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阿Sir故事:我们是警察,只能忍辱前行......

  • 日期:09-08
  • 点击:(1164)


  香港下午茶3天前我要分享

  从6月初至今,香港连续发生非法暴力事件,部分暴力分子以所谓“野猫式”冲击在全港捣乱,堵塞主要道路、肆意使用汽油弹等致命武器,甚至公然围殴警务人员,暴力程度不断升级。

  不少不法之徒更恶意“人肉”警察及其家人隐私,恐吓替警察发声的普通市民,制造“黑色恐怖”,让执法人员工作之余也变得小心翼翼。

  在香港岛湾仔警察总部大楼,四位香港警察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警察搜捕留在港铁站内的示威者。)

  暴徒刁恶设陷 警察孤身受伤

  

  (7月30日,大批示威者包圍葵涌警署。)

  阿杰是某机动部队一名“90后”警员,加入香港警队已4年。

  7月末,暴徒在葵涌一带设下圈套,伏击阿杰和另一名警员,俩人也因此受伤。谈起这次惊险经历,23岁的阿杰仍然印象深刻。

  当日,激进示威者非法包围葵涌警署,要求释放被捕的暴力分子。警署接报称一名市民被多名暴力示威者围殴,阿杰所在的小队受命出动组织营救。

  刚出警署,大批暴徒就朝他们投掷铁管、腐蚀性液体和其他杂物。猝不及防的阿杰和另一名警察与其他8名小队同事失散。暴徒利用人数优势,强抢两人头盔并对他们拳打脚踢,他俩一边挥舞警棍抵挡一边撤退。其间,有穿黄背心自称“记者”的人士声称知道被围殴“市民”的位置,并主动带他俩兜圈去寻找却始终毫无踪迹。到了葵芳地铁站,有市民提醒此人为假记者。阿杰俩人随后撤到葵芳巴士站,发现另一支受命寻找营救“受伤市民”的小队,于是双方合兵一处继续寻找但仍无发现。

  

  (8月25日,示威者攻击警察。)

  此时,大量暴徒开始围攻一辆警车,打烂车窗并攻击司机,司机背部已被捅伤流血。他和同事护送受伤警察到安全之处接受治疗后,才发现自己手脚也被玻璃碴、铁管、腐蚀性液体等所伤,全身被扔满鸡蛋。

  “我的身份是警察,除暴安良是我的职责。”阿杰说。

  今年20岁的阿豪则要面对另一种攻击。他今年5月才正式加入警队,目前是西九龙总区某警区一名巡逻警员。

  在社交媒体上,阿豪因警方执法的问题和朋友意见不一,后遭受恶意“起底”,他和家人的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电话等隐私被传到网上。之后,骚扰电话不断,半个月内他和家人收到3900多个骚扰电话,遭人用粗言秽语辱骂,他和家人身份信息被冒用去财务公司借贷、叫外卖和网约车。

  

  (警察手举旗帜警告示威者。)

  阿豪说,虽然网上的恶意“起底”对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影响很大,但自己执法时的士气和心情并不受影响,更不会动摇自己从警的初心。

  香港警方表示,6月以来,1600多名警员的个人资料被恶意“起底”,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也转介608宗“起底”案件,其中涉及警务人员的超过七成。

  因应警员及家人受滋扰,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福利服务课协助受影响警员家庭搬离原来住址并提供心理辅导等,也督促刑侦科调查涉相关罪行线索,同时与教育局等其他政府部门进行沟通,避免警察子弟在校园被霸凌。

  港警负重前行 居民鼎力相助

  深水埗警区陈警官从警已12年,目前负责警民关系。陈警官介绍,6月以来,暴力冲击在香港18区都有发生,已对市民日常生活造成极大干扰。

  他说,从8月5日至今,深水埗区已遭第10次袭击。“过去一周,不少居民每晚都不能睡个好觉,区内不少商铺近两个月的生意更少了一半。”

