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史话:追根寻源话“三陪”

  • 日期:09-01
  • 点击:(1259)


  

  “三陪”这个国门开放之后在国内风行起来的“职业”,并不是国外的“舶来品”,而是一个历经千年风雨的国内土生土长的古老“职业”。若追根寻源,应该是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时期就已经盛行于酒楼饭庄了。当时的三陪女人人年轻貌美,个个风姿绰约,每日出入酒楼饭庄的楼上楼下,送往迎来。她们时而与客人打情骂俏,时而与客人举杯对饮,才情素质较高的三陪女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而且诗文歌赋也是成竹在胸。她们以自己的美色来招揽南来北往的顾客,担负着酒楼饭庄的日常商业促销业务。

  当时的著名文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二就记载着北宋京城汴梁酒楼饭庄三陪女招揽顾客盛况:“凡京师酒楼……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女数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其实,自唐朝起,社会上就蓄妓成风;到了北宋时期,更是世风日下,愈演愈烈。酒楼饭庄的老板看到秦楼楚馆蓄妓赚取了大把的银子,便容留歌女大张旗鼓地开展“三陪”业务起来。一般的酒肆饭店的低档三陪女不通音律,既不会歌,也不会舞,只以色情出售。宋代文人灌圃耐得翁的《都城纪胜·酒肆》一文中记载着京都杭州有一种“庵酒店”、“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也”。这种可以和客人在酒阁内成就云雨之欢的陪酒女,便是这些不通音律、只以色相招揽顾客的低档三陪女。

  而那些高档的酒楼饭庄都蓄养着大牌歌女做三陪。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姑娘年轻貌美,体态轻盈,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弹唱歌舞,了然于胸。她们被上流社会所左右,但她们也左右着上流社会重要人物。哪家酒楼饭庄,一旦拥有大牌歌妓,朝野中的达官贵人,社会上富商大贾,无不慕名蜂拥而来,聚饮宴会,寻欢作乐,醉死梦生。出入这样高档酒楼饭庄,不仅成了当时达官贵人、文士墨客、富豪商贾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成了宋代官场、家世地位高低的一种标志和象征。

  为了适应三陪女招揽生意的活动,当时京都汴梁多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前有楼阁、后起高台的高档酒楼。高台上可供三陪女们弹琴歌舞,楼内设有的几十个雅座,装饰典雅,宽敞舒适,引得那些王公大臣、文人墨客经常呼朋唤友,来此聚会。饮酒聚餐要三陪女相伴在北宋时期已经成为时尚。

  到了南宋时期,朝廷虽然坐拥半壁江山,但“三陪”之风却日胜一日。在南宋京都杭州,上至朝廷、下至官府,经常举办酒会,其规模之大,其场面之盛,令人唏嘘咂舌。每逢这样的酒会,酒楼饭庄的三陪女不足,便要从官府的教坊中雇来官妓,以满足客人的需要。这些官妓一般以其不同的装束分为三类:一类珠翠饰头顶,穿销金衫儿、裙儿;一类顶冠花,着衫子裆袴;一类穿红大衣,戴特大髻,号为“行首”,是官妓中的佼佼者。南宋文人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也记有这方面情况:“自景定以来,诸酒库设法卖酒……拣择上中甲者,委有娉婷秀媚,桃脸樱唇,玉指纤纤,秋波滴溜,歌喉婉转,道得字真韵正,令人侧耳听之不厌。”景定乃南宋理宗年间,酒库即是酒楼饭庄。当时这些三陪女不仅在酒楼饭庄里招揽客人,而且走上街头去做广告宣传,一时引得成千上万的杭州百姓密密排列街道两旁驻足观看,形成了“万人海”的场面。

