女的脸庞,她的目光飞快的转动,似乎在找寻什么人。

春光无限好,灿烂的阳光照在她秀眉双蹙的面容上,更显得灿若云霞。

白鸿雁一见到那少女,又惊又喜,不自禁的大叫:“月娘!你怎么爬上了墙?”

这少女正是宋红月。

宋红月与白鸿雁目光相接,只觉他眼中深情无限,又似有万种无奈,霎时委屈的流下了眼泪,叫道:“雁郎,你等等我,咱们一起走!”

白鸿雁见她流泪,心下茫然一片,也不知是悲是喜,不觉眼眶也红了,叫道:“月娘,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宋红月更是“呜咽”一声哭出声来,只见她双手一撑,猛地翻身过墙,向着白鸿雁飞奔而来。

昨日,金树田和柳道长来到宋府,先是向宋红月试探一番白鸿雁,随后柳道长又口吐千年金丹,意欲操纵宋红月的心识。然而此二法,皆对宋红月无效。

宋红月的冷漠之态,令得金树田只觉自讨没趣,便要心灰意冷的离去。谁知当宋老爷说到白先生时,大夫人突然说,不让白先生过来教书了。

此言一出,宋红月、宋老爷和金树田皆是不解。

金树田似乎感觉这里大有文章,他静静的瞧了瞧大夫人,又瞧了瞧宋红月,微微一笑,便和柳道长一同告辞了。

金树田走后,宋老爷正要细问,只听大夫人开口便问宋红月和白鸿雁相识有多久。

宋红月莫不知声,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宋老爷在旁瞧着,他见女儿神色恍惚,眉宇间一团少女情思之色,蓦地想到那个白先生的翩翩风采,一时间恍然大悟。

大夫人接着说,近日便邀请金家二位公子一同来家中做客,并从二人中选择一人做宋红月日后的夫君。

宋红月听了,登时气急败坏,极为反抗,宋老爷只是温言劝说,却并未表态。

最终,一家人闹得不欢而散。

此时,白鸿雁心中激动,提步相迎,只是跑到宋红月面前,又收住了脚步。他不由得心中摇动,心道:“她是宋府大小姐,我纵然心里千般万般喜欢她,又能怎样?”于是,他极力克制住自己澎湃的心潮,长叹一声,说道:“月娘,你怎么擅自跑出了家?”

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可是言语中充满着万般眷恋,宋红月怎会听不出来。

两人呆立半晌。

宋红月只觉胸腔一团热血便要涌将出来,一汪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泣声道:“大娘要把我许配给别人!大娘不许我见你!”

白鸿雁一听此言,登时脸色大变,全身发颤,心口宛如刀割般的痛,只是颤声道:“哦......”却再难说出半个字。他想为宋红月擦去脸上的泪水,可手抬到一半,又不敢挨上去。

宋红月抬眼瞧着他,抽抽噎噎的道:“你舍得我嫁给别人吗?”

白鸿雁脑中混乱一片,宋红月的一言一动,无不令他心动意荡,见她哭泣,一颗心仿佛便要化了。宋红月在他眼前越久,越是难以割舍,终于,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把便将宋红月搂在怀中,激动地道:“我舍不得!我不许你嫁给别人!”

小月在旁看得呆了。

她见二人神色激动,真情流露,家中的阻挠不但没有斩断二人情丝,反将二人暗生的朦胧情愫,豁然燃成了一团熊熊烈火。

她急忙慌张四望,说道:“你们这般大喊大叫,怕是会把府内的人都惊动了!”

宋红月霍地一清醒,回头望向小月,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破涕而笑:“我倒忘了还有妹妹你!你会法术!你帮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