  由于部分市民对法律比较陌生,他和同事经常进入小区与市民沟通,做好解释和澄清工作,把法律赋予警方的权力说清楚。

  在连续暴力活动中,一些未成年人因受人蛊惑煽动涉嫌犯法而被拘捕。他强调,不希望年轻人犯法。

  

  (8月31日晚,警察拘捕示威者。)

  他介绍,深水埗不少居民反感暴力冲击,一些居民主动向警方提供暴力示威者停车位置、物资和武器库等情报和线索,方便警方提早部署并进行事先清理。

  在8月11日示威活动之前,深水埗警区就收到超过600封以社团名义发出的来信,要求警方对活动发出反对意见。

  “我相信这是居民们的主流意见。”陈警官说,他理解大多数市民出于安全考虑而保持沉默,但不代表他们对非法暴力活动不反对或者不反感,有时市民在街上一个善意的眼神和点头微笑都会给警队很大的支持。

  警方克制武力 士气慷慨激昂

  在四名受访警察中,某总区应变大队副指挥官区警官从警21年,时间最长。

  “类似困难不是第一次,但这次非法暴力活动更难应对。”区警官说,2014年香港反对派发起非法“占领中环”活动时,他就在西九龙驻守。但过去80多天以来,和平表达要求往往演变成激烈暴力活动,部分暴徒非法堵路、拆铁栏、设障碍,朝警察扔水瓶、砖头、铁管,用钢珠、弓箭、腐蚀性液体、烟雾饼甚至是汽油弹等致命武器袭警已成常态。

  

  (警方被投掷燃烧瓶。)

  他说,除了要在现场面对暴力冲击,不少警务人员在日常生活中还受到其他欺凌,遭受言语和人身攻击,甚至在网上遭恶意“起底”,这些都给警队带来非常大的挑战和压力。

  作为应对大队副指挥官,他也会进行适当调配和轮换,让警方在每一区都有足够能力处理和及时应对所谓“野猫式”的暴力冲击,同时让每位警察都知道行动准则——若对方不使用暴力,警方就不会用武力。

  区警官说,尽管过了80多天,一线执法警察士气依然很高,团队默契也越来越高。“试问没有这个士气,我们怎能在短时间内及时应对?”

  睇多D

  现实不是战争游戏违法暴徒难逃法网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昨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希望暴徒不要沉迷于暴力活动,临崖勒马。现实不是战争游戏,千万不要冲昏头脑,不要幻想做出违法行为后可以逃脱法网。”

  在他看来,驱散对有组织、有系统、有准备的暴徒完全没有阻吓性,现在已经是大型有组织动员能力的暴力行为,警方应灵活调整战术,将以身试法的暴徒拘捕,送上法庭,才是治标治本的方法。当大批示威者看到参与非法暴力行为付出的代价,相信会降低参与非法活动的意欲。

  

  (9月1日,示威者堵塞机场交通,警察走進機場。)

  近日,香港警方多次出动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下称水炮车)驱散示威者。林志伟强调,水炮车的效果见仁见智,相信水炮车的战术安排和行动部署仍需时间磨合,但应该用的时候必须要用。同时,警队应该使用应对目前情况所有能用得上的武器和工具,大前提是保护香港市民,保护前线警员,并驱散和拘捕相关违法人士。

  林志伟坦言最不希望看到有人在暴力示威事件中受伤。面对休班警员被激进示威者伏击,身中数刀,4根手指被斩断,他严厉谴责此等血腥暴力行为,同时呼吁前线警务人员紧守岗位,冷静及坚定地执行职务。

  

  (防暴警察在机场外严阵以待。)

  “我惶恐这班揽炒香港的暴力示威者,无视其他几百万市民的要求,令香港沉沦。”林志伟更希望见到暴力事件尽快停止,市民恢复安居乐业的生活,不同界别的人士各司其职,将和平、安全、稳定的香港还给每一位市民。

  (图文选自新华社、中新社、路透社等。)