  宋末元初词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卷六对南宋京都杭州城“和乐楼”等十一座官营酒楼三陪女郎陪客的情况则记载更为详细。其中写道:每座酒楼“数十人……引客登楼,则以名牌点唤侑樽,谓之“点花牌”。而“熙春楼”等十八家“市楼……皆时妆玄服,巧笑争妍。夏月茉莉盈头,春满绮陌,凭槛招邀,谓之“卖客”。可见当时的东南形胜的杭州“三陪”风尚之盛!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当时南宋京都杭州的官场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可见一斑。

  不论是北宋还是南宋,官场的豪华奢靡带动了酒楼饭庄餐饮业的空前发展,这不仅使那些拥有大牌歌女的老板每天有大把的金银进账,而且也让许多无依无靠的城乡女子有了相对固定的职业。因而,富商要建馆造楼,以捞取更多的金银;女人要刻意修饰,以保住自己青春饭碗;男人要寻欢作乐,以排遣心灵上的空虚……这样一来二去,无疑就加速了社会资金的周转,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两宋时期畸形发展和虚假繁荣的浮华现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三陪”这个国门开放之后在国内风行起来的“职业”,并不是国外的“舶来品”,而是一个历经千年风雨的国内土生土长的古老“职业”。若追根寻源,应该是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时期就已经盛行于酒楼饭庄了。当时的三陪女人人年轻貌美,个个风姿绰约,每日出入酒楼饭庄的楼上楼下,送往迎来。她们时而与客人打情骂俏,时而与客人举杯对饮,才情素质较高的三陪女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而且诗文歌赋也是成竹在胸。她们以自己的美色来招揽南来北往的顾客,担负着酒楼饭庄的日常商业促销业务。

  当时的著名文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二就记载着北宋京城汴梁酒楼饭庄三陪女招揽顾客盛况:“凡京师酒楼……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女数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其实,自唐朝起,社会上就蓄妓成风;到了北宋时期,更是世风日下,愈演愈烈。酒楼饭庄的老板看到秦楼楚馆蓄妓赚取了大把的银子,便容留歌女大张旗鼓地开展“三陪”业务起来。一般的酒肆饭店的低档三陪女不通音律,既不会歌,也不会舞,只以色情出售。宋代文人灌圃耐得翁的《都城纪胜·酒肆》一文中记载着京都杭州有一种“庵酒店”、“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也”。这种可以和客人在酒阁内成就云雨之欢的陪酒女,便是这些不通音律、只以色相招揽顾客的低档三陪女。

  而那些高档的酒楼饭庄都蓄养着大牌歌女做三陪。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姑娘年轻貌美,体态轻盈,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弹唱歌舞,了然于胸。她们被上流社会所左右,但她们也左右着上流社会重要人物。哪家酒楼饭庄,一旦拥有大牌歌妓,朝野中的达官贵人,社会上富商大贾,无不慕名蜂拥而来,聚饮宴会,寻欢作乐,醉死梦生。出入这样高档酒楼饭庄,不仅成了当时达官贵人、文士墨客、富豪商贾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成了宋代官场、家世地位高低的一种标志和象征。

  为了适应三陪女招揽生意的活动,当时京都汴梁多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前有楼阁、后起高台的高档酒楼。高台上可供三陪女们弹琴歌舞,楼内设有的几十个雅座,装饰典雅,宽敞舒适,引得那些王公大臣、文人墨客经常呼朋唤友,来此聚会。饮酒聚餐要三陪女相伴在北宋时期已经成为时尚。

  到了南宋时期,朝廷虽然坐拥半壁江山,但“三陪”之风却日胜一日。在南宋京都杭州,上至朝廷、下至官府,经常举办酒会,其规模之大,其场面之盛,令人唏嘘咂舌。每逢这样的酒会,酒楼饭庄的三陪女不足,便要从官府的教坊中雇来官妓,以满足客人的需要。这些官妓一般以其不同的装束分为三类:一类珠翠饰头顶,穿销金衫儿、裙儿;一类顶冠花,着衫子裆袴;一类穿红大衣,戴特大髻,号为“行首”,是官妓中的佼佼者。南宋文人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也记有这方面情况:“自景定以来,诸酒库设法卖酒……拣择上中甲者,委有娉婷秀媚,桃脸樱唇,玉指纤纤,秋波滴溜,歌喉婉转,道得字真韵正,令人侧耳听之不厌。”景定乃南宋理宗年间,酒库即是酒楼饭庄。当时这些三陪女不仅在酒楼饭庄里招揽客人,而且走上街头去做广告宣传,一时引得成千上万的杭州百姓密密排列街道两旁驻足观看,形成了“万人海”的场面。