  一杯茶 一篇文

  记录一段时光

  收藏举报投诉

  从6月初至今,香港连续发生非法暴力事件,部分暴力分子以所谓“野猫式”冲击在全港捣乱,堵塞主要道路、肆意使用汽油弹等致命武器,甚至公然围殴警务人员,暴力程度不断升级。

  不少不法之徒更恶意“人肉”警察及其家人隐私,恐吓替警察发声的普通市民,制造“黑色恐怖”,让执法人员工作之余也变得小心翼翼。

  在香港岛湾仔警察总部大楼,四位香港警察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警察搜捕留在港铁站内的示威者。)

  暴徒刁恶设陷 警察孤身受伤

  

  (7月30日,大批示威者包圍葵涌警署。)

  阿杰是某机动部队一名“90后”警员,加入香港警队已4年。

  7月末,暴徒在葵涌一带设下圈套,伏击阿杰和另一名警员,俩人也因此受伤。谈起这次惊险经历,23岁的阿杰仍然印象深刻。

  当日,激进示威者非法包围葵涌警署,要求释放被捕的暴力分子。警署接报称一名市民被多名暴力示威者围殴,阿杰所在的小队受命出动组织营救。

  刚出警署,大批暴徒就朝他们投掷铁管、腐蚀性液体和其他杂物。猝不及防的阿杰和另一名警察与其他8名小队同事失散。暴徒利用人数优势,强抢两人头盔并对他们拳打脚踢,他俩一边挥舞警棍抵挡一边撤退。其间,有穿黄背心自称“记者”的人士声称知道被围殴“市民”的位置,并主动带他俩兜圈去寻找却始终毫无踪迹。到了葵芳地铁站,有市民提醒此人为假记者。阿杰俩人随后撤到葵芳巴士站,发现另一支受命寻找营救“受伤市民”的小队,于是双方合兵一处继续寻找但仍无发现。

  

  (8月25日,示威者攻击警察。)

  此时,大量暴徒开始围攻一辆警车,打烂车窗并攻击司机,司机背部已被捅伤流血。他和同事护送受伤警察到安全之处接受治疗后,才发现自己手脚也被玻璃碴、铁管、腐蚀性液体等所伤,全身被扔满鸡蛋。

  “我的身份是警察,除暴安良是我的职责。”阿杰说。

  今年20岁的阿豪则要面对另一种攻击。他今年5月才正式加入警队,目前是西九龙总区某警区一名巡逻警员。

  在社交媒体上,阿豪因警方执法的问题和朋友意见不一,后遭受恶意“起底”,他和家人的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电话等隐私被传到网上。之后,骚扰电话不断,半个月内他和家人收到3900多个骚扰电话,遭人用粗言秽语辱骂,他和家人身份信息被冒用去财务公司借贷、叫外卖和网约车。

  

  (警察手举旗帜警告示威者。)

  阿豪说,虽然网上的恶意“起底”对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影响很大,但自己执法时的士气和心情并不受影响,更不会动摇自己从警的初心。

  香港警方表示,6月以来,1600多名警员的个人资料被恶意“起底”,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也转介608宗“起底”案件,其中涉及警务人员的超过七成。

  因应警员及家人受滋扰,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福利服务课协助受影响警员家庭搬离原来住址并提供心理辅导等,也督促刑侦科调查涉相关罪行线索,同时与教育局等其他政府部门进行沟通,避免警察子弟在校园被霸凌。

  港警负重前行 居民鼎力相助

  深水埗警区陈警官从警已12年,目前负责警民关系。陈警官介绍,6月以来,暴力冲击在香港18区都有发生,已对市民日常生活造成极大干扰。

  他说,从8月5日至今,深水埗区已遭第10次袭击。“过去一周,不少居民每晚都不能睡个好觉,区内不少商铺近两个月的生意更少了一半。”