  宋末元初词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卷六对南宋京都杭州城“和乐楼”等十一座官营酒楼三陪女郎陪客的情况则记载更为详细。其中写道:每座酒楼“数十人……引客登楼,则以名牌点唤侑樽,谓之“点花牌”。而“熙春楼”等十八家“市楼……皆时妆玄服,巧笑争妍。夏月茉莉盈头,春满绮陌,凭槛招邀,谓之“卖客”。可见当时的东南形胜的杭州“三陪”风尚之盛!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当时南宋京都杭州的官场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可见一斑。

  不论是北宋还是南宋,官场的豪华奢靡带动了酒楼饭庄餐饮业的空前发展,这不仅使那些拥有大牌歌女的老板每天有大把的金银进账,而且也让许多无依无靠的城乡女子有了相对固定的职业。因而,富商要建馆造楼,以捞取更多的金银;女人要刻意修饰,以保住自己青春饭碗;男人要寻欢作乐,以排遣心灵上的空虚……这样一来二去,无疑就加速了社会资金的周转,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两宋时期畸形发展和虚假繁荣的浮华现象。

  

  “三陪”这个国门开放之后在国内风行起来的“职业”,并不是国外的“舶来品”,而是一个历经千年风雨的国内土生土长的古老“职业”。若追根寻源,应该是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时期就已经盛行于酒楼饭庄了。当时的三陪女人人年轻貌美,个个风姿绰约,每日出入酒楼饭庄的楼上楼下,送往迎来。她们时而与客人打情骂俏,时而与客人举杯对饮,才情素质较高的三陪女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而且诗文歌赋也是成竹在胸。她们以自己的美色来招揽南来北往的顾客,担负着酒楼饭庄的日常商业促销业务。

  当时的著名文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二就记载着北宋京城汴梁酒楼饭庄三陪女招揽顾客盛况:“凡京师酒楼……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女数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其实,自唐朝起,社会上就蓄妓成风;到了北宋时期,更是世风日下,愈演愈烈。酒楼饭庄的老板看到秦楼楚馆蓄妓赚取了大把的银子,便容留歌女大张旗鼓地开展“三陪”业务起来。一般的酒肆饭店的低档三陪女不通音律,既不会歌,也不会舞,只以色情出售。宋代文人灌圃耐得翁的《都城纪胜·酒肆》一文中记载着京都杭州有一种“庵酒店”、“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也”。这种可以和客人在酒阁内成就云雨之欢的陪酒女,便是这些不通音律、只以色相招揽顾客的低档三陪女。

  而那些高档的酒楼饭庄都蓄养着大牌歌女做三陪。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姑娘年轻貌美,体态轻盈,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弹唱歌舞,了然于胸。她们被上流社会所左右,但她们也左右着上流社会重要人物。哪家酒楼饭庄,一旦拥有大牌歌妓,朝野中的达官贵人,社会上富商大贾,无不慕名蜂拥而来,聚饮宴会,寻欢作乐,醉死梦生。出入这样高档酒楼饭庄,不仅成了当时达官贵人、文士墨客、富豪商贾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成了宋代官场、家世地位高低的一种标志和象征。

  为了适应三陪女招揽生意的活动,当时京都汴梁多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前有楼阁、后起高台的高档酒楼。高台上可供三陪女们弹琴歌舞,楼内设有的几十个雅座,装饰典雅,宽敞舒适,引得那些王公大臣、文人墨客经常呼朋唤友,来此聚会。饮酒聚餐要三陪女相伴在北宋时期已经成为时尚。

  到了南宋时期,朝廷虽然坐拥半壁江山,但“三陪”之风却日胜一日。在南宋京都杭州,上至朝廷、下至官府,经常举办酒会,其规模之大,其场面之盛,令人唏嘘咂舌。每逢这样的酒会,酒楼饭庄的三陪女不足,便要从官府的教坊中雇来官妓,以满足客人的需要。这些官妓一般以其不同的装束分为三类:一类珠翠饰头顶,穿销金衫儿、裙儿;一类顶冠花,着衫子裆袴;一类穿红大衣,戴特大髻,号为“行首”,是官妓中的佼佼者。南宋文人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也记有这方面情况:“自景定以来,诸酒库设法卖酒……拣择上中甲者,委有娉婷秀媚,桃脸樱唇,玉指纤纤,秋波滴溜,歌喉婉转,道得字真韵正,令人侧耳听之不厌。”景定乃南宋理宗年间,酒库即是酒楼饭庄。当时这些三陪女不仅在酒楼饭庄里招揽客人,而且走上街头去做广告宣传,一时引得成千上万的杭州百姓密密排列街道两旁驻足观看,形成了“万人海”的场面。

  宋末元初词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卷六对南宋京都杭州城“和乐楼”等十一座官营酒楼三陪女郎陪客的情况则记载更为详细。其中写道:每座酒楼“数十人……引客登楼,则以名牌点唤侑樽,谓之“点花牌”。而“熙春楼”等十八家“市楼……皆时妆玄服,巧笑争妍。夏月茉莉盈头,春满绮陌,凭槛招邀,谓之“卖客”。可见当时的东南形胜的杭州“三陪”风尚之盛!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当时南宋京都杭州的官场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可见一斑。

  不论是北宋还是南宋,官场的豪华奢靡带动了酒楼饭庄餐饮业的空前发展,这不仅使那些拥有大牌歌女的老板每天有大把的金银进账,而且也让许多无依无靠的城乡女子有了相对固定的职业。因而,富商要建馆造楼,以捞取更多的金银;女人要刻意修饰,以保住自己青春饭碗;男人要寻欢作乐,以排遣心灵上的空虚……这样一来二去,无疑就加速了社会资金的周转,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两宋时期畸形发展和虚假繁荣的浮华现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三陪”这个国门开放之后在国内风行起来的“职业”,并不是国外的“舶来品”,而是一个历经千年风雨的国内土生土长的古老“职业”。若追根寻源,应该是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时期就已经盛行于酒楼饭庄了。当时的三陪女人人年轻貌美,个个风姿绰约,每日出入酒楼饭庄的楼上楼下,送往迎来。她们时而与客人打情骂俏,时而与客人举杯对饮,才情素质较高的三陪女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而且诗文歌赋也是成竹在胸。她们以自己的美色来招揽南来北往的顾客,担负着酒楼饭庄的日常商业促销业务。

  当时的著名文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二就记载着北宋京城汴梁酒楼饭庄三陪女招揽顾客盛况:“凡京师酒楼……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女数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其实,自唐朝起,社会上就蓄妓成风;到了北宋时期,更是世风日下,愈演愈烈。酒楼饭庄的老板看到秦楼楚馆蓄妓赚取了大把的银子,便容留歌女大张旗鼓地开展“三陪”业务起来。一般的酒肆饭店的低档三陪女不通音律,既不会歌,也不会舞,只以色情出售。宋代文人灌圃耐得翁的《都城纪胜·酒肆》一文中记载着京都杭州有一种“庵酒店”、“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也”。这种可以和客人在酒阁内成就云雨之欢的陪酒女,便是这些不通音律、只以色相招揽顾客的低档三陪女。