  由于部分市民对法律比较陌生,他和同事经常进入小区与市民沟通,做好解释和澄清工作,把法律赋予警方的权力说清楚。

  在连续暴力活动中,一些未成年人因受人蛊惑煽动涉嫌犯法而被拘捕。他强调,不希望年轻人犯法。

  

  (8月31日晚,警察拘捕示威者。)

  他介绍,深水埗不少居民反感暴力冲击,一些居民主动向警方提供暴力示威者停车位置、物资和武器库等情报和线索,方便警方提早部署并进行事先清理。

  在8月11日示威活动之前,深水埗警区就收到超过600封以社团名义发出的来信,要求警方对活动发出反对意见。

  “我相信这是居民们的主流意见。”陈警官说,他理解大多数市民出于安全考虑而保持沉默,但不代表他们对非法暴力活动不反对或者不反感,有时市民在街上一个善意的眼神和点头微笑都会给警队很大的支持。

  警方克制武力 士气慷慨激昂

  在四名受访警察中,某总区应变大队副指挥官区警官从警21年,时间最长。

  “类似困难不是第一次,但这次非法暴力活动更难应对。”区警官说,2014年香港反对派发起非法“占领中环”活动时,他就在西九龙驻守。但过去80多天以来,和平表达要求往往演变成激烈暴力活动,部分暴徒非法堵路、拆铁栏、设障碍,朝警察扔水瓶、砖头、铁管,用钢珠、弓箭、腐蚀性液体、烟雾饼甚至是汽油弹等致命武器袭警已成常态。

  

  (警方被投掷燃烧瓶。)

  他说,除了要在现场面对暴力冲击,不少警务人员在日常生活中还受到其他欺凌,遭受言语和人身攻击,甚至在网上遭恶意“起底”,这些都给警队带来非常大的挑战和压力。

  作为应对大队副指挥官,他也会进行适当调配和轮换,让警方在每一区都有足够能力处理和及时应对所谓“野猫式”的暴力冲击,同时让每位警察都知道行动准则——若对方不使用暴力,警方就不会用武力。

  区警官说,尽管过了80多天,一线执法警察士气依然很高,团队默契也越来越高。“试问没有这个士气,我们怎能在短时间内及时应对?”

  睇多D

  现实不是战争游戏违法暴徒难逃法网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昨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希望暴徒不要沉迷于暴力活动,临崖勒马。现实不是战争游戏,千万不要冲昏头脑,不要幻想做出违法行为后可以逃脱法网。”

  在他看来,驱散对有组织、有系统、有准备的暴徒完全没有阻吓性,现在已经是大型有组织动员能力的暴力行为,警方应灵活调整战术,将以身试法的暴徒拘捕,送上法庭,才是治标治本的方法。当大批示威者看到参与非法暴力行为付出的代价,相信会降低参与非法活动的意欲。

  

  (9月1日,示威者堵塞机场交通,警察走進機場。)

  近日,香港警方多次出动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下称水炮车)驱散示威者。林志伟强调,水炮车的效果见仁见智,相信水炮车的战术安排和行动部署仍需时间磨合,但应该用的时候必须要用。同时,警队应该使用应对目前情况所有能用得上的武器和工具,大前提是保护香港市民,保护前线警员,并驱散和拘捕相关违法人士。

  林志伟坦言最不希望看到有人在暴力示威事件中受伤。面对休班警员被激进示威者伏击,身中数刀,4根手指被斩断,他严厉谴责此等血腥暴力行为,同时呼吁前线警务人员紧守岗位,冷静及坚定地执行职务。

  

  (防暴警察在机场外严阵以待。)

  “我惶恐这班揽炒香港的暴力示威者,无视其他几百万市民的要求,令香港沉沦。”林志伟更希望见到暴力事件尽快停止,市民恢复安居乐业的生活,不同界别的人士各司其职,将和平、安全、稳定的香港还给每一位市民。

  (图文选自新华社、中新社、路透社等。)

  一杯茶 一篇文

  记录一段时光