  而那些高档的酒楼饭庄都蓄养着大牌歌女做三陪。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姑娘年轻貌美,体态轻盈,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弹唱歌舞,了然于胸。她们被上流社会所左右,但她们也左右着上流社会重要人物。哪家酒楼饭庄,一旦拥有大牌歌妓,朝野中的达官贵人,社会上富商大贾,无不慕名蜂拥而来,聚饮宴会,寻欢作乐,醉死梦生。出入这样高档酒楼饭庄,不仅成了当时达官贵人、文士墨客、富豪商贾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成了宋代官场、家世地位高低的一种标志和象征。

  为了适应三陪女招揽生意的活动,当时京都汴梁多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前有楼阁、后起高台的高档酒楼。高台上可供三陪女们弹琴歌舞,楼内设有的几十个雅座,装饰典雅,宽敞舒适,引得那些王公大臣、文人墨客经常呼朋唤友,来此聚会。饮酒聚餐要三陪女相伴在北宋时期已经成为时尚。

  到了南宋时期,朝廷虽然坐拥半壁江山,但“三陪”之风却日胜一日。在南宋京都杭州,上至朝廷、下至官府,经常举办酒会,其规模之大,其场面之盛,令人唏嘘咂舌。每逢这样的酒会,酒楼饭庄的三陪女不足,便要从官府的教坊中雇来官妓,以满足客人的需要。这些官妓一般以其不同的装束分为三类:一类珠翠饰头顶,穿销金衫儿、裙儿;一类顶冠花,着衫子裆袴;一类穿红大衣,戴特大髻,号为“行首”,是官妓中的佼佼者。南宋文人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也记有这方面情况:“自景定以来,诸酒库设法卖酒……拣择上中甲者,委有娉婷秀媚,桃脸樱唇,玉指纤纤,秋波滴溜,歌喉婉转,道得字真韵正,令人侧耳听之不厌。”景定乃南宋理宗年间,酒库即是酒楼饭庄。当时这些三陪女不仅在酒楼饭庄里招揽客人,而且走上街头去做广告宣传,一时引得成千上万的杭州百姓密密排列街道两旁驻足观看,形成了“万人海”的场面。

  宋末元初词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卷六对南宋京都杭州城“和乐楼”等十一座官营酒楼三陪女郎陪客的情况则记载更为详细。其中写道:每座酒楼“数十人……引客登楼,则以名牌点唤侑樽,谓之“点花牌”。而“熙春楼”等十八家“市楼……皆时妆玄服,巧笑争妍。夏月茉莉盈头,春满绮陌,凭槛招邀,谓之“卖客”。可见当时的东南形胜的杭州“三陪”风尚之盛!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当时南宋京都杭州的官场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可见一斑。

  不论是北宋还是南宋,官场的豪华奢靡带动了酒楼饭庄餐饮业的空前发展,这不仅使那些拥有大牌歌女的老板每天有大把的金银进账,而且也让许多无依无靠的城乡女子有了相对固定的职业。因而,富商要建馆造楼,以捞取更多的金银;女人要刻意修饰,以保住自己青春饭碗;男人要寻欢作乐,以排遣心灵上的空虚……这样一来二去,无疑就加速了社会资金的周转,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两宋时期畸形发展和虚假繁荣的浮华现象。

  

  “三陪”这个国门开放之后在国内风行起来的“职业”,并不是国外的“舶来品”,而是一个历经千年风雨的国内土生土长的古老“职业”。若追根寻源,应该是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时期就已经盛行于酒楼饭庄了。当时的三陪女人人年轻貌美,个个风姿绰约,每日出入酒楼饭庄的楼上楼下,送往迎来。她们时而与客人打情骂俏,时而与客人举杯对饮,才情素质较高的三陪女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而且诗文歌赋也是成竹在胸。她们以自己的美色来招揽南来北往的顾客,担负着酒楼饭庄的日常商业促销业务。

  当时的著名文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二就记载着北宋京城汴梁酒楼饭庄三陪女招揽顾客盛况:“凡京师酒楼……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女数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其实,自唐朝起,社会上就蓄妓成风;到了北宋时期,更是世风日下,愈演愈烈。酒楼饭庄的老板看到秦楼楚馆蓄妓赚取了大把的银子,便容留歌女大张旗鼓地开展“三陪”业务起来。一般的酒肆饭店的低档三陪女不通音律,既不会歌,也不会舞,只以色情出售。宋代文人灌圃耐得翁的《都城纪胜·酒肆》一文中记载着京都杭州有一种“庵酒店”、“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也”。这种可以和客人在酒阁内成就云雨之欢的陪酒女,便是这些不通音律、只以色相招揽顾客的低档三陪女。

  而那些高档的酒楼饭庄都蓄养着大牌歌女做三陪。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姑娘年轻貌美,体态轻盈,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弹唱歌舞,了然于胸。她们被上流社会所左右,但她们也左右着上流社会重要人物。哪家酒楼饭庄,一旦拥有大牌歌妓,朝野中的达官贵人,社会上富商大贾,无不慕名蜂拥而来,聚饮宴会,寻欢作乐,醉死梦生。出入这样高档酒楼饭庄,不仅成了当时达官贵人、文士墨客、富豪商贾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成了宋代官场、家世地位高低的一种标志和象征。

  为了适应三陪女招揽生意的活动,当时京都汴梁多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前有楼阁、后起高台的高档酒楼。高台上可供三陪女们弹琴歌舞,楼内设有的几十个雅座,装饰典雅,宽敞舒适,引得那些王公大臣、文人墨客经常呼朋唤友,来此聚会。饮酒聚餐要三陪女相伴在北宋时期已经成为时尚。

  到了南宋时期,朝廷虽然坐拥半壁江山,但“三陪”之风却日胜一日。在南宋京都杭州,上至朝廷、下至官府,经常举办酒会,其规模之大,其场面之盛,令人唏嘘咂舌。每逢这样的酒会,酒楼饭庄的三陪女不足,便要从官府的教坊中雇来官妓,以满足客人的需要。这些官妓一般以其不同的装束分为三类:一类珠翠饰头顶,穿销金衫儿、裙儿;一类顶冠花,着衫子裆袴;一类穿红大衣,戴特大髻,号为“行首”,是官妓中的佼佼者。南宋文人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也记有这方面情况:“自景定以来,诸酒库设法卖酒……拣择上中甲者,委有娉婷秀媚,桃脸樱唇,玉指纤纤,秋波滴溜,歌喉婉转,道得字真韵正,令人侧耳听之不厌。”景定乃南宋理宗年间,酒库即是酒楼饭庄。当时这些三陪女不仅在酒楼饭庄里招揽客人,而且走上街头去做广告宣传,一时引得成千上万的杭州百姓密密排列街道两旁驻足观看,形成了“万人海”的场面。

  宋末元初词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卷六对南宋京都杭州城“和乐楼”等十一座官营酒楼三陪女郎陪客的情况则记载更为详细。其中写道:每座酒楼“数十人……引客登楼,则以名牌点唤侑樽,谓之“点花牌”。而“熙春楼”等十八家“市楼……皆时妆玄服,巧笑争妍。夏月茉莉盈头,春满绮陌,凭槛招邀,谓之“卖客”。可见当时的东南形胜的杭州“三陪”风尚之盛!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当时南宋京都杭州的官场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可见一斑。

  不论是北宋还是南宋,官场的豪华奢靡带动了酒楼饭庄餐饮业的空前发展,这不仅使那些拥有大牌歌女的老板每天有大把的金银进账,而且也让许多无依无靠的城乡女子有了相对固定的职业。因而,富商要建馆造楼,以捞取更多的金银;女人要刻意修饰,以保住自己青春饭碗;男人要寻欢作乐,以排遣心灵上的空虚……这样一来二去,无疑就加速了社会资金的周转,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两宋时期畸形发展和虚假繁荣的浮